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再見高跟鞋,斷開空姐美麗的枷鎖

再見高跟鞋,斷開空姐美麗的枷鎖
再見高跟鞋,斷開空姐美麗的枷鎖

今年 10 月 22 日起,烏克蘭廉價航空 SkyUp Airlines 的女性空服員們將穿著全新制服上工,官方 Instagram 近期的發文,就以「再見高跟鞋」(GOODBYE, HEELS)的簡短道別昭告世界:我們家空姐改穿寬鬆套裝和白球鞋!

再見高跟鞋,哈囉白球鞋!

這項航空界的創舉不只引發話題,也讓許多台灣人第一次認識這家航空公司。烏克蘭 SkyUp 在 2018 年首次升空載客,翱翔至今,坐擁 14 台「波音 737」,明年預估再納新機,此外,該公司主要飛行據點集中於中歐、南歐與中東的城市。

其實,短袖、長褲、平底鞋的空姐制服,復興航空旗下的威航在多年前就已經示範過,可惜此特色無法在台灣持續閃耀。而烏克蘭廉航令人耳目一新的決議,有人說僅是行銷手法,也有人肯定它是公司誠心替第一線員工著想的心意。

剛好我曾當過外商航空的空服員,便想藉由此議題,向讀者分享我身為第一線人員,對「空姐制服之工作性能」的真實感受。

及膝鉛筆裙,如果可以變成長褲⋯⋯

之前上班時,每天都穿沒有彈性的及膝窄裙,搭配皮帶與黑絲襪,當坐在逃生機艙門邊的空服員座椅上,裙子下緣絕對會往上縮,升高到露出快一半大腿的程度,而此時還得和逃生位的乘客們相望。我喜歡及膝裙,但只要一坐下,這款衣著就讓我不舒服,如果有褲子可選,在我被分配到該位子的航程時,我可能會想穿長褲。

絲襪則不只緊到讓人「懷疑人生」,還一天到晚都在破洞,最熱門的破洞處便是膝蓋周圍,主要是因為機艙裡很多邊角都相當銳利,有時甚至會被自己左手腕上的錶給鉤到,輕輕一碰,絲襪都有可能當場報銷。

也因此,我的上班包包裡永遠都有一份備用黑絲襪。不過有一次,我的絲襪破了小洞,但我實在認為不必因此換掉整雙絲襪,於是拎著化妝包進機艙廁所,用眉粉跟深棕眼影猛塗那小塊皮膚,然後若無其事地繼續上班。

要是能穿長褲,等於和艙內所有微型尖角隔了層布料,總不會破了吧?

高跟鞋像虐腳器,拜託給我雙平底鞋!

同事之間流傳,只有我們這家航空公司不准同仁穿平底鞋上班,其他公司都允許「進機艙後換平底鞋服務客人」,我就這樣踩著 3 公分高、好評如潮的台廠高跟鞋,虐待自己的雙腳長達 7 個月。

一趟飛行中,行經機艙走道的次數數不清;推餐車送餐時,每個放置低矮的餐盤,都迫使我們必須蹲下拿取,再站直供餐;飛機滑行時,機體的強烈起伏,與亂流導致的上下浮動,都讓穿高跟鞋的空姐更容易跌倒;逃生指示中明指,高跟鞋的鞋跟會毀損充氣滑梯──我就不懂了,是要空姐光腳跳落滑梯後,繼續進行專業救援疏散?況且,受訓飛安時,我們穿的永遠是布鞋。

動輒好幾小時的勞動結束後,脱去高跟鞋,一陣鮮少體驗過的痛楚與刺麻,總堆積在雙腳掌與腳趾關節處,久久不散,我嘗試再買一雙號稱腳趾外翻也能穿的粗跟方頭鞋,結果繼續痛,紅腫處還增加。

結果這兩雙鞋共花了我快 5 千台幣。

偶然間跟一群「洄游」回日本的前外商空姐共事,偷偷觀察之下,竟發現很多人都無比自然地換穿平底鞋,只顧自己舒服好做事,無視公司規定。有些台籍學姐也如是,被她們的瀟灑震撼到的我,下趟飛行馬上有樣學樣,帶全黑的平底鞋上飛機換,整班機裡,常常只有我換平底鞋,而我再也沒看過自己紅腫的腳。

制服緊身,不許變胖?

上衣或許有長肉空間,但窄裙可就等於勒令空姐們不許變胖了。我還是空姐菜鳥時,因為太驚訝於「休息時間可以在機艙廚房裡大吃多餘的員工餐、餅乾、飲料,與發不完的哈根達斯」,所以只要飛中長程航線,我吞下去的香草冰淇淋都是 3 盒起跳。

不僅如此,只要飛到馬來西亞我就會喝珍奶,去美國固定要買披薩,在東京的晚餐則絕對要炸豬排,漸漸地,皮帶跟裙頭越來越緊,裙下的肚腩很像懷孕,我痛定思痛,像灰姑娘的姐姐硬要把腳塞進玻璃鞋那樣,開始克制飲食,下班還去游泳,以求肉身能符合零彈性的制服裙。

頂著小腹上班的日子,心情極差,壓力好大,覺得自己的樣子好醜,便衣時還能用布料遮,一上工,就別無選擇。有些服務十幾年的座艙長,也不如當年量制服時纖細,她們的裙子感覺快被下半身擠爆了,公司卻原則上不讓我們把尺寸換大,大家也就這樣撐著。

兩截式的制服,與五分袖上衣

伴我許久的空姐制服,雖然帶給我些許痛苦,但仍有它值得讚賞的設計,第一個我認為的優點是「兩截式套裝」,第二則是「五分袖上衣」。

機艙裡的「上方行李置物櫃」通常很高,有些機型的置物櫃,甚至需要我踩上走道座位側邊的腳踏板,才能將櫃門好好關閉;機艙廚房窄小,需要往天花板創造儲物空間,我抽一串塑膠杯、拿個空籃,也需要仰頭踮腳尖開啟儲藏櫃。

這種時候,兩截式制服的威力就展現得淋漓盡致:我工作時雙手向上伸展無數次,裙子能永遠及膝,在我盡全力把超重的行李置物櫃門往上推舉時,不用擔心裙長會縮短到任何讓我不舒服的位置;五分袖的設計,讓我每次抬手、揮臂,都不需考慮此刻腋毛存在與否,更不怕腋下的內衣側邊布料被別人看到,因為制服衣袖緣幾乎要與手肘齊長。

空姐能不能有選擇?

以上分享,僅僅是我個人意見。每人穿衣喜好不同,工作風格不一,我也理解「空服員的樣貌」是航空公司意志的延伸,若公司能朝「舒適人性」的方向發想,提供傳統刻板之外的另一種制服風格(我服務過的日商航空,只有地勤可以在裙子、長褲之間選穿),讓第一線人員選擇自己感到舒服的制服上班,提供彈性之餘,員工的工作表現說不定會更好。

但話說回來,公司決策常常是為了迎合乘客期待,如果乘客緊抓「空姐一定要穿窄裙、高跟鞋」的印象不放,新型態制服的誕生,可能還得等上好一陣子。

執行編輯:林翊婷
核稿編輯:孫雅為

【延伸閱讀】

●高壓的培訓、長達半年的試用期,與牢不可破的「輩份」──我在新加坡航空的日子
●「先生,坐下!」──從台灣航空到中東航空,我學到「以客為尊」從不等於卑躬屈膝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