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為什麼在「自由開放」的巴西墮胎有罪?

為什麼在「自由開放」的巴西墮胎有罪?
為什麼在「自由開放」的巴西墮胎有罪?

在右派反墮胎支持者眼裡,左派人士支持勞工、同志、人權等等皆是一種偽善,他們在說要捍衛其他人的權益的同時,支持墮胎就是殺了無數個嬰孩。左圖牌子上舉著「黑人的命也是命」、右圖則是「保護孩童,對槍枝說不」。 Photo Credit:截自 巴西插畫家 Sr. Macaco IG 帳號

上週六(6 月 25 日)至今,每每打開社群軟體,都看到一則又一則關於美國最高法院推翻憲法墮胎權的討論與哀號。

不知道各位讀者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是覺得離自身很遠,感到無所謂?或是心裡已經產生了同理連結,覺得自己的身體也正在受到干涉?

無論是哪一種,我以下要講的巴西社會現況:墮胎至今從未合法化,希望能提供給大家一種「不能墮胎時」的完整想像與理解。

又開放又保守的巴西

許多人都以為巴西很開放,因為在海灘上看到極小件比基尼、在嘉年華遊行上看到幾乎露點的艷麗服裝、在流行歌手身上看到極為直接裸露的肢體舞動、在聖保羅保利斯塔大道(Avenida Paulista)上看到全球最盛大的同志大遊行⋯⋯以上種種,是自由開放的象徵,可是同時,巴西社會上仍存有保守勢力,且其聲勢及權勢都不容小覷。

每回向他人講解起這個「又開放又保守」的矛盾局面,我習慣用雙手比出一個距離,一開始是與肩同寬:「如果台灣最先進的一票人在這裡(左手處),最保守的人大概在這一邊(右手處),這之間的人口數大概就這樣的距離。」

再來,我會把雙手拉開,多一倍長。「但巴西人口是台灣的近 10 倍,他們最先進的人在這裡,非常非常前衛,他們的女性主義是那種袒胸抗議的、同志情侶是到處可見的;但同時,保守派排到這麼這麼後面,有那種覺得女生不該受教育的、看到同志就去揍人家的⋯⋯

巴西的人口這麼多、族群也很多樣,什麼人都有,也是因為這樣,左右邊最外圍位置的人,需要設法去拉動中間的人,因此他們往往會使出一些更激烈的手段來表達訴求。所以整體看下來,比台灣更自由開放的,當然有;比台灣更保守的,當然也有!」

墮胎權在拉丁美洲國家的現況

會把拉丁美洲數個國家一同概括進這個小節,是因為這些國家們共享了一個不可忽視的共通社會背景:以天主教信仰為大宗,絕大多數仍禁止墮胎,且有數以百計的女性因為私自墮胎而正服刑中。

截至目前為止,僅有烏拉圭、古巴、阿根廷、蓋亞那、哥倫比亞這 5 個拉丁美洲國家可以合法進行人工流產,墨西哥則是部分幾州已合法化。

除了古巴在 1960 年代立法保障婦女墮胎權,是拉丁美洲第一個這樣做的國家;其餘這些將墮胎除罪化的國家,都是到了近 10 年才透過女權團體的抗爭,漸漸改變大眾觀點及推動政府修法。

在墮胎尚未合法化的其他國家,也不代表合法墮胎的案例完全不存在,而是有嚴苛的法律規定,唯有在特定條件下,可以合法執行人工流產手術。

在巴西,以下 3 種情況能執行合法墮胎,由巴西的公共醫療系統(SUS)提供免費手術:

  • 懷孕狀態危害母體健康及生命
  • 遭性侵而懷孕
  • 胎兒被判定有無腦畸形的缺陷

這 3 項之中的第二項,大概是巴西社會最受爭議的一項了。在新聞上時不時能讀到巴西法院針對性侵受害者是否能進行墮胎的判決,但為什麼會需要經過法院判決呢?原因很簡單也很殘酷,因為首先,必須先證明自己是被強暴了⋯⋯。

