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快訊】台灣人創辦的矽谷AR導航新創Phiar被Google併購!將強化駕駛體驗市場

【2022年09月20日更新】

台灣人余正平創辦的AR導航新創Phiar於今(2022)年9月被Google收購,《數位時代》創業小聚國際版Meet Global已經向Google確認此消息。「Google已經收購了Phiar。我們很高興歡迎Phiar的加入,一起繼續為駕駛和汽車製造廠商打造更好的駕車體驗。」Google方面如此表示。

Phiar是國際知名加速器Y Combinator 2018年暑期的團隊,運用電腦視覺、AI以及AR的技術,希望給駕駛更好的導航體驗,在2021年時,Phiar完成了1,200萬美元的A輪募資,也找到前Google Android車用平台的負責人Gene Karshenboym加入團隊。以下為A輪的募資新聞報導。

現代人開車幾乎都會使用導航系統,不過尤其在台灣,駕駛人常常面臨一個情況——當有多條道路可以轉彎時,很難將視線同時集中在道路與導航介面上,甚至難以抓準轉彎的時機,如果沒有注意到附近來車與行人的狀況,就很可能會發生事故。

「我在波士頓常常走錯路,這是我親身經歷過的痛。」總部位於加州的新創Phiar創辦人余正平(Chen-Ping Yu)道出自己創業念頭萌芽的契機,他利用自己過去深厚的學術知識,希望結合AI的深度學習和AR技術,為導航體驗開拓出一條嶄新的路。

Phiar在2021年9月27日宣布,已經募得1,200萬美元的A輪募資,更找到前Google Android車用平台的負責人Gene Karshenboym加入團隊;這一切的背後,其實是余正平迷路了幾回後,才辛苦打下的成果。

為了提高產品而深造,卻差點忘記創業初衷

從國中就到美國就讀的余正平,一直到大學入學時期都找不太到自己讀書的志向,「那時候看亞洲人大部分都讀電腦工程(Computer Science),我也就懵懵懂懂得跟著念了。」余正平笑著說,迷茫了兩年,直到進入了腦神經科學實驗室實習、協助老師寫電腦程式與整理資料,才開啟自己學習基礎的熱忱。

不過,更關鍵的轉折點其實是比爾蓋茲帶給余正平的影響。

shutterstock_247513390_bill_gates_microsoft_比爾蓋茲_僅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

「那時候微軟是最龐大的企業,所有的電腦一定都要裝微軟作業系統,我就在想:他做得到,我難道不行嗎?」胸懷大志的余正平與學弟James Briscoe經過一番討論,他們認為比爾蓋茲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做出了一個人人都需要的must have產品,「當時的電腦逐漸普及,作業系統就成為了必要的配件。」為了證明自己的能耐,兩人開始思考下一個大家都會需要的東西會是什麼。

「我們當時的答案是『機器人』,覺得它是下一個人人都會需要的電腦。」儘管兩人對機器人並不熟悉,但他們的想法也很簡單:為了讓機器人如人類一般靈活,「視覺」會是個重要的技術,儘管2006年時「電腦視覺(Computer Vision)」仍是個不成熟的技術,但余正平還是一頭栽入了該領域。

為了打造優秀的產品,余正平隨後又攻讀了兩個電腦工程的碩士學位、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的電腦視覺博士學位,甚至申請到了哈佛大學的博士後以增強自己的技術知識與能力,前前後後總共11年的光陰,全都奉獻給了學術領域,熱衷的程度,甚至讓余正平幾乎淡忘了深造的初衷。

「我當時的職涯規劃,已經變成想要當個教授、開始教書了。」他笑著坦言,自己早已與James Briscoe處於失聯的狀態,不過不知道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運,學術界的鎂光燈潑了他一頭冷水,「我發現自己做了再多的研究,對這個世界的直接貢獻很好像還是零。」再度陷入迷惘的他,意外發現James Briscoe也在波士頓辦公,余正平二話不說,馬上邀請學弟出來敘舊,這才回想起自己努力的初衷——成就一次了不起的創業。

Phiar的兩位共同創辦人余正平與James
Phiar的兩位共同創辦人余正平(右)與James Briscoe(左)

2017年的電腦視覺已經是個炙手可熱的技術,再加上兩人聊到了在波士頓開車迷路、走錯路的經驗,這何嘗不是一個好的題目和機會?「我告訴自己:反正我創業的風險很低,也沒什麼損失,那就出來做吧!」

擁有技術和願景,不是獲得投資人青睞的保證

從學術圈跳到創業圈,不會是個無痛的轉換過程,缺乏人脈、沒有經驗、資金稀少,余正平深深體會到萬事起頭難的創業困境;為了找到人才與資金,余正平不斷地參加各種展會活動,希冀透過這些場合建立投資者的人脈,「走過幾場之後我才認知到自己的傻,因為就算認識了投資人,他們也才不會馬上掏出錢給你。」

余正平回憶自己學到的經驗:當還沒有任何人投資你的時候,其他投資人也都不會有動作,畢竟我們只有兩個人、還沒有產品,他們也很難看出我們到底會不會成功;後來我才知道,對早期團隊,投資人最看重的就是團隊的背景是不是名校、大公司出身的連續創業家

