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 全球探索 〉NATO+G7 齊心抗俄防中共

美國總統拜登出席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舉行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年度峰會。(路透)

■林泰和

美國總統拜登歐洲行,六月二十六日在德國南部巴伐利亞邦艾茂山莊舉行七大工業國集團(G7)年度峰會,緊接著於二十八日至三十日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出席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年度峰會。七個經濟發達國家與全球最大軍事組織的兩場歷史性峰會,對全球地緣政治帶來了重大變化,全球戰略競爭正走向安全、價值理念與制度抗衡的新局面。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右)在北約峰會上發言。北約峰會首度邀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紐西蘭與會。(路透)

持續逾四個月的俄烏戰爭,是歐陸自二次大戰以來最嚴重的軍事衝突,G7與NATO兩場峰會,在俄烏戰事還在進行中召開。兩場峰會公報、聲明,代表了美國、歐洲、加拿大以及日本等西方國家的最新立場,並呈現於四個主軸亮點:

歐洲展現團結 重視印太台海

其一,展現了歐洲團結。特別是在俄烏戰爭下,齊心協助烏克蘭對抗俄羅斯,並提防中國大陸,不被分化。北約成員國實踐相互依賴的承諾,如果此時再不團結挺烏,將被看破手腳,同盟若失去了彼此的信任,其他國家也極有可能被趁虛而入。

其二,展現對印太地區的重視。歐洲的繁榮與亞洲經貿連結甚深,歐洲有百分之九十的對外貿易必須經過印太海域;峰會上強調了台海和平與印太地區的穩定與發展,對歐洲至關重要;何況,有些歐洲國家在亞洲還有領土、駐軍與人民。例如法國在印太地區的屬地,就有二十萬公民、七千名駐軍、擁有世界第二大經濟海域。

其三,對抗俄羅斯、提防中國大陸。G7人口占全球百分之十,GDP占全球百分之三十九,人均總額則占全球百分之六十,平均人均GDP四點三萬美金,是全球的三倍;依GDP的全球比重與科技實力,G7仍是全球重要的組織,現在決定禁入俄羅斯出口的黃金,欲進一步掐住俄羅斯的經濟脖子。

同樣受到關注的是,與G7、NATO距離遙遠的中國大陸,成了北約提防的對象。北約在十年一次的「戰略概念」上,除了將俄羅斯視為對北約安全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威脅外,也首次提到中國大陸,並將之列為「系統性挑戰」。

巨資投入基建 抗衡一帶一路

G7峰會在公報上,譴責中國大陸「不透明且扭曲市場的國際貿易行為」,同時也表明要尋求擺脫對中國大陸的經濟依賴,承諾要「促進多元化與對經濟脅迫的抵抗力,以及降低戰略上依賴度」。還提出六千億美元資金的基礎建設項目,要與「一帶一路」倡議相抗衡。

G7、NATO兩場歷史性峰會,帶來全球戰略新形勢有四大看點:第一,正式邀請瑞典和芬蘭加盟。這兩個國家因為歷史與地緣上的關係,冷戰時期長期保持中立和不參與軍事聯盟,但現在卻因為一場俄烏戰爭,民心思變,多數民眾支持申請加入北約。俄羅斯一直反對北約擴張,如今看來,卻適得其反。

第二,北約二0二二「戰略概念」,首度提到中國大陸是北約關切的「系統性挑戰」,並稱「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急速成長的夥伴關係」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北約憂慮的安全挑戰,包括洲際飛彈射程可達歐陸、網路安全與假信息、太空計畫、以歐洲為端點的「一帶一路」倡議,以及中國大陸、俄羅斯在波羅的海舉行聯合軍演等。

第三,首度邀請亞洲四國與會(AP4)。與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紐西蘭舉行峰會,研擬新的印太戰略,展現與亞洲密切合作關係。韓國新總統尹錫悅的親美立場已無庸置疑,韓國已於五月宣布正式加入北約組織「合作網路防禦卓越中心」(CCDCOE),成為北約第一個亞洲國家會員國。此外,日本也已派出自衛官赴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任職。

英國伊利莎白女王號航母已在印太海域出現過。(取自英國海軍網站,資料照)

北約擴軍 防禦嚇阻最大改革

第四,北約正進行「冷戰結束以來,北約集體防禦和嚇阻最大改革」,北約已決定加大快速反應部隊人數,把現有四萬兵力擴增近八倍,達到三十萬人以上規模。同時,北約成員國已承諾,到二0二四年各國將其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二用於國防開支。美國也承諾要在波蘭駐軍。

其實,北約成員國與印太安全已有連結。二0二一年間,北約成員國如德國巴伐利亞號巡防艦、法國核子動力潛艦「翡翠號」及「塞納號」支援艦,英國伊利莎白女王號航母等,都已先後出現在印太海域,甚至還參加聯合軍演。北約與印太盟邦已視安全議題為無法分割的公共財,且相互影響。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把中國大陸與俄羅斯視為新軸心,已慢慢形成。俄羅斯自二0一四年克里米亞戰爭後就被歐洲孤立,開始轉向亞洲的中國大陸相互取暖、共同抗衡西方勢力。中國大陸、俄羅斯兩國同為威權體制、地理上互補,透過推動上海合作組織、歐亞經貿聯盟、一帶一路倡議等,搭建能源、經貿平台,直到今年冬奧期間陸俄發表聯合聲明,強調要高度警惕美國印太戰略,並呼籲北約放棄擴張計畫、放棄冷戰思維。

整體形勢發展 將比冷戰嚴峻

然而,北約擴張是各國選擇的結果。烏克蘭是主權獨立國家,本來就有權利決定是否要申請加入北約;只是從現實面來看,俄烏戰事開打逾四個月,凸顯了烏克蘭內部無法獨立面對俄羅斯的威脅,對外也無能力結盟的困境。

此外,世界上還有半數國家,包括東南亞、印度、中東、非洲國家等,並沒有呼應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起譴責、制裁俄羅斯;陸、俄如何透過能源、經貿、安全平台,爭取更多的合作夥伴,還待觀察。

G7、NATO面對陸俄聯手的新軸心挑戰,要防範「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急速成長的夥伴關係」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陸俄也有相應的抗衡部署。國際情勢巨變,已超越了傳統的地緣政治,全球戰略競爭的新時代,正展開安全、價值理念與制度的新抗衡,整個形勢發展也將比昔日的冷戰時期更為嚴峻、複雜。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林泰和口述,記者趙家麟採訪整理)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