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比賽前一天被要求改「Chinese Taipei」,這兩位自潛選手如何成功用「台灣」出賽?

比賽前一天被要求改「Chinese Taipei」,這兩位自潛選手如何成功用「台灣」出賽?
比賽前一天被要求改「Chinese Taipei」,這兩位自潛選手如何成功用「台灣」出賽?

台灣在國際運動場上受到打壓早已不是新聞,除今年 5 月底加勒比海盃自由潛水賽發生台灣選手遭換國籍事件外,去年(2021 年)9 月的自由潛水世錦賽上,也曾發生中華民國國旗在賽事轉播中遭撤的情事,連續兩次事件都廣獲台媒報導。

這一次的國籍撤換事件,還發生在台灣數位外交協會重點耕耘、長期與當地公關公司合作、經營在地媒體關係的邦交國宏都拉斯,讓我們決定聯繫這次出賽的兩位當事選手,希望能將事情的經過寫成新聞稿、在當地發布,讓更多宏國的民眾知道、友邦台灣的選手在他們的土地上,遭遇了這樣的事,讓台灣的聲音不僅限於國內,也能主動向國際發聲。

溫暖的海洋與人民

這次前往宏都拉斯參賽的黃明峻(下稱小明教練)、連林嵐兩位選手接受我們越洋視訊專訪時表示,加勒比海盃由阿根廷人創立,主辦單位與宏國關係不大,只是在宏國的優良潛點舉辦。宏國雖有 Roatán 島等絕佳潛點,國內卻不盛行自由潛水,是個相對小眾又所費不貲的運動,在賽事中遇到的唯一一位宏國人,是這次破國家紀錄的選手 John Bodden。

這場比賽之所以會選在宏都拉斯舉辦,是因為當地非常適合自由潛水。小明教練表示,決定一個海域是否適合自潛的因素就是「浪」和「流」,舉辦這次賽事的海域雖然有浪,但沒有會影響選手下沉、消耗體力的海流,水質溫暖清澈、比賽當天肉眼可視的水深約 30 米,是非常優質的潛點。

加勒比海盃的阿根廷創辦人,就是看上這片優秀的海域,才特地到此舉辦比賽。這個潛點也是各國選手進行移地訓練的熱門選項之一,小明教練和連選手兩人在這次也特地提早了兩個月到當地進行賽前訓練。

雖然這次前往宏國參賽、訓練接觸到的當地人不多,但小明教練說,光是接待他們的房東太太和選手 John Bodden,便已讓他們感受到宏國熱民的善良熱情。

兩位選手與房東太太雖然語言不通,但只要兩人比手畫腳表示缺了什麼、需要幫忙,房東太太一定立刻協助解決;被兩人暱稱 JB 的 John Bodden 除了熱心提供各種交通諮詢外,賽前間被分在同組訓練、共用一顆浮球的三人都會互相切磋交流,一點都沒有比賽緊張的競爭氛圍,「而且 JB 真的長得滿帥的,」小明教練笑著說。

除了宏國的人之外,兩位選手表示,當地豐富、與台灣截然不同的自然生態也令她十分警喜。「我們在台灣路邊看到的都是麻雀,」,連選手興奮地說,「在這裡走出門就會看到蜂鳥,有些地方還有嘴很大的那種鳥(鵜鶘),海裡鯊魚也很多,那天還有一隻尾隨小明教練、跟著他一起浮上水面。」

半夜驚聞噩耗:請改國名出賽

然而,一段國籍撤換的插曲,卻讓兩人美好的心情在一夕之間變調。

還原事情的經過,小明教練說,開賽前一天晚上,原本主辦方公布的出賽資訊都正確、卻在幾個小時後改發了一份將兩人國籍改為「Chinese Taipei」的更新版出賽表。兩人立刻在所有選手、工作人員都加入的通訊群組裡表示抗議,隔天也重申了「不更正國籍就不出賽」的決定。