「兒童不是母親,強暴犯不是父親」

在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出爐的前幾天,巴西國內也有一件關於墮胎的社會新聞正在延燒。

一名 11 歲的女童遭到性侵懷孕,要進行人工流產手術時遭受阻撓,到法院進行控訴時,法官在聽證會上的回應是:「再堅持一點。」要求女孩可以將孩子生下後,讓其接受領養。

另外,法官言談間更提到強暴犯是胎兒的父親、可以幫這個胎兒取名等等,這些忽視受害女童心境的言論被新聞播出後,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憤怒,輿論紛紛。

女童最先去看診尋求進行手術時,懷孕週數已達 22 週。巴西衛生部雖然建議女性墮胎週數不可超過 20 至 22 週,但並未有強制法律規定。經過法院上訴裁定的一番過程後,這名女童最終在懷孕 29 週時才成功進行了流產手術。

對此,屬於保守右派的巴西現任總統波索納洛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提到讓女童接受流產手術是一種「虐待(女童)」,並聲稱如果他能做決定,將全面禁止墮胎。

在巴西,儘管特定狀況下能合法進行流產手術,但仍在道德價值上被視為「不對」!一名女性要進行人工流產手術時,需要承擔極大的社會壓力。

2020 年 8 月,有另一則登上新聞的女童墮胎案例,也轟動了當時的巴西社會,造成左右派人馬的意見大亂鬥。

一名 10 歲的女童遭性侵懷孕,而性侵犯居然是自己的叔叔!女童自 6 歲起就持續受到這名叔叔的性侵,因為腹痛送醫,才發現已懷孕,並終於舉發了這樁近親性侵虐待的案件。

然而後續得到法院給予的合法進行手術許可時,竟然遭極右派人士公布其真實姓名與手術地點,引來了大批的反墮胎人士集結於醫院前面抗議,高喊:「墮胎殺人!殺人犯!」甚至企圖闖進醫院阻止手術,場面十分混亂。

當時,網路上不斷有許多難堪的評論,我隨手翻譯一些例子:

「長達 4 年?都沒跟爸媽講?我看這不是性侵,是她自己也願意甚至喜歡性交吧?」

「我看過很多貧民窟 10 多歲的女孩子就生好幾胎了,現在小孩很早熟,10 歲的她可能早就有自主意識,想要性交了。」

「我覺得大家也不要這麼苛責那位叔叔,人生苦短,他只是追求自己的快樂啊!像是我個人也有戀腳癖⋯」

「法院判決應該改為讓女孩成年後嫁給叔叔,由他撫養女孩跟寶寶。」

「為了一個 10 歲女孩,謀殺掉一個小生命,值得嗎?」

以上兩則女童遭性侵的報導絕非少數特例,而是巴西存在已久的駭人社會問題。根據巴西環球新聞報導,全國每年的強暴案件數,高達 77% 的受害者是未滿 18 歲的未成年,未滿 11 歲的受害者則占了 36%,據悉,其中大多數都遭受長達一年以上的虐待。2022 年統計至 6 月,已有 7,832 例通報的性侵案件,當然,實際發生的數量可能遠遠高於報案數。

保守派忽略的是,女性因為懷孕而不得不把孩子生下來,長期下來造成許多社會問題,比如棄養。法官提議的「生下來再讓人認養」說來簡單,實際上卻牽涉許多複雜因素。我們都不是受害者,無法體會這些女童的心境——在看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承擔著受害與生產的心理創傷之外,還得費心替出世的孩子找到好人家,絕對不是這麼「順理成章」的事。

(關於巴西的「強暴文化」,可見作者約克先前的文章:〈輪暴案受害者:「痛的不是子宮:是靈魂。」──除了強暴本身,「強暴文化」更該被終結〉)

