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壓制通膨與能源危機、加重制裁力道 G7推動對俄羅斯油價設定上限,執行卻充滿挑戰

示意圖。石油開採(美聯社)

七大工業國集團日前在德國舉行峰會,28日宣布將探討如何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藉此削減俄羅斯的收入及降低西方的通膨壓力,設定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將加大西方對俄羅斯制裁措施的壓力。德國總理蕭爾茨堅稱,西方制裁措施將持續,直到俄羅斯總統普京接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失敗。

儘管俄羅斯石油產量在西方制裁措施的壓力下減少,美國與加拿大已禁止進口俄羅斯石油,歐盟也已同意在今年底前禁止經由海運進口俄羅斯原油。然而,由於全球石油價格高漲,因此俄羅斯每桶石油的收入反而增加,根據挪威能源研究公司「雷斯塔德能源」(Rystad Energy)數據,俄羅斯今年的石油收入將至少達到1800億美元(約新台幣5兆3892億元)的資金,比 2021年高出45%,比2020年高出181%,而這與西方領導人希望的結果截然相反。

6月26日至28日,七大工業國集團(G7)在德國舉行峰會,並在28日宣布將尋求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這個做法能處理2個問題:其一,它能讓能源價格重新受到某種形式的控制,平息消費者對通膨的強烈反彈。其二,它能減緩西方資金流向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戰爭機器的速度,普京的戰爭機器多半依賴西方採購天然氣與石油帶來的收入。

歐洲央行(ECB)前總裁、義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26日表示:「我們對從俄羅斯進口的化石燃料價格設定上限既有地緣政治目標,也有經濟目標及社會目標。我們必須減少對俄羅斯的資助,我們必須消除通貨膨脹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我們必須避免在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後犯下的錯誤,能源危機絕不能導致民粹主義捲土重來,我們必須減輕能源價格上漲造成的影響,補償陷入困境的家庭與企業,並對利潤豐厚的公司徵稅。」

德拉吉的經濟顧問吉瓦齊(Francesco Giavazzi)向《衛報》解釋德拉吉的計畫:「俄羅斯的天然氣管道基本上通往兩個方向:通往歐洲與通往中國(目前容量小得多)。天然氣生產商可以減緩天然氣的流動,但不能阻止它。最後,如果沒有天然氣流動,這些天然氣就必須直接燒掉,也等於是直接燒錢,普京可以這麼做,但對俄羅斯來說代價高昂,而且政治代價也很高。」

德拉吉的提議獲得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大力支持,但兩人的想法略有不同。葉倫想對海運進口的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這將對俄羅斯產生極大的衝擊,德拉吉認為透過限制俄羅斯天然氣管道可造成進一步的衝擊。《衛報》指出,德拉吉的想法具有更大的潛力,因為歐洲消費的天然氣不會很快減少。

《衛報》指出,德國可能是G7唯一一個對設置俄羅斯石油價格與天然氣價格上限感到不安的國家。德國擔心歐盟內部會因該提議而破裂,而且普京可能會直接關閉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

G7峰會也研擬為俄羅斯天然氣價格設置上限,《衛報》指出,只有當歐洲國家拒絕為俄羅斯天然氣支付高於某個規定的價格,天然氣價格上限的措施才能真正運作。有人認為,俄羅斯短期內沒有替代市場來銷售天然氣,除非它準備完全關閉天然氣管道,而這將對其收入造成巨大打擊,否則俄羅斯別無選擇,只能以歐洲規定的價格出售,而液化天然氣則不受此限。

利用保險達成目標

《衛報》指出,理論上,設定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可以透過「保險」這個手段來實施。《路透》(Reuters)指出,設定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背後的想法是將金融服務、保險、石油貨櫃運輸與石油價格上限掛鉤,而託運人或進口商只有承諾替俄羅斯石油設定最高價格才能獲得這些服務。

價格上限將透過規定那些負責為俄羅斯油輪提供保險的類壟斷者,如果他們允許俄羅斯石油以高於某個固定價格的價格出售,他們將受到制裁。全球約95%的油輪責任險是透過英國倫敦保險機構「國際船東責任互保協會組織」(International Group of Protection and Indemnity Clubs)安排,該機構必須遵守歐洲法律。

歐洲國家已經同意終止對俄羅斯石油運輸的保險,西方政府告訴買家可以購買保險,但前提是他們同意不為船上的石油支付超過某個特定的價格,而西方政府試著藉此來設定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

計畫的缺點

「設定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計畫有多個缺點。首先,保險公司可能會說他們無故被剝奪了合法業務。其次,歐盟可能必須重啟煞費苦心才商定的現有石油制裁方案,而那需要歐盟成員國一致同意,匈牙利可能會為了更便宜的石油而再次阻止進展,而歐盟也將在今年年底前逐步停止購買石油。

第三,普京可能會表示,如果俄羅斯被要求以邊際成本(marginal costs)出售石油,那麼索性不賣。他已經表明準備放棄一些收入,放慢或關閉天然氣管道,藉此脅迫德國及摩爾多瓦(Moldova)等依賴天然氣的國家。《衛報》指出,這種做法可能不是普京的理性回應,但目前普京不被外界視為理性的典範。

最重要的是,印度這樣較少參與戰爭的石油進口國是否願意接受該計畫。一方面,如果這些國家沒有運輸險,他們將別無選擇,但印度也可能願意以更便宜的價格獲得昂貴商品的。

此外,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等產油國家可能也不歡迎這種新穎的市場操縱手段,擔心如果這種做法奏效,它將開創先例,讓石油消費國處於主導地位。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