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本命年裡的愛與從容,傻子與白痴樂團「愛」的結晶

傻子與白痴樂團成立於 2015 年,現由主唱蔡維澤、鼓手兼團長徐維均、吉他手鄭光良,以及貝斯手李沂邦(邦邦)組成。傻子與白痴 2017 年在 YouTube 上傳樂團第一首歌「你終究不愛這世界」,隨後參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演出與比賽,並在發表了粉絲們習慣戲稱為「絕世名曲」的「5 : 1 0 a.m.」,以及主唱蔡維澤在音樂節目【明日之子 2】奪冠後,於 2019 年首張專輯『夜長夢少』就獲得極佳好評。而經過兩年的沉澱與成長,傻子與白痴帶來了屬於他們本命年裡的愛與思考後的結晶,並整理記錄成樂團第二張新專輯『Year of Fate』,講述人類之於愛的一切所思所想。

傻子與白痴專輯『Year of Fate』中文名為「本命」,創作於成員們 24 歲的本命年裡。而在這本命年裡,正好就是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本該準備大鳴大放的年紀,卻因為世界的外在因素而必須有所調整,不過傻子與白痴卻依舊能將這些必須的調整轉化為創作的養份,主唱蔡維澤說:「那段期間雖然比較消沉,不過卻也因此有更多時間去沉澱疫情前生活的巨變,沉澱我們從地下樂團的狀態突然進入到娛樂圈所發生的一切變化,去思考、沉澱,與記錄以往發生的事情。」這一切變化與沉澱背後其實都可歸因於「愛」,而『Year of Fate』這張專輯記錄了傻子與白痴在本命年的所思所想,專輯想傳達的無非就是這各式各樣的愛,向團員、向朋友、向世界所傳遞出去與接收到的愛。

從第一張專輯到第二張專輯『Year of Fate』的這兩年裡,傻子與白痴不管在生活或音樂上都多了些從容。這樣的從容可以體現在巡演裡的坦然與游刃有餘,相較於第一次巡演,剛結束第二次巡演的傻子與白痴此次少了許多在細節上的摸索與不確定,多了許多自在與享受音樂的過程。就像主唱蔡維澤說明如何在舞台上從容面對任何突發狀況,「不管臨時有什麼突發情況,還是要將氣勢還維持在那裡,因為那個當下現場氣氛是很重要的,所以還是會保持帥帥的樣子」,鼓手徐維均則接著開玩笑說:「我覺得如果要更從容一點的話,就是大家要可以邊彈自己的樂器邊講笑話,這也是我們下一趟巡演的目標。」而維均也繼續說道:「我覺得兩次巡演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們更能享受巡演生活中美好的部分,比如說要去某個城市演出,會留些時間去體驗一下當地的特色,吃一些好吃的東西。」

而這兩年的從容與成長,除了巡演生活的游刃有餘之外,更重要的是在音樂作品呈現上,傻子與白痴也同樣展現了相同力度的蛻變。當被問到這次在專輯音樂製作上,印象最深刻及學習到最多的部分是什麼時,負責此次『Year of Fate』專輯大部分編曲的吉他手鄭光良回憶道:「記得當初在編「Hurry up, Eric You Fool!」的時候,因為這首歌比較奇怪,它本身的旋律性對整個編曲沒有一個很強烈的提示,所以光聽旋律跟詞的話,要定一個很明確的方向其實並不容易,就需要發揮較多創意跟想像力。」而此次『Year of Fate』專輯製作人陸希文,也提供傻子與白痴許多在製作上的建議與協助,吉他手鄭光良繼續說道:「在製作人身上我學到最大的就是要學會擁抱不確定性。這次錄音的技巧是採用同步錄音的方式,過程中會保留一些事後沒有辦法很準確修正的瑕疵,而我們在做這樣的錄音時,發現有些部分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去詮釋,那這東西就特別有趣。」

