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影評】《再說一次我願意》:時間迴圈中的愛情觀講堂

2022 年一月上映的臺灣愛情電影《再說一次我願意》,由稅成鐸執導、張耿銘編劇,蔡凡熙、郭書瑤主演。故事描述準備向女友告白的男主角路克,在告白失敗昏迷之後,永遠被困在告白的那一天。明星組合、明確的類型故事架構,並在電影中大量選角網路名人擔任配角,《再說一次我願意》具有明確的商業指向,將愛情故事置入時間輪迴的敘事當中。

時間輪迴是近年流行的敘事機關,他們大多會指向 1993 年由比爾莫瑞主演的經典愛情喜劇《今天暫時停止》 (Groundhog Day),關於一個壞脾氣的氣象主播發現自己永遠被困在同一天,而當他終於發現愛的真諦,他也就從時間輪迴的牢籠中逃脫。

「不斷經歷重複的一天」,像是一個不太靈光的命運之神設下的道德陷阱,實際上,這個裝置總是不脫離幾種必備元素,以致於它長遠看來有點疲乏:主角在剛剛踏入輪迴的時候,都會被某些重複發生的事件震驚(通常發生在主角起床前後)、主角在掌握規律之後,會成為時間輪迴中的大師(因為他可以精準地預測何事將在何時發生)、主角最後會接受自己受困的事實,並且在轉念後意外透過突破道德困境而實質離開輪迴(端看主角開頭處顯現的性格缺陷是甚麼,通常就會發生對應的突破)。

大方向來說,《再說一次我願意》敘事推進主力全數押在時間輪迴的張力,對於太早就熟悉這個類型故事與謎底的觀眾來說,這是有點危險的事,因為電影在其他方面的劇本寫作或影音趣味並沒有辦法讓人耳目一新。在細節處理上,舉男女主角第一次相遇當例子,前男友的對白便非常不自然且過度公式套版,對觀眾來說,這不是太大的困擾,畢竟我們都可理解有些不重要的角色只能成為「只是情節需要」,而像是機器人,但只要我們有其他更有趣的東西可以看就好,但是,更有趣的東西鮮少在電影裡被發掘。

我們需要提出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再說一次我願意》幾乎完全關於男主角,在愛情關係中,他最初被暗示缺乏對於對方的瞭解,之後他嘗試去理解女主角不答應求婚的原因,但是在故事的最後,觀眾卻發現重心仍然只在他自己身上。

《再說一次我願意》呈現的是沒辦法脫離母親保護的男主角,有著愛情電影中最常見的直覺男性想像:幼稚、不成熟,喜歡大排場,卻無法真正體察或聆聽對方的需要。透過故事中段的無限輪迴,角色相對獲得的答案是他必須要擁抱成熟的社會關係,在交往中負起責任,所以他要轉向提出承諾、提供強而有力的保護。代價是理解自己家人對自己做出的犧牲,也對應地放棄一些個人生活的樂趣。

《再說一次我願意》在這個敘事裝置的運作規律中做了一點小小的抵抗,主要發生在電影尾段的轉折之後,一個悲劇性的事件解釋時間迴圈在這個故事裡的意義,它也同時地再次回到對男主角不成熟狀態的懲戒,意及電影創作者在告訴觀眾,觀眾是幸運的,因為觀眾還有機會把握當下,但對劇中人來說,流逝的時間其實不能回頭。

我對於判斷愛情觀念的優劣沒有太大興趣,《再說一次我願意》或許在這裡實有一套可以打動部分觀眾的有效策略,但回到前提,這仍然有點可惜,因為它在最後會回到封閉狀態,女主角或是其他重要配角在故事結局的反應,或多或少因為過度往故事的主題動機靠攏而缺乏生命力。

時間迴圈電影的問題向來是那個可以終止異象的開關過度明確,使得它常有說教疑慮。從選題觀察,《再說一次我願意》並沒有往年代特色或是生命經驗尋找更多材料,或許本來就並非希望成為大作,而是訴求目標明確,故事有效。然而,也是在這樣的前提上,不論是影音效果、表演特色、對白細緻,或是其他任何細節,這部電影都缺乏能夠再更進一步展現活力的表現力,去消解主題過於明確的弊端。

 

延伸閱讀: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