當墮胎不再只是辯論題目

我個人對墮胎這個議題的看法,隨著歲數與所遇事物的不同,曾經贊成也曾經反對過。

最早起源於國中就讀私立的天主教學校時,在健康課上會學習到相關知識,當時被成功說服了胎兒很可憐,不該奪去他人生命的這一想法。我仍然清楚記得自己跟自己承諾,如果有一日不幸碰上需要做墮胎抉擇時,我會選擇「不」。但當時我也記得很清楚自己的心態是,我只在乎自己的這個「不」,從未認為要去說服他人或是阻擋他人的選擇。

升上大學,大一修習社會學時的期末考試,教授安排了一場辯論大會,選定了好幾道充滿爭議的題目,其中也包含了墮胎是否該合法化。我其實也忘記了自己是不是剛好被分配到這個題目,但總之在我的腦袋認知裡,這是一個我們在台灣上課拿來辯論的題目,因為墮胎在台灣是可以的、是合法的,儘管具有爭議性,但它是上課討論內容的一部份而已。

直到我人到了巴西,走過好幾個城市,見過不同社會階層、不同生活環境的巴西人們,親眼看到他們的人生與親耳聽到他們的生命故事。

我聽過:「這個小寶寶的媽媽 13 歲時死了,來接他的是他 43 歲的阿嬤。」

「什麼?你說是 13 還是 30?」我吃驚地反覆確認,最終吞下了 13 歲並已去世的少女媽媽的故事。

我聽過太多:「孩子的爸一知道我懷孕時就消失無蹤了,我一個人撫養著好幾個孩子。」

我也聽過:「她懷孕我們就結婚了,儘管我根本還跟她不熟,但孩子總要生下來。」

當然不是說,以上這些孩子都不該出世,而是我覺得這些事件發生時,當事人們都少了一個選項,少了一個想想自己是否準備好的選項。這之中更有許多本就遭遇困境的人,在被迫成為父母後,處境更加地艱難,且這次他們得帶著孩子一起。

當然這同時也牽扯到了巴西的整體教育水平的問題,尤其在性教育的部分——如何有效避孕、正確使用保險套等等觀念,至今仍有些人對此懵懵懂懂,安全性行為與避孕等觀念仍有待加強。

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讓墮胎除罪化

在巴西,高達 61% 的人口信仰天主教。就我個人在巴西當地的觀察,這並不代表 61% 的人口,也就是約 1.2 億人次,每週都會到教堂參加彌撒、每天都會向上帝禱告、每個重要節日都會遵循傳統習俗。

我會形容很多信仰天主教的巴西人,就如同在台灣信仰佛道教的民眾。有些人是真的十分虔誠,時常到廟裡拜拜上香、家裡也有供奉神明;但也有為數不少的人會說是因為家裡人有在拜,自己也算是一份子,類似這樣子的話。

無論有沒有積極去拜拜或參與彌撒,在個人沒有察覺之時,宗教信仰所架構的世界觀及價值觀,早已經深入影響著個人思維,讓人往往會將其奉為真理,不太會去質疑為什麼。在我看來,許多天主教信仰下的巴西人民無法接受墮胎的態度,正是因深受成長環境的耳濡目染。

即使天主教在拉丁美洲國家的影響力,在肉眼可見之處似乎漸漸式微,如在彌撒時間坐進教堂的人數日漸稀少、能記住完整禱詞的年輕人更是少之又少等等,但其所架構出的價值系統,至今仍然難以被動搖。他們的信仰就是,墮胎即為殺人,墮胎就是罪,在宗教經典上是、在法律上也該是。

在這樣子的社會下,墮胎除罪化與合法化,很難「只是」一個辯論題目,它關係著社會上每一個人的生命,不單單是會懷孕的女性與胎兒而已,這樣的法律制度牽扯著所有人的人生:男性與女性、父母與孩童,以及許許多多難解的社會議題與問題。

【延伸閱讀】

●關於墮胎,那些沒人告訴你的事──支持或反對前,請先嘗試聆聽
●輪暴案受害者:「痛的不是子宮:是靈魂。」──除了強暴本身,「強暴文化」更該被終結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