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風評:陳隆翔好大的膽子!竟敢讓段宜康打輸官司!

監察委員高涌誠(右)、蔡崇義(左)2019年彈劾檢察官陳隆翔,職務法庭二審認定無違誤確定,半年不到兩位監委再對同案同一當事人提出彈劾。(資料照,顏麟宇攝)

陳隆翔是誰?絕大多數人不認識也不關心,若非監察院諸公大筆一揮彈劾,讓檢察官協會怒而聲明指責監察院「重複彈劾,侵越檢察官職權」,還真沒有人注意到原來台灣還有這麼一位檢察官,竟能無視綠色威權,不配合前綠委、堂堂民進黨最大派系新潮流的頭人段宜康打贏官司;更厲害的是,他能讓配合綠色威權的「東廠大院」彈劾他兩次!完全激怒監察院到反常的地步,肯定也必須在司法檢察和監察史上,好好記上一筆。

被民進黨或「綠監委」(這個形容詞於超乎政黨,獨立行使職權的監察院本不該有,但在監委兩度彈劾一案之後,可以有了)記恨的陳隆翔,到底犯了多大的事?簡單講,遠在八年前的彰化縣長選舉期間,時仼立委的段宜康為了助選同黨候選人魏明谷,指控對手林滄敏擔仼曲棍球協會理事長期間詐領補助款,林滄敏對魏明谷和段宜康提民事訴訟,索賠一百萬元,一審法官判決段、魏兩人損害林滄敏名譽,應賠償三十萬元;兩造都不服而提起上訴,二審改判段、魏兩人賠償七十萬元;段、魏再提上訴,被最高法院駁回,全案判決確定;段、魏提再審,又被駁回。

段宜康曲棍球吞不下去,讓陳隆翔成了洩氣包

換言之,段宜康和魏明谷已經窮盡司法與司法救濟的手段,還是被司法認定的確損及他人名譽,那為什麼監察院不彈劾法官,而彈劾檢察官呢?若非檢察官是軟柿子,就是檢察官好施壓,無端冒出這麼無視權力的「怪咖」,豈有不一棒打下去的道理?段宜康既指摘林滄敏詐貪補助款,身為檢察官的陳隆翔竟然調查後認為罪證不足而不起訴,段宜康當時甚至說出若指控不實就「吞曲棍球」的氣話;這個氣話,後來在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因為北農總經理人事之爭被惡整時,拿出來調侃,讓段宜康成了舉國笑柄。

簡單講,陳隆翔犯了兩大天條:第一,他太負責仼,林滄敏有罪無罪起訴了再說是檢察官的自保之道,反正司法最終由法官判決,就算最後無罪也不干檢察官的事,陳隆翔捨此不為,讓段、魏兩人在後續的民事官司落入下風;第二,他的不起訴,也讓段宜康的曲棍球傳誦一時,還可隨時引用,做為政壇胡亂指控的「典故」,確時讓段宜康頗失顏面,段宜康因此記仇,就人性面可以理解,但就政治面,監察院為了段宜康的面子,做出重複彈劾的怪異之舉,就讓人匪夷所思了。

首先,選舉事選完了,何況當年還是魏明谷當選;

其次,監察院整飭官箴,不是不能彈劾檢察官,比方由商人翁茂鍾牽扯出司法官收禮與不當飲宴的「百官行述」,調查彈劾就是一串,但為選舉各說各話的政治官司個案而調查而彈劾者,可謂絕無僅有;

其三,監察院維護人權,彈劾官員是為保障人民權益,如翁茂鍾案釀成一名銀行員受冤而死;陳隆翔因為林滄敏詐領補助款罪證不足不起訴而遭彈劾,豈非鼓勵檢察官濫訴以自保?

職務法庭認定無違誤,監委違反程序正義二度彈劾

其四,三年前,監察院以六比五一票之勝,對陳隆翔提出彈劾,當時已經引法界訾議,認為監委有干預個案判之嫌,認案依程序送司法院職務法庭(前身為公懲會),判決陳隆翔並無違誤;監察院依舊不依不饒提請再審,職務法庭駁回;監察院還是不服,繼續上訴,職務法庭仍認定沒有違誤情事,於去年十一月駁回上訴確定。

其五,不論是段宜康或查案監委,都已經窮盡司法或窮盡監察,沒想到這麼一樁早該收進檔案櫃的案子,半年不到,監察院竟又重來再彈劾一次!最誇張的是,原查案監委既未迴避,被彈劾的陳隆翔甚至沒被約詢,連為自己辯護的權利都被「沒收」,如此違反程序正義的彈劾案,竟能提得出來,讓國人見識到段宜康的曲棍球威力有多大,大到監委大概都忘了,監察院旁邊還有個形同擺設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推薦閱讀:夏珍專欄:監察院的「茶壺黨爭」,還要再忍幾個月?

這就是蔡英文總統提名的監察委員,這就是號稱著重人權的陳菊主掌的監察院,既能三番兩次為被彈劾的前中央研究院長翁啟惠要求公懲會收回懲戒前議,還能一再彈劾同案同檢察官。蔡英文主導的司法改革已然成為笑柄,沒想到她提名的監察院還能成為扭曲並惡化司法獨立的幫兇,這不是「順我者升官逆我者彈劾」的敲山震虎之舉,相反的,這是民進黨、蔡政府與司法為敵,獨立機關或可以染綠沾沾自喜,但是,人心有公道,報應終有還;是非,絕對不只是綠色的。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