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再被周刊爆「拿資策會經費寫論文」 高虹安駁:學費是個人支出,沒有特權

民眾黨新竹市長參選人、立委高虹安繼被周刊指控博士論文涉抄襲資策會任職期間報告後,周刊27日上午再指她「拿資策會經費寫論文」。(顏麟宇攝)

民眾黨新竹市長參選人、立委高虹安繼被周刊指控博士論文涉抄襲資策會任職期間報告後,周刊27日上午再指她「拿資策會經費寫論文」,並細列她在資策會時的差勤資料,稱她赴美出差500多天。高虹安今天除了去提告周刊,也在臉書發長文表示,自己在美國派駐期間「白天上課,晚上工作到深夜」,對得起資策會給的每一分薪水。她稱《鏡周刊》指控她利用資策會預算成就個人學位,完全是惡意栽贓抹黑。

高虹安表示,2008年她剛畢業進入資策會,只是一個基層員工,擔任副工程師;2012年因為欲赴美攻讀博士研習智慧製造系統技術,因此向主管遞出辭呈,但主管極力慰留,並表示這類前瞻技術,正是台灣產業數位轉型所需,希望改為「帶職派駐」美國,並輔導台灣產業導入引進該項前瞻技術,她表示,既然是依公司要求派駐,當然是帶職前往,往返交通費也依會內規定由公司支付。

她稱,自己在美派駐期間,獲得資策會多項考績與獎項肯定,亦努力於博士學業;白天上課,晚上工作到深夜,「和無數勤奮認真的基層工程師一樣,通宵達旦日以繼夜,只求無愧於自己的職位。」

她也提到,因為自己同時具備資訊工程、機械製造能力,又能英文口說,當時較少此類人才,常代表資策會參與許多研討會、活動致詞;當時歐美掀起「工業4.0」轉型趨勢,派駐期間返台時,也會受邀參與政府產業轉型計畫諮詢會議。

她也表示,自己於資策會工作期間,每項主管交辦任務皆用心完成,輔導過的廠商申請科專計畫、轉型成功案例都歷歷在目,每年工作考績名列前茅,亦曾獲得技術菁英獎、國家產業創新獎等獎項,完全對得起資策會付的薪水,「如果因攻讀博士怠忽職守,怎可能獲得這麽多肯定?」

高虹安也再強調,攻讀博士學費完全是個人支出,期間僅曾申請半年國際人才培育補助方案,額外獲得每月補貼;半年補助計畫結束後,亦按照合約規定留任半年。她表示,當時自己從未想過要從政,只是基層員工,沒有任何特權,不能接受這些努力被任意抹黑。

高虹安提到,在資策會工作期間,會內鼓勵優秀團隊spin-off創業,她和主管同仁參與會內創業輔導及競賽獲得前3名獎項,自己也積極輔導鼓勵科智企業創立,這段過程於前執行長吳瑞北發表中都有提到;當時她和創業團隊之主管同仁參與APEC亞太創業挑戰賽獲獎、Intel全球挑戰賽First Prize等,從一開始就參與會內創業,這些都有獲獎紀錄。令人不解的是,部分綠營側翼明明未有成功創業經驗,質疑也完全不符商業邏輯,仍有媒體轉載其惡意無知的揣測,十分遺憾。

「我的出差活動屬個資法保障範圍,鏡周刊違法取得及外洩我的個資予公眾」,高虹安引述律師柯志諄表示,《個人資料保護法》所保護個人資料的範圍,指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護照號碼、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病歷、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犯罪前科、聯絡方式、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間接方式識別該個人之資料。今早《鏡周刊》報導中有關自己在資策會任職出差天數及細項,可歸屬「社會活動」,得以直接、間接識別個人的資料,未經本人同意,資料所有者不可以隨便使用,已有違反《個資法》疑慮。(推薦閱讀:蔣孝嚴生父是郭禮伯而非蔣經國?媒體人訪郭之子提推論:不是為選舉而寫

高虹安表示,雖然自己坦蕩蕩、經得起檢驗,但是民進黨施壓資策會完全是錯的、是違法的,侵害了《個資法》、開啟了潘朵拉盒子,自己完全沒有被知會、也沒有同意洩漏這些關於社會活動的個人資料。「我很痛心,資策會一定承受了巨大壓力,才會去提供這些資料出來。更遺憾的是,資料揭露方法是透過綠營內部私下提供給媒體嗎?為什麼只給特定目的媒體的獨家報導,如果要供公眾檢視,怎麼會這麼不公平?」,她也問,民進黨團竟可以為選舉抹黑、打擊對手,赤裸裸假借公權力向資策會強索個人隱私資料。此惡例一開,將使全國研究單位數萬名研究人員人心惶惶,無法專注於工作,嚴重影響國家研究發展。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