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如果做壞事不會被發現,你還會遵守規則嗎?從WEIRD心理看西方文化的特立獨行如何形成繁榮世界

收到罰單的聯合國外交官

紐約聯合國總部有代表149 個國家的外交官,這些外交官有豁免權,無須繳交違規停車罰單,此規定執行到2002 年為止。

他們可以在任何地方停車或併排停車,甚至可以擋住車道、停在建築出入口或擁擠的曼哈頓街道,都不用付罰款。這個豁免權影響甚巨:自1997 年11 月至2002 年底,聯合國外交代表團共累積超過15 萬張未繳罰單,罰金總額高達約1,800 萬美元。

這對紐約客不是件好事,但此情此景卻自然而然成為經濟學家愛德華.米格爾(Edward Miguel)和雷蒙.費斯曼(Raymond Fisman)的一場實驗。將近90% 的聯合國代表團都距離聯合國總部大樓1 英里之內,所以大多數外交官都面臨一樣的擁擠街道、雨天與下雪天,這讓愛德華和雷蒙得以比較各國外交官累積了多少罰單。

而這差異還真不小,自此豁免權結束的2002 年往前推算的五年間,英國、瑞典、加拿大、澳洲還有其他幾個國家的外交官,一張罰單都沒有拿到;同時,與其他國家相較,埃及、查德、保加利亞收到最多罰單,三國外交代表團的每一個成員都累積了超過100 張罰單。放眼全球,代表團母國的國際貪腐指數愈高,就會累積愈多張罰單。母國貪腐程度與代表團在曼哈頓的停車行為,兩者之間的關聯與代表團大小、外交官收入、違規類型(如併排停車)、違規時間點無關。

2002 年,違規停車的外交豁免權終止,紐約市警察局開始取締,只要累積超過三項違規停車就會吊扣外交官的車牌,從此外交官違規停車的比例大幅下降。然而,就算新制上路讓整體外交官違規比例降低,來自最貪腐國家的外交官仍然拿到最多張罰單。

根據真實世界數據(real-world data)所做的研究顯示,不同國家的代表團從母國帶來了一些心理取向或動機,這些取向或動機會經由停車行為放大,尤其在無外部制裁的情況下更是如此。然而,這並非一場受到嚴密控制的實驗室實驗。例如:無視法律的外交工作人員可能是受到乘客想法的影響,也可能是因為想惹怒他們認為仇外的警察;而貪腐程度較低的國家(如加拿大)看起來也許行事公正且喜愛陌生紐約客,但我們並不能完全肯定。


圖片來源:pexles

現在,來看看「非個人的誠實賽局」這個實驗。這個實驗邀請來自23個國家的大學生進入小房間,房間裡有一臺電腦、一顆骰子和一個杯子。受試者收到的指示是用杯子擲骰子兩次,並將第一次的擲骰結果輸入電腦,他們會依照擲骰子數字的多寡獲得現金。骰到1 點有5 美元,2 點有10 美元,3 點有15 美元,4點有20 美元,5 點有25 美元,而6 點則是0 元。基本上,骰的數字愈高,得到的錢就愈多,0 元的6 點除外。

這個實驗的目的是要判定受試者的非個人誠實傾向,實驗中也盡量減少受試者對於有人監看或受他人(包含實驗者)評價的擔憂。受試者是獨自一人待在小房間,如果擔心有隱藏攝影機,只要把骰子用手遮住即可。當然,這就表示沒有人知道受試者真正骰出的數字是什麼,就連實驗人員也不知道。雖然沒有辦法知道每一個人真正骰出的數字,不過我們還是可以藉由機率理論來知道如果受試者遵守規則,結果將會如何。

我們來看每個國家的受試者骰出「高報酬」數字(也就是3、4、5 點)的比例有多少。一個骰子有六面,如果受試者都據實以告,則骰出的結果應有半數屬於「高報酬」,因此50% 是我們的公正指標(impartial benchmark)。相較之下,自利的人應該只會報出5 點。如果某個國家的人都很自利,我們可以預測擲骰子的報告100% 都是高報酬,這是我們的自利指標(self-interested benchmark)。

可想而知,所有國家都落在這兩個指標之間。在瑞典、德國、英國這些WEIRD 國家中,報出高報酬點數的機率,大約比50%的公正指標還高了約10 到15 個百分點。然而,與各國相較,坦尚尼亞報出高報酬點數的機率從上述百分比升高到接近85%。結果與預期的一致,每一個群體都會違反公正指標,但有些群體違反的情況比別人多。

▲圖1.5 各國受試者報告骰出3、4、5 點之百分比與貪腐指標之關聯。圓點顏色愈深代表該國心理上的個人主義分數愈高,代表喬治亞共和國的斜線方塊則是缺乏個人主義的資料。

圖1.5 為這場簡易實驗中,報出高報酬點數的百分比與各國貪腐指標之間的強烈關聯。如同聯合國外交官的違規停車現象,母國愈貪腐的人就愈有可能違反公正原則。然而,與外交官不同的是,這次是受到控制的實驗,連實驗者都不清楚誰到底做了什麼,所以差異一定是來自於受試者帶了什麼進到小房間裡。

有個重點要知道,這是一場典型的WEIRD 實驗。這個實驗測量的是人的動機,即是否會遵守公正與任意分配法則,而非遵從自己的利益。謊報擲骰數字而多得的錢顯然不是從他人手中拿走的,而是隱約從非個人機構如研究團隊或其贊助者身上取得。沒有人會因為你該報6卻報5而直接受到傷害,整個過程也確實匿名。同時,因為浮報擲骰數字或純粹把「5」輸入電腦而多拿的錢,可以分給孩子、父母、朋友或窮困的堂表親。事實上,謊報數字可能被視為是個機會,利用某個非個人組織來幫助家庭或好朋友。在某些地區,選擇不違反這種愚蠢的規定來幫助親友,會被視為是不負責任。

為何有這麼多WEIRD 人士會違背家族利益並遵守這個任意的公正原則,還期待他人也要一同遵守?而這樣的心理層面是否會影響到統治制度的形成與運行?

專注在己、個人主義、不從眾、有耐心、容易信任他人、分析性思考、對意圖痴迷,以全球視角與歷史脈絡而言,WEIRD群體在心理上非比尋常,而以上這些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樣本。我們也會高估自己所有物的價值(即稟賦效應〔endowment effect〕)、高估自己的天賦、想讓自己看起來不錯(自我膨脹〔self-enhancement〕),而且很愛自己做決定。

如果你因為WEIRD 群體在心理上如此獨特而感到驚訝,那你不孤單。心理學與經濟學的研究學者還有大部分行為科學的研究者,在全球實驗之中揭示驚人的心理變異模式時,他們也感到十分驚訝。許多研究者直接假設他們可以用美國大學生或任何WEIRD 群體的樣本來做實驗,就能自信滿滿地主張有關全人類的大腦、荷爾蒙、動機、情緒與決策是如何。

雖然有愈來愈多證據出爐,但許多心理學家與經濟學家仍處於驚嚇之中,要不就還在否認,因為結果顯示,大多數課本、學術期刊與熱門的紀實書籍告訴我們的,其實都不是全人類的心理狀態,而只是WEIRD 群體的文化心理狀態。

【書籍資訊】西方文化的特立獨行如何形成繁榮世界

【延伸閱讀】
總是不知不覺和他人做一樣的選擇……為什麼人類總是懷抱「從眾心理」?

>>馬上加入 天下文化 官方LINE好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