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皮朋始終不了解他要的到底是什麼

已經走過了人生56個年頭,皮朋(Scottie Pippen)似乎仍然是當年那個來自阿肯色州的瘦弱男孩,他充滿幹勁、為爭取地位而做出一切努力,但也自卑、自私,從來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麼。

「天下第二人」近期活躍於媒體版面,主要是因為ESPN紀錄片《最後一舞》帶來的不良影響,這8集的紀錄片讓昔日公牛王朝的核心成員,再度因舊事撕破臉。皮朋說對了一件事——這個作品之所以誕生,是因為喬丹(Michael Jordan)感受到了LeBron James的威脅。

不過平心而論,《最後一舞》中受害最大、遭受非議最多的其實是當年的總管Jerry Krause。皮朋因他的職業道德瑕疵被點名批評,但片中也肯定了他對於這支球隊的作用,可以說是比較客觀的評價了他的職業生涯。

在比賽最後時刻因為總教練沒有將最後一擊的出手權交給自己,就拒絕上場;因為球團不願意給自己加薪,就故意推遲手術時間,這些舉動非常幼稚,而且在當年的環境下其實很難想像。皮朋所做的這些事是他生涯的大污點,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為其洗白。

而他做出這些可稱之為愚蠢的事情,全是因為自己思慮不夠周全。在1991年與公牛簽下了7年價值1800萬美元的續約合約之前,所有人都反對他那麼做,甚至包括公牛老闆Jerry Reinsdorf,大家認為新的電視和約馬上就要談了,他之後能拿到更高的待遇。但皮朋擔心自己的傷勢,因此選擇先拿眼前能看到的。結果之後看著表現不如自己的其他球員薪資水漲船高,又心理不痛快了,這能怪任何人嗎?

1993-94賽季的東區次輪季後賽對戰尼克,關鍵第3戰皮朋把自已的自尊擺在球隊之前,在Phil Jackson決定把最後的1.8秒的出手戰術設計給Toni Kukoc時,他決定拒絕上場。而且在受訪時表示「如果再來一次,我可能還是會那麼做」。

而這些負面成就之所以都被壓了下來,主要還是喬丹希望他能留隊。在享受著他的「棒球假期」的同時,飛人依舊透過B. J. Armstrong等好友留意球隊之中的情況,他堅信皮朋對於這支球隊(或是對於自己的重要性),所以一直保著他,否則Krause和Reinsdorf恐怕不會忍受後者這樣鬧小脾氣。

皮朋之於喬丹是特別的,在198-90年代公牛的那些年,如果哪些球員在訓練或場上不符喬丹的意,那他就會和教練打個暗號,示意把那些傢伙給弄下場。可是對於皮朋,喬丹給予很多耐心,並且一直磨練他、超出極限的鞭策他。這其中當然大部份是出於利己的原因,但不可否認,這成就了後者。而且在那些年Krause起了交易之心時,都是喬丹擋在了前面;Kukoc剛來那幾年過得那麼苦,主要也是大家護著皮朋的自尊心。

喬丹為了自己的地位,重新揭開當年的爛瘡疤,這當然有些不厚道。皮朋有不滿的地方可以回應,但他因為幼小心靈受傷害,就開始無差別式的攻擊往日同事,這說明他還是和當年一樣,並沒有成長。

他罵Jackson有種族歧視,批評喬丹在訓練營前退休才是真自私,甚至連和他無仇的Charles Barkley也要說上幾句。而這一切就是為了他那本新書《Unguarded》,這很耐人尋味。就如同Barkley說的,他正在和所有人斷絕關係,而他並不是喬丹,拿掉那支公牛一員的標籤,他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皮朋6冠在手,7次入選全明星賽,7次入選最佳陣容,10次入選最佳防守陣容,也是「夢幻隊」的一員。他有著一個輝煌的生涯,誰也無法否定這一切。但他似乎並沒有因此而自傲,在流言蜚語面前,他還是那個自卑的小男孩,急著要出來反擊,哪怕最後傷害到的可能是自己。

可是那都是2、30年前的事了,而且其中也沒什麼造謠的成分,他自己搞砸了。於是當別人說James已經超過他時,他稱讚喬丹;而當喬丹在紀錄片中批評他時,他又轉而稱讚James。他永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這對比上他榮譽滿載的成就時,更顯得諷刺。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