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中華副刊〉〈青春異視界〉来る 来て 来た 来ない(來 來過 有來 不要來)

文/綠予 插圖/國泰

我偶然翻開以前的雜記,沒有人可以抵擋驚喜,眼淚被這則紀錄嚇得倉皇地奪眼眶而出,隔著一張薄薄的紙,摸著逐漸變淺的墨水,我與五年前的我,再次相遇。

不得不說,這間天主教大學的宿舍,真的太小,陰暗中又帶點霉味。

第二學期的結束,暑假的開始。又帶著自己的物品離開。

C君是最晚走的那一個,八個紙箱看出來,她在這個地方有多深耕。

早上吃蛋糕的時候,她還傳來了LINE來告訴我,她的東西已經不止八個紙箱,後來在群組上傳上一張空蕩蕩的房間照片,和一張我貼在門上忘記撕掉的日文動詞變化。

来る 来て 来た 来ない(來 來過 有來 不要來)

加了一條訊息:敲門進去後,裡面空蕩蕩的。

當初那個女孩可能只是以隨手記錄生活,寥寥幾筆,卻寫出當時的空氣,寫錯就塗掉,然後再寫;發現缺字,就隨便地畫了插入,把字補齊。

女孩會寫札記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偶像是李奧納多.達文西,她很喜歡達文西的手稿,從宗教畫到解剖學,從風景素描到武器設計圖,她妄想有一天能變成這種全才,所以她有事沒事就紀錄知識與想法,久而久之札記的內容,寬廣的可怕,從水費帳單到神祕主義,從反社會人格到園藝治療,這種習慣到她現在都還持續著,只要生活持續著,我想她會繼續記下去。

我感謝五年前的那個女孩,讓我又回到了那個當下,回到那間,給我學歷,到處是十字架,期中期末考還會有慈愛的神父為你祈禱,送你歐趴(All Pass)糖的天主教大學,除此之外我還想起了C君。

C君是個有毅力、默默做事、實力強悍、多才多藝的女子,比起與他人討論合作,她覺得自己直接把報告完成還更有效率。(這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她的組員沒什麼戰鬥力。)

C君的個性相當獨立、愛好自由,偶爾假日,她會獨自出遊,回來後,如果她願意分享,你才會知道她今天去了哪裡,她說,偶爾她需要自己的空間,這點我非常認同。做為室友,C君是個非常體貼,注重他人隱私,談吐幽默的室友;做為同學是個分組報告認真,會提醒你上課時間快到了,快點到教室的好同學;作為朋友,她會告訴你哪間餐廳的值得一去,而且很會看地圖,在台北車站也不會迷路,出遊的時候總是很守時,反倒我常常遲到……

雖然這麼說像是在告白,但我非常喜歡C君。

看到這篇記錄後,我馬上拍了張照,傳給C君,哪怕已經半夜十二點,我也想要馬上分享我的喜悅與想念。

「沒想到,『那一個敲門』後,就沒有再回去過宿舍了。」她打字道。

從她的貼圖中,我感受到她對過往的那一年特殊的情感。更令人震撼的是,她的手機依舊留著當時的照片。

就如同門上的日文動詞變化:「来る 来て 来た 来ない(來 來過 有來 不要來)」

C君去追尋她的夢想,大二那年她毅然決然的退學重考,我是在九月開學時,在班上再也沒看到她身影,問了別人才知道的。我當時很訝異,因為從來沒有聽她說過,即使上下鋪,我就睡在她下面的床位,即使我的書桌就靠在她旁邊。也是,小小的宿舍容不下她的夢,以她的能力,絕對可以更好。

那年C君如同神隱一般,我也被大二的繁重課業,一學期三十二學分,壓的頭都抬不起來,過了一年,學測成績放榜了,C君才跟我連絡上了,我才知道C君這一年到中部的知名重考補習班,每天沒日沒夜的K書,刷題目。她告訴我,當時補習班的人看不起她,因為她是雄女畢業的,但卻考上我的那間大學。(天啊!母校你不要生氣。)

以她的個性,絕對是會默默證明自己,果不其然,她考上了北醫藥學系。雖然並非她的第一志願(醫學系),但還好學校的地點是她喜歡的台北市。

隔年我也搬出學校宿舍,因為運氣不佳,沒抽中宿舍,現在想想也好,雖然外頭修女院宿舍貴了點,但是反正好室友都離開了,值得回味的都只剩下共同的回憶了。

門上的動詞變化早就暗示著我們的未來,我們來 我們來過 我們有來 最後我們都走了。

擁有有限生命的我們,誰又能逃過這樣的命運呢?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