雖然余正平頂著哈佛博士後的光環,對投資人來說還是不夠的,最後只能靠天使投資的積少成多,才募到了20萬美元,「這金額,根本不夠招募優秀的工程師,」余正平笑著說,為了有更多資金,他想到了另一個途徑:加速器。

「團隊當時覺得,Y Combinator好像蠻厲害的。」余正平坦言,自己對加速器的理解完全是門外漢的程度,不過仍憑著成功的Demo打動了面試官,順利加入YC 2018年暑期梯次加速器(YC S18),這也讓他們開始深思自己的技術與應用場景,究竟該怎麼結合和落地應用。

Phiar的車用AR導航
Phiar的車用AR導航

運用電腦視覺的技術進行導航,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如何辨別攝影鏡頭看到的東西,才能進入後續的AR導航應用,「我們發現我們在做的其實就是自動駕駛,只是我們不會開你的車而已,而且我們是要做在手機上面,這為我們帶來了極大的挑戰。」余正平回憶,三個月的時間,僅憑當時的小團隊,根本連初期的AI模型都做不出來,結果Demo Day的時候能只能秀出與面試時差不多的概念性介紹,「當時在台上真的是雙腿發軟、兩眼發黑,我甚至在想:我會不會成為第一個在YC Demo Day昏倒的創業家?」儘管種種情況都對Phiar不利,但余正平在台上還是展現了韌性,「我那時候特別強調自己的AI路況識別速度比Google的AI快了 20 倍,希望這可以吸引到投資人。」而這招,也確實奏效了,隨後Phiar順利從Venture Reality Fund、Norwest Venture Partners、Anorak Ventures、Mayfield Fund、Zeno Ventures、Cross Culture Ventures、GFR Fund、Y Combinator、和InnoLinks Ventures募得了250萬美元的種子輪募資。

搬到創業聖地矽谷,仍有許多挑戰

過了從0到1的階段,Phiar移師矽谷,原以為更容易招募到工程人才的他們卻頻吃閉門羹,「矽谷有Facebook、Google,新創哪有什麼優勢?除非創辦人的個人特色與魅力能夠吸引他們。」余正平自嘲,自己不是一個具有魅力的CEO,辛苦招募之下,才終於湊到了八位工程人才的加入,也逐步打造出自己的產品。

「不過我們馬上遇到一個問題,是手機在這麼吃資源的AI/AR導航過程中,容易有過熱的問題,而且手機螢幕過小也是硬傷。」面對這個困境,Phair最後決定轉型成為一個B2B的新創團隊,把這個AI/AR導航系統賣給車隊與車廠。

儘管車廠對於新系統的導入需要較長的驗證時間,但是Phiar仍靠優異的AI技術與產品打入了汽車產業。Phiar使用Qualcomm Snapdragon的現有車用晶片開發產品,並結合AR空間察覺應用與深度學習,打造出Spatial-AI Engine和Mobility AR Engine,讓手機在進行AI/AR導航的同時,還可以即時偵測交通路況,順利拿下如包括Nissan以及其他3間全球汽車大廠的POC,此外也已經與全球領導性的汽車零件供應商Panasonic Automotive、Bosch,全球導航平台TomTom與HERE的合作。

Google Android車用平台負責人加入,Phiar看好未來AR與AI的結合應用

Phair在2021年9月27日宣布,完成了1,200萬美元的A輪募資,由美國最大的汽車和房屋保險公司State Farm成立的State Farm Ventures領投,Cambridge Mobile Telematics、Telenav和之前的投資者Norwest Venture Partners、The Venture Reality Fund、GFR Fund一起完成了本輪募資,而這輪資金將加深Phiar與車廠的合作力度。

State Farm Ventures的合夥人Michael Remmes表示,Phiar的Spatial AI提供了卓越的即時道路感知,在市場上極具競爭力,更期待Gene和團隊合作與發展。

另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是,有著超過10年與汽車產業合作經驗、並帶領Google Android車用系統的Gene Karshenboym將加入Phiar,並擔任CEO一職,以自己的經驗幫助Phiar擴大建立與汽車大廠和零件供應商的夥伴關係,而創辦人余正平將轉為董事會主席以及CTO:「回到自己擅長的技術領域,實在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余正平笑著說,自己將繼續帶領AI技術與產品的研發。

Gene加入Phiar與創辦人Chen-Ping合作
Gene加入Phiar與創辦人Chen-Ping合作

我希望所有硬體都能有我們的軟體,我們就是下一個微軟,這個想法我沒有變,」余正平表示,隨著自動駕駛、元宇宙的興起,以後AR結合AI的應用層面會更廣,而Phiar的Spatial-AI正是一個結合兩種技術的開發引擎,這也是他們的真正佈局。

延伸閱讀

NVIDIA收購高精地圖新創DeepMap!看好自動駕駛導航市場,台灣Mesh Venture也投資
庫克道歉信救了它!導航新創Waze從乏人問津,到身價13億被 Google 收購
台達電撐腰,耐能正式收購睿緻科技!下一步要跨進自駕、電動車戰場
看好電動車,硬體創業才性感!結合台灣供應鏈,Mesh Ventures最新基金將加強投資台灣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