主辦單位卻語帶含糊地希望兩人能先妥協出賽、其他事情之後再議。連選手表示,其實從上次的世錦賽國旗事件就可以預知,要在自潛圈恢復以往「以台灣國籍出賽」的情況,將是一場長期抗戰,因此兩人更不可輕易妥協,「如果這次爭取成功了,以後其他台灣選手碰到同樣情況時,也才有個前例可以佐證。」

賽程就在雙方的僵持中進行了下去,期間兩位選手持續跟主辦單位溝通,也嘗試對主辦人動之以情。連選手告訴主辦人,2018 年兩人就曾以「台灣」國籍到宏國參加同一場比賽、留下了美好的回憶。其實今年同一時間、還另有距離台灣較近的自潛賽事可以參加,兩人這次就是因為信任主辦單位、喜歡當地的潛點,才不遠千里、飛到與台灣有14 小時時差的宏國參加加勒比海盃。

主辦人聽了、承諾會站在台灣這邊,才讓兩位選手看到了一絲希望。

事後雖然又經過了一連串斡旋拉鋸,主辦單位也曾提出讓兩人暫以「空白國籍」出賽、以免賽績無法登錄的選項,但在兩位選手的堅持與主辦人的協助下,兩人最終如願以「台灣」身份出賽,小明教練勇奪無蹼恆重下潛項目的亞軍、連選手也在另三個項目中刷新了台灣的紀錄。

各國相挺的核心原因

令人感動的是,兩人復賽下水時,各國選手都在岸邊高喊著「台灣!台灣!」,對兩人表示聲援。兩人原本對於自己自費訓練、最後卻必須拒賽的決定,還感到有些忐忑,不過賽事工作人員、各國選手的支持都讓他們更堅定信念。

「當我一在群組發出拒賽的訊息,就馬上收到其他國家選手的私訊支持。」小明教練表示,在各場賽事固定協助兩人的工作人員也當面對他們說「你們做的決定是正確的」,給兩人大打了一劑強心針。連選手也說,義大利選手非常理所當然地告訴他們台灣、中國本來就不一樣,這樣政治干預體育賽事很莫名其妙。

這並不是各國自潛選手第一次以行動支持台灣。上次世錦賽我國選手遭撤下國旗時,也獲得各國選手自請「比照辦理」相挺,呈現轉播畫面上、有十數名選手的國旗欄位都空白的奇景。

問及台灣選手何以兩次被矮化國格、都能獲得各國選手以行動力挺,小明教練給了兩個答案——除了自潛圈感情緊密之外,兩人的堅持也是一大關鍵:

「其實台灣、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各國選手都心知肚明,但你要人家支持你的話,自己立場要先踩穩。如果你自己都乖乖被摸頭,外國人想幫忙講話、也沒有立場啊。」

外交,也仰賴日常的「友誼儲蓄」

採訪過程中,兩位選手都經常提到自潛圈的好感情。從兩人的談話中,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自潛圈的選手們,比起競技對手、更像是擁有相同興趣的朋友。被問及大家是如何到達這個境界的,連選手笑著說,選手們的感情都是在海裡訓練時培養起來的:「其實我們每次出賽都會提早去當地訓練,與其說是去比賽,不如說我們是為了提前訓練、可以跟各國選手交流的那段時間才出國的。」

從兩位選手與宏國 John Bodden 的互動,和各國選手紛紛聲援台灣的情況來看,我國選手們長期「以潛會友」,確實累積了不少人脈資本。這樣「平時就靠長期互動來儲蓄跨國友誼」的實例,正與台灣數位外交協會的理念與行動不謀而合。

我們相信,台灣的國際人脈可以藉由日常的交流來經營累積,不管是投稿外國媒體報導交流合作,來讓各國人民看見台灣的交流援助的誠意與實際行動;或是藉由社群推文和趣味迷因,來讓世界各個角落的鄉民聽見我們的聲音、看見我們與他們有共同在意的事。這樣一點一滴積攢起來的友誼儲蓄,在我們未來可能需要的時候,都能成為台灣的助益。

【延伸閱讀】

●奧運的「另類台灣之光」!這 13 位台灣裁判,也值得喝采
●告別「中華台北」,公投一個正名台灣的機會!「光頭神舉」黃培閎公開信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