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二九)

深圳收教所標識圖(地圖上標識的深圳法制教育學校即法輪功中隊,地圖上不標識收教所等監所)。來自百度地圖/本文作者提供

「絕望」本意是指極度失望。「拋棄絕望」即擺脫失望。而「別拋棄絕望」——因絕望而生絕地反抗、求自由的信心。蘇俄知名詩人曼德斯塔姆被史達林迫害而死,其夫人在回憶錄中寫道:是絕望支撐她活下去,活到史達林死亡。

2004年9月21日,週二,晴間多雲

上午,任繼海管教叫我到值班室問話。原來上次檢查團是廣東省公安廳人員,王應敏被抽去談話,說我是小組長,還做了筆錄。自從年初小組長被中隊長和管教指使聯合打死犯人鐘新雄 (補註:我出獄後,查閱法院審判報導,獲知他的名字),小組長成為官方眼裡「牢頭獄霸」的代名詞。諱疾忌醫。上級勒令取消小組長,以值日員制度替代小組長管理監倉日常生活。

王剛入監,不懂內情。本來這人大腦就不正常,神經兮兮,言談常常顛三倒四。他說話,別人常聽不懂他在說什麽。但是,很奇怪,省廳當時並未找我了解情況。這就不排除所部或市局藉機警告我的用意。

過會兒,肖隊也進來坐在我旁邊,隨意問了幾句。我趁機向肖隊提起加菜的事,他沒有明確表態,只說會向所裡反映。

上週末寫的加菜申請,簽名人數陸續達到107人,超過男囚人數的一半。我要找個機會直接交給楊所,要是交給中隊,會被扣壓。

今天在操場碰見原所部職工食堂那個俊俏的女廚工,遂問她為啥現在不加餐了?她說製作囚犯小炒的餐廳已經關門倒閉。搞不清楚所部有幾個食堂。犯人小炒定價那麽高、量又少,怎麽會虧本倒閉?

今天市公安局來了一個局長等4、5人檢查。每個監倉發了幾張調查表,讓學員填寫。其中檢查團的一個年輕男子,坐在101倉談話很久,未做筆錄,看來是隨便聊天開心。可能「國慶節」和「中秋節」來臨,他們才頻繁視察。期望他們解決囚犯關押和生活問題,望梅止渴。

下午,甄寶、徐春華等六人解教。他們都是半年期過半解教。 甄寶(阿寶),安徽人,為文藝隊捐贈一套音響設備,沒有獲得請假提前釋放等好處,滿腹牢騷離去。徐春華(阿華),25歲,江西南昌人,高高大大,四川大學畢業,在廣告公司工作。入監那天,徐剛走進中隊大門就嚎啕大哭。他在工廠、文藝隊和體操隊,做事都很認真;朗誦很有韻味,文采不錯。每天晚飯後,他都堅持在中隊院子或操場跑步減肥。他說這次坐牢最大的收獲,就是減肥成功。

7月份時,小賣部還不售賣蘋果,我入監幾個月從沒吃到水果。黃管教送給我一顆小小的綠蘋果,非常稀罕。徐跟在我屁股後面要分一半,兩人分吃。他女朋友在華強南路一間美容美髮廳工作,他去看望女朋友,碰上警察掃黃大行動,認定他倆賣淫嫖娼,各處決收教半年,抓進收教所。

阿寶和阿華給我留下了手機號碼。

從傍晚到現在,雷電交加,大雨滂沱。雨絲從窗口飄落在我的床鋪、窗下櫃子和地板上。任雨打濕。我喜歡電閃雷鳴的暴雨天氣。

最近每次放人,天空都在飄雨。有難友動情地說:「老天爺都在為我們遭遇的不平流淚!」 文藝隊又集體唱起《駝鈴》(難友喜改稱歌名「送戰友」):

送戰友,踏征程。
默默無語兩眼淚,
耳邊響起駝鈴聲。
路漫漫,霧蒙蒙。
……
戰友啊戰友,
親愛的兄弟!
當心夜半北風寒,
一路多保重!

送戰友,踏征程,
任重道遠多艱辛,
灑下一路駝鈴聲。

山疊疊,水縱橫,
頂風逆水雄心在,
……

戰友啊戰友,
親愛的兄弟!
待到春風傳佳訊,
我們再相逢!

