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首爾地鐵新堂殺人案】女站務員「斷魂廁所」多次報警仍無用, 一條人命扯出南韓《跟騷法》的無力

人來人往的地鐵站,竟然發生了恐怖殺人案件。首爾地鐵新堂站一名 28 歲的女站務員在本月 14 日值勤期間,進入了地鐵站的女廁,沒想到一名全姓男子(全名音譯:全周煥)見狀,竟尾隨跟了上去,隨後直接用凶器將其殺害,手段相當殘忍;女站務員當場失去心跳,緊急送醫後仍不治身亡,而嫌犯則是在其他站務員跟民眾協力之下遭到制伏。

전주환 포함 7명, 직위해제 후 내부망 접속 가능…33차례 접속한 직원도 https://t.co/YTIO85EsxU

— JTBC 뉴스 (@JTBC_news) September 27, 2022

這起事件發生後引起韓國社會極大的關注,因為 31 歲的全周煥早在 2021 年 10 月就因為非法拍攝、威脅被害者遭到起訴,不過當時法院駁回了對全男的逮捕令;今年 1 月底,被害者再度指控全男的跟蹤行為,並以《跟騷法》向其提出告訴,不過就在法庭要對案件宣判的前一天,憾事就發生了。對此,受害者家人悲憤的表示:

「在大韓民國的首都、首爾市內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合理的嗎?真的很難相信穿著制服的職員在執勤期間竟然會遇害。對於女性的保護還需要更多的努力。」

「首爾地鐵新堂站殺人案」事發經過

全周煥於 9 月 14 日當天先是在龜山站的售票機上買了一次用搭乘券,隨後搭乘地鐵移動到新堂站,並在該站等待了將近 1 小時 10 分鐘的時間,直到晚間約 9 點多時,看見受害女站務員獨自一人進行巡查並進入了女廁,他隨後跟上並且利用凶器刺向對方,女站務員在被攻擊之後按下了緊急鈴,其他站務員趕到現場後與其他民眾一起將全男制伏並且轉交給警方。

南韓警方在對這起事件進行調查後,認定全男應該是「挾怨犯罪」並且預謀殺人。全男從去年被提起告訴後,於今年 8 月 18 日時被法庭求處 9 年徒刑,在他的想法中認為會有這樣的結果一切都是因為被害者,儘管當時的他已經被首爾交通公社免職,但是因為受審所以還保有施工工人的身份,所以他透過的內部網路查到受害者住址以及值勤地點,並開始計劃犯案。

全男在案發當天於家中準備好武器並且還戴上浴帽、手套才行兇,不過他在被捕之後拒絕供出犯罪動機,面對記者詢問「不覺得對受害者感到抱歉嗎?」他也是保持沈默;事發 7 天之後,全男在被轉送到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前、步出警察局時首次打破沈默,對記者說「我真的很抱歉」、「我做了一件非常瘋狂的事」,儘管他在鏡頭前道了歉,但逝去的人命已無法挽回。

嫌犯與被害人的關係

全周煥在 2018 年時,與 28 歲的被害女子一起進入首爾交通公社工作,2019 年 11 月開始,全周煥利用 Kakao Talk 傳訊息、打電話騷擾被害人高達 350 次,儘管對方表示對他沒有意思也不想成為情侶,但全男依舊執著的想要聯絡女子;不僅如此,他疑似還在與被害女子同地上班期間,於廁所裡安裝鏡頭,非法對女子進行偷拍,更以這些影片威脅、恐嚇女子,讓受害者不堪其擾。

2021 年 10 月 7 日,受害女子以非法拍攝等罪名對全男提出告訴,當時全男曾經遭到逮捕,但首爾西區法院卻以「沒有湮滅證據跟逃跑的嫌疑」駁回了逮捕令,隔天就把人放了,女子僅能以保護令來限制對方的騷擾,但保護令的期限一過,全男又開始聯繫女子,繼續進行騷擾;2022 年 6 月,全男再度因非法拍攝女子遭到起訴,在和解未果之下他被求處 9 年有期徒刑,一審宣判原本預定在 9 月 15 日進行。

民眾至案發地鐵站致意

신당역에 다녀왔습니다
가슴에 큰 돌덩이가 내려앉은 기분이네요 pic.twitter.com/DXQVYm9asq

— 으악이새끼🌨 (@chillwithchilla) September 24, 2022

南韓《跟騷法》和社會反應

南韓《跟蹤騷擾處罰法》即將在 10 月邁入實施一週年,這個法案在 1999 年被提出,一直到南韓社會上出現因騷擾而發生縱火、毆打、謀殺等暴力犯罪,並且逐漸變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時,該法案才在 22 年後頒布實行。

儘管《跟騷法》上路了,但就算嫌犯違反了限制令,也只需要支付 100 萬韓元以下的罰款,逮捕率極低;而這個法令中規定最高處三年有期徒刑或最高 3000 萬韓元的罰款,如果持有武器,最高可判處 5 年有期徒刑或最高 5000 萬韓元的罰款。

이제야 신당역 화장실 와보는디 “이용가능”이라는 점이 매우 어… pic.twitter.com/edXYGEehCQ

— 오늘의풍경 (@sceneryoftoday) September 28, 2022

新堂站殺人事件在韓國社會引起十分高的關注,原本以為《跟騷法》能夠更保護女性的安全,卻不想在法律上路之後,依舊有許多女性受害,根據南韓國家警察廳的統計,2022 年至今已經接獲 13,097 件跟騷法的通報,其中有 9,647 人為女性;此外更令人咋舌的是,在近 5 個月內裡,至少有 4 起跟騷案件在報案之後,通報者依舊遭到殺害的悲劇發生,而受害者皆為女性。

除了《跟騷法》被認為無用、處罰力道不夠之外,韓國社會之所以會對新堂站殺人事件感到強烈激憤的原因,還有南韓長期以來的性別暴力問題,釜山國立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金英在接受採訪時說,新堂站事件表明了司法機關和社會,普遍對男性基於性別的暴力行為過於寬容。

韓國社會中的厭女情結

而存在在南韓社會中的「厭女情結」也在該事件被拿出來討論,不少南韓專業人士、教授認為新堂站殺人事件為「厭惡女性犯罪」,但被視為應該保障婦女安全跟性別平等的女性家族部部長金賢淑卻在事件發生後,公開稱:「不認為可以從性別的觀點去看這起事件,也不同意這起事件屬於厭女殺人。」這段談話激起南韓社會的憤怒,更認為該部長失言。

新堂站殺人事件不僅燒出南韓《跟騷法》的不健全,更凸顯女性在遇到類似的跟蹤騷擾事件時所處的弱勢地位。韓國國會跟法務部在事件發生後,承受了巨大的社會壓力,也因此加速《跟騷法》完善的腳步,只希望在許多生命被無辜犧牲以後,能為其他女性帶來更多的保障,讓社會更加的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