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讓許多人想一探究竟的神秘覺醒經歷

意識能量學大師霍金斯博士曾經歷了長達數年的非凡意識境界,以及自發性的天賦(神通)顯現。他不是傳教士或其他與宗教有關的人士,也不是神學家,而是一名實實在在的臨床醫師,在教育、科學、醫學、精神病治療等方面都有深入廣泛的經驗與貢獻。當他覺醒開悟的那一刻,還在紐約市規模最大的精神醫療院所任職。以下是霍金斯博士親身經歷分享。

在一段奇妙的經歷之後,我的感知世界被取代了,身分也從一個有限的主體(個人的「我」)轉換到了一個無限的情境。所有一切都被轉化了,展現出美麗、完美、愛與純真。每個人的臉上都閃耀著內在美的光彩,每株植物都以一種藝術形式來盡情展現,每一個物件都是絕佳的雕塑作品。

所有存在之物都毫不費力地各安其位,一切都在共時性中同步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從未間斷,生命的所有細節會神奇且自然地接納彼此。臨在的能量毫不費力地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務,為尋常世界帶來所謂的奇蹟現象。

有一段長達數年的時間,我經常自發性地出現一般稱為神通的現象(梵語稱之為悉地﹝siddhis﹞或妙成就),諸如透視、遠距靈視(預見未來的能力)、心電感應及接觸感應 等都很常見。在人們開口之前,我就能知道他們的想法和感受。神聖之愛的影響力無所不在,體現在一切發生的現象中。

有一股極其強大的能量沿著脊椎底部上竄到大腦,並隨著我的注意力而移動。隨後能量流經臉部,進入了心臟部位。這股能量相當精微,有時會外流到人類受苦的世界。

某一次,我開車行駛在偏遠的高速公路時,這股能量開始從胸口向外傾洩,下高速公路來到一個轉彎處,能量忽然湧向一個剛剛發生車禍的現場,並開始療癒它所包圍的每個人。過了一會兒後,能量似乎達到了它的目的,於是忽然停了下來。接著,我沿著高速公路又往前開了幾英里,同樣的現象又發生了。再一次的,這股美妙、精微的能量從我的胸口湧出,流向一英里外的轉彎處,那裡剛發生過另一場車禍──事實上,肇事車子的輪子還在打轉呢。接著,這股能量湧向了車禍現場的那些乘客。當時我的身體就像一個能量的通道,把一些如天使般的能量傳遞給正在祈禱的受苦者。

還有一次,當我走在芝加哥的一條街道上時,這種療癒能量又出現了。這一次,能量湧向的是一群準備打群架的年輕人身上。當能量包圍他們時,雙方人馬開始慢慢往後撤退,氣氛緩和後,甚至還輕鬆地笑了出來。隨著人群散開後,這股能量流就停下不動了。

神聖的臨在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氣場具有無限的能力,人們會想要靠近它坐下來,因為在這個能量場中,他們會不由自主地進入一種喜樂或更高的意識狀態,並體驗到神聖的愛、喜悅及療癒等感覺。在這個過程中,受苦不安的人會慢慢平靜下來且自我療癒。

因此,我一度視為「我的」的那個物質身體,現在自行療癒了自身的各種疾病。令人驚訝的是,我的視力還恢復到無須戴眼鏡的程度。從十二歲開始,我因為視力受損需要配戴三焦鏡片才能視物。然後,在沒有任何預兆下,我突然不用戴眼鏡了,甚至隔著一段距離也能看得很清楚,真的讓人喜出望外。當它發生時,我才領悟到感官是屬於意識的功能,而不是身體的功能。這也讓我想到一次的「出體經驗」,在出體期間,看與聽的能力是源自「乙太」體,與物質身體一點關係也沒有。物質身體是在另一個層次,與乙太體隔著一段不小的距離。

如此看來,身體的病痛其實是負面信念系統所導致的結果,而身體確實能因信念模式的轉變而產生實質變化。事實上,人只受制於心智的支配(有許多人透過靈修而幾乎治癒了人類所有的已知疾病,這已是屢見不鮮的事實了)。

神聖能量那種看似不可思議的特性與能力,以及它所帶來的現象,都是能量場本具的,絕對不是個人的。它們是自發性的,而且似乎會因世界上某個地方的某些需求而出現。

有趣的是,許多目睹這些現象的普通人,會否認或忽略這些現象。因為這些現象,完全超出了小我的感知系統及信念系統,因此被視為不可能發生的事。如果被問及這種現象,他們會很快地編出一些看似合理的解釋,就像那些受到催眠的人被要求解釋催眠後的行為時,也會編造一些看似合理的答案一樣。相反的,靈性進化程度相對高的人對於發生奇蹟現象,往往不會有特別的評論,如同那是生命很自然的一部分。

在經歷意識的重大轉變後,「神聖示現」決定了我的所有行為和事件。意識的永久轉變是自行發生的,而且經常會在靜默中持續存在,即使我的身體仍在這個塵世照常說話及運作。經過了多年的努力,為了能夠生存在這個世界,我發展出了不同層次的專注能力。如果情況允許,寧靜及平和會完全接管一切,帶來一種靜默及無限喜悅的狀態。一旦將焦點從外在世界及普通的感知運作抽離出來,無限的極樂便會成為主導狀態,而且只有在非常專注於塵世時,這種狀態才會減弱。自性超越了時間和形式,在它之內,普通意識也具有同步在世俗運作的潛能。

然而,要把普通的感官知覺世界視為真實並認真看待,其實是有困難的。我所經歷的意識轉變帶來了一種永久的能力,能夠用幽默的眼光來看待世界。日常生活看起來就像是一齣沒完沒了的喜劇,即使連認真、嚴肅本身也是好玩的。我必須克制自己不要露出一副好笑、玩味的表情,以免有些人接受不了,因為他們都沉浸在負面、消極的感知世界中。

延伸閱讀:你以為自己成熟長大了,其實根本還是個孩子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