傻子與白痴〈Hurry up, Eric You Foo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2AIRFFkoU&ab_channel=FoolAndIdiot-Topic

在經歷了專輯創作與巡演生活的洗禮,當被問到覺得「愛是什麼?」時,傻子與白痴成員們對於『Year of Fate』專輯的主軸「愛」則都有各自的體悟。鼓手兼團長徐維均覺得「愛就是跟兄弟們一起玩樂團」;貝斯手李沂邦認為「愛就是願意為了這個人犧牲奉獻」;吉他手鄭光良則說到自己還在摸索,所以對光良來說「愛就是探索自己未知的東西」,而主唱蔡維澤面對「愛是什麼」這題,則提及『Year of Fate』專輯的 Intro 歌曲「愛的萬物論」:「不只是歌詞,〈愛的萬物論〉這整首歌就是我對於愛的理解。」而「愛的萬物論」這首歌也正是貫穿整張『Year of Fate』專輯的概念。傻子與白痴專場巡迴現場中,在表演〈愛的萬物論〉歌曲前,會有一段串起整場演出的口白,串場口白部分摘錄如下:

「人類並不擅長思考艱澀關於本質的問題,於是他們把問題換成了愛是什麼?將關於本質的問題創造一個語境,彷彿就能創造無數細節供人解讀,人類總是試圖用具象的方式去解讀無數關於抽象的想像,用各自的方法分析的頭頭是道,卻發現在凌晨三點半與下午兩點、吃飽與空腹、沙發下與星空下、有異性或沒異性時,得到的答案皆不相同。人類開始發現,若沒法問的純粹,便沒法讓答案純粹,於是人類回歸最原始的方式,開始直接使用感官去說明愛是什麼。」

對於串場口白的發想,鼓手徐維均分享道:「「愛的萬物論」這首歌其實就是貫穿整張專輯的Intro,所以當初覺得如果可以在演出這首歌之前,好好的說明這首歌在講什麼,對於現場的觀眾來說會更容易明白歌曲的內容與專輯想傳達的概念。」

傻子與白痴〈愛的萬物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TaH5_eby4&ab_channel=FoolAndIdiot-Topic

而在『Year of Fate』專輯曲序的編排上,傻子與白痴希望帶給聽眾一種「Circle」的聽感呈現。聽感呈現說起來抽象,不過主唱蔡維澤解釋道:「我們會希望聽眾從第一首歌聽到最後一首歌的聽感,是有一種畫一個圈的感覺,從原本的一個起點,然後越走越寬、越走越寬,但是後來又慢慢收攏的那種感覺」,吉他手鄭光良也開玩笑的補充說:「其實我覺得專輯每首歌都各有不同,所以如果說要我推薦一首專輯必聽的歌曲,那我是推薦大家全部都聽啦!」

最後聊到團員們最近有什麼常聽的音樂或常看的書時,主唱蔡維澤提到 U2 的音樂與康德的書;吉他手鄭光良說最近常聽宇宙人的新專輯;貝斯手李沂邦和我們分享了一個冰島樂團 Sigur Rós;鼓手徐維均則提及了散文作家言叔夏與黃麗群。這些來自於生活上所聽到看到的人事物,無形中也成了傻子與白痴豐富的創作養份,與他們能夠帶給觀眾們的一切。而於「4/1 傻白日」舉行線上演唱會的傻白們,也期待在這專屬於傻子與白痴及粉絲們的日子裡,一起分享更多能夠自愚而後娛人的坦率,也期待傻子與白痴日後能帶來更多的新作品及專場,讓更多聽眾能在傻白的音樂裡獲得滿滿的愛與自在的從容。

原文連結: https://www.mtv.com.tw/news/newsdetail/9109

延伸影音1: 【MTV獨家專訪】傻子與白痴自曝私下興趣是OO?找王淨當演唱會嘉賓全因《華燈初上》!

延伸影音2: 【我愛偶像專訪】傻子與白痴測謊儀大考驗!他願為1000萬退團全員走心?!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