將歡樂送給獲得自由的難友,將悲傷留給自己。送別難友一個個離去,此生很難再見。

淩晨天還沒放亮,從法輪功大樓傳來「法輪大法好!」的女子喊聲,斷斷續續喊了十多遍,直到天亮 6:30左右才停息。淩厲、尖銳的喊聲刺穿寂靜空洞的黎明,傳入我們的監倉、耳鼓。我早就被她的吶喊驚醒,其他人也都醒來,躺在床上靜聽,默不做聲。

最近幾天,抓進幾個女法輪功。白天在操場訓練,大樓上靜悄悄的,沒聽到她們喊叫。

綜合難友建議,我第二次起草「加菜申請」,帶頭簽名,跑遍三層監樓,動員簽名。

加菜申請

中隊及所部首長:您好!

所部餐廳原提供學員每週一次加菜,儘管價格偏高,但使學員無挨餓之虞,現不知何故停止?學員食堂伙食一直很差,致使許多學員的基本營養不能得到保障,每晚總被轆轆饑腸餓醒,實不利學員的身體健康。經部分學員共同商議,現特申請在中秋節和國慶節到來之前恢複加菜。如條件許可,每週可加菜兩次(週二,週五),每菜最高價格不超過15元為妥。

謹致

二中隊部分學員
二零零四、九、廿

附自願簽名學員名單(共 107 人)
劉水 李明利 吳漢利 王付華 陳烈勇 張學勤 譚顯科 劉建春 張亭 崔逢哲 張明華 張雲 杜遠軍 石元嘉 王明軍 謝友旺 陳兵 李土泉 陳昌斌 張永忠 張學文 曾文津 王遠龍
李正霄 戴車明 唐勇 陳富恩 閆勇 楊俊 謝平 楊國成 劉賢 王固 劉球 鄧廷建 陳輝雄
劉小平 丁兆安 王劍鳴 林偉興 蔡惠情 李永昌 吳榮貴 董文白 王樹欽 詹就子 陳林
李紹雄 賴偉賓 邱一鳴 張添惠 蔣新 李金雄 曾憲平 施維堅 佟磊 梁小明 蘄方斌 周德貴 李軍 張虎 劉方冒 鄧啟雲 肖章友 張誌超 黃細寶 葉偉健 曹亮 王名敏 何雨生 陳全勝 吳金河 李金平 閆天良 葉紅柯 劉堂明 鄭振勉 陳兵 楊堅泉 張新華 張紅元 蘇茂軍
鐘永興 鄭銳雄 張家兵

以下為文藝隊人員:黃文 續佳 郭華勝 魯文 張勇 李文煥 甄寶 陳層深 魏宏 曲長宇
劉盛明 孫忠科 余天文 楊紹軍 李建平 賀文雄 劉禮新 張X萬占甫 古海輝 邱國鴻
陳明輝 (以上簽名只為加菜使用,以下空白)

我們不是英雄,只是喪失自由、仍在抗爭的凡人,每個被剝奪自由者的姓名都值得被記錄在歷史上。

2004年9月22日,週三,晴間多雲

中隊每週三早餐的瘦肉粥基本都能保證,但量有限。給西邊一中隊送午飯,見到何祖高和唐誌江。他倆告訴我,這週他們可能會釋放。

新兵不再送去一中隊,都送來二中隊。

下午體操隊收隊早,看看樓梯口保安值班的鐘錶才16:10。正在倉房聊天,樓道有人喊, 何祖高在倉庫換衣服要解教了。跑下樓,何祖高和唐誌江正在辦公室填寫《保證書》等手續。不大會兒,何穿了一套皺皺巴巴的衣服,笑嘻嘻走出來,腳上穿著中隊給每個囚犯發的軍用黃膠鞋。他悄聲問我要帶信件出去嗎?太突然,我沒來得及寫信。唐還拿著一個皮包,抓捕時可能剛下班。與他倆握手,揮手,分別。

他倆都沒錢交解教費,趕上新兵太多,要騰出床位,關押三個多月獲釋,很幸運。半年期解教費大約在1800 元,除了醫藥費,其它都是固定費用。

文藝隊的楊紹軍也獲釋。

中隊給管教分發「雙節」禮品,每人兩盒月餅、一盒水果山竹、兩袋泰國大米和一桶食用油。望見他們下班後各自拎回家。

昨天入監8個新兵。截至今天全中隊還有7個新兵睡地板,人滿為患。

(待續)

劉水 異見人士,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