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覺醒與恐懼之間:「留德華」首辦人權集會

(德國之聲中文網)11月12日柏林下午14點,在亞歷山大廣場世界鐘- 一個頗具歷史和政治意義的地標下面,一群穿戴極其醒目的、大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年輕華人手持標語和條幅齊聲高喊"My Duty, My Freedom(我的責任,我的自由)、言論自由、中國要民主和CCP, Out Now, Xi Jinping, Out Now (中國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 等抗議口號。

同樣在此炮塔型的大鐘之下,33年前,1989年10月,柏林牆倒塌的前一個月,一群德國年輕人曾匯集此處高喊"Wir sind das Volk"(我們是人民),反抗東德政府的極權統治。

身著白色新冠防護服,頭戴面具、墨鏡,肩披紅字抗議口號的華人青年們全副武裝。他們獨特到有些荒誕的模樣加上手中極具諷刺意味的習近平海報和各種鮮明的反共標語也引得許多路人們駐足觀看。

身著白色新冠防護服的華人青年

多名參與者在集會上進行了德中英三語的發言,主要抗議內容包括譴責習近平近年來日益凸顯的獨裁傾向以及其政黨在新冠爆發之後愈發無視法制、人權與科學的執政措施。

在廣場上發放的集會傳單裡,抗議者寫道他們反對中國政府不等於反對中國,對政府的討伐恰恰源自於他們對中國土地、中華文化和人民的熱愛。

一名香港女性和圍觀人群中的一位母親是西藏人的德國女孩激動得表達了她們對中國抗議者們的支持。

集會的倡導者之一Joe在活動中完全沒有遮擋臉部。他對德國之聲記者說這場活動最大的意義並不只在於發聲。"這是一件能大家更相信正義的事情;一個人相信,只是一個人,但大家來這,能找到支持,就能更相信正義了",在Joe看來不接受謊言與壓迫的體系就是一件正義的事情,他說:"我的duty(責任)就是去提倡大家去過一個相信正義的生活。"

抗議者不但穿著打扮得極為嚴密,在整個集會的准備和進行過程中也十分謹慎

"四通橋"精神

集會的演講者們在發言中提到,今年10月的四通橋事件是他們走上街頭反對中共政府的推動力。在英國與北美各地的華人反習抗議活動相繼爆發之後,他們也想將這樣反抗的火焰如接力一般繼續傳遞下去。

四通橋抗議者彭立發的標語被柏林的中國集會者們舉在手中,"不要核酸要吃飯,不做奴才做公民"等六個標志性口號被反復吟誦。

一位抗議者對記者說看到那麼多人站出來就覺得還有希望。在新冠疫情初期她仍在國內,上海的朋友家跟當時網絡上所傳的一模一樣,居民樓被鐵柵欄焊死長達兩個月以上,封控期間也根本沒有任何政府的支持和保障,家裡的大人小孩都吃不飽飯。有了這次教訓後她總結道:"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清醒過來,不要再沉浸在政府給人民編造的幻想中。"

覺醒和恐懼之間的抉擇

依照自己的經驗,Joe說中國夢只有特權階層才相信。"對於平民百姓來說,中國夢就是個笑話!" 他苦笑:"這個夢不是個人的,這是一個宏大的夢,跟個人根本沒關系。" Joe坦誠因為家裡有體制內的人,所以他才看得特別清楚。

然而大多數中國民眾似乎仍在覺醒和恐懼之間如履薄冰,這一點甚至在此次柏林的集會情況中就能看出。

另一名組織者F告訴記者,抗議活動發出之後僅一周內,就有超過200名來自歐洲四面八方素不相識的青年華人們自發參與了這場公開抗議。所有的准備工作,包括宣傳、口號、演講、歌曲、海報和標語牌等都是人們熱心地共同商議和投入的結果。

然而與線上對參與人數相比,周六線下到場的抗議者卻只有五十人左右。

絕大多數中國人認為如果反共身份被暴露必定會引起當局報復,所以必須加倍小心。他們不但穿著打扮得極為嚴密,在整個集會的准備和進行過程中也十分謹慎。他們不斷地在組織群裡互相提醒防止手機被監聽,並統一了在集會後迅速與熟人結伴繞路離開,以免被國安人員跟蹤。

與四通橋一個人的抗議相比,柏林五十幾人的集會規模對於沉默的中國人來說已經非同一般。和平的民權抗議成為中國人心中的壯舉,他們奪眶而出的眼淚說不清是心酸還是感動。

© 2022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