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蔣經國就是白色恐怖元凶」 受難家屬揭歷史黑幕:所作所為並非為了台灣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與台灣教授協會19日舉辦「轉型正義與蔣經國歷史定位」座談會,政治受難者蔡焜霖(前排左起)、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王文宏、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政治受難者陳婉真、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許文堂等人出席。(柯承惠攝)

「兩蔣時代的『反共保台』,是為了確保蔣家王朝永遠獨裁統治!」1月22日總統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典禮、讚許前總統蔣經國「反共保台」引軒然大波,而2月19日,多名政治受難者與民間團體召開「轉型正義與蔣經國歷史定位」座談會表達不滿。二二八受難家屬王文宏爬梳檔案指出,蔣經國的情報工作造成二二八屠殺悲劇、更是白色恐怖的元凶,曾經歷監控氛圍的長老教會成員黃哲彥也嘆,「他是為個人利益,而不是台灣。」

身為二二八受難家屬、同時亦是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的王文宏,今日投書媒體直指「蔣經國就是白色恐怖的元凶」。座談會中,王文宏指出,就2000年6月現身之國家安全局19個「拂塵專案」二二八事件卷宗,就已指出國民黨利用「忠義服務隊」操控各地,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花蓮澎湖各地亦有情治人員操作。

蔣經國抵台處理二二八事變 王文宏:有計畫地清鄉,方便統治

王文宏表示,1947年3月,當時身為「情報頭子」的蔣經國隨時任國防部長白崇禧到台灣處理二二八事變,即向中國提出保密局情資、捉拿名單,致使日後「清鄉」階段的悲劇性大屠殺,「他們是有計畫性地清鄉、要殺我們台灣人反對分子,這是為了方便蔣家獨裁統治。」往後白色恐怖時期更是以「反共」之名排除異己,「他是要保蔣家王朝,永遠獨裁統治。」

王文宏也說,從蔣經國日記便可見,蔣經國是如何反民主。例如1977年10月2日蔣經國寫到:「各種選舉美其名為民主,或謂為民服務,事實上則為名利之爭也,並且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政治上最卑鄙和惡劣的作法,可以在各項選舉活動中看得最清楚。可悲!可嘆!」1978年12月6日:「處此緊要關頭,必須以始終如一的態度,貫徹以下之基本政策:一、決不與共匪妥協;二、決不與蘇俄交往;三、決不讓台灣獨立;四、決不讓反動派組成反對黨。這是救國護黨之要道。」
王文宏強調,以二二八關懷總會立場,全台各地的兩蔣銅像一定要移走,「蔡政府既然可以被以『民主人權』被肯定,他該更往普世價值走,盡快處理威權象徵,這對台灣民生與和平也有影響。」

十大建設深植人心 陳婉真:當時報導只能說好的,不能寫壞的

儘管蔣經國最聞名事蹟之一包括「十大建設」,身為政治受難者、曾任《中國時報》記者的陳婉真說:「大家說蔣經國對台灣建設多偉大、十大建設影響多大,老實說,那時代蔣經國一直說要反攻大陸,台灣很多建設都沒做啦,都停掉……」
陳婉真大學畢業後去任職記者6年、那時蔣經國正好做行政院長,省政府建設包括鐵路電氣化、北迴鐵路等,當時報社就收到命令,「十大建設只能說好的,不能寫壞的。」蔣經國成立榮工處「包山包海包工程」、把工程行情從50億炒到200億,正是那年頭被禁止說的事。

蔣經國的功勞不如想像中巨大,過錯卻隨著檔案更加浮現。台灣教授協會理事周以正指出,白色恐怖源頭之一就在蔣經國主張的「集中權力」,蔣經國還任職國防部政治組時便主張「以黨領軍」,1951年開始的「檢肅匪諜運動」更不只發生在部隊也在民間,當時目標包括鼓勵檢舉、策動自首、擴大宣傳、戶口清查、處決人犯等。

「他的『檢肅匪諜』是很殘忍的,鼓勵大家去檢舉有獎金,你看到旁邊人講什麼就可以把他報出去,他就用情治人員蒐集資料把你抓去、不管有罪無罪,抓去放出來你就『乖』了……」周以正說,就連通風極差、充滿跳蚤與老鼠、讓多名政治犯證言苦不堪言的監獄,蔣經國在寫給蔣介石的視察報告也可以說得好像個模範監獄。

這「整肅匪諜」的苦難不只發生在1951年,直到1980年初「美麗島事件」才有轉機。周以正表示,「1980年代民主運動慢慢起來,這是蔣經國與特務想不到的……我希望檔案要完全公開,這樣更可以對一個人歷史定位探討,而不是隨便說說誰『反共保台』。」

被以「反共保台」之名犧牲的台灣人之一是政治受難者蔡焜霖,蔡焜霖說,他才高中畢業就被人抓去、20歲被送去昔稱「火燒島」的綠島監獄,直到10年後才被放回台灣。然而,出獄不是一切的終結:「白色恐怖並不因為你坐10年牢就結束,出來以後你已經被貼個標籤、說你是『政治犯』,無論要求學讀書、要找頭路,都是處處碰壁、都有困難,經過一輩子……」甚至,蔡焜霖的白色恐怖經驗延續到1976年,當時發生「陳明忠案」,一群過去關一起、讀了日本書與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犯又差點被牽連出事,蔡焜霖大嘆,幸好後來沒出事。

鐵工僅因接了鐵管訂單沒報備 就被抓去關兩個多禮拜

蔣經國主導情治系統之影響,曾經歷1970年代之長老教會研發中心主任黃哲彥分享當年各種經歷,其中之一就是被警察帶走的鐵工──那時台南教會有教友被抓去警局關兩周、牧師把他保出來,保人時牧師也問為什麼會被抓,原來竟只是因為鐵工接了人的鐵管訂單沒報備:「他工作忙忘記跟警局報告是誰訂的,他就被人抓去關兩個多禮拜……他說,所有做鐵工的如果有人去訂鐵管,他都有義務去警局報告誰訂、有幾支,警察就會去調查鐵管是否用途屬實。」

後來長老教會出刊關於二二八事件內容被沒收,黃哲彥也不意外,「我們都知道會內有抓耙仔。」後來長老教會要辦活動還不得不請蔣宋美齡幫忙,否則無法做事。1970年會有中央派人盯看,1978年會內50個有投票權的長老還被當局關切、請長老們對支持二二八平反的高俊明牧師續任總幹事投反對票,這些事情黃哲彥仍歷歷在目。

「我的住處被監控、我家電話有人在聽,那時候我就把我家小狗取名叫『蔣經國』,出去喊『阿國回去』情治人員眼睛都會亮,我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反抗……」黃哲彥自嘲這樣無力的反抗方式,最後強調:「蔣經國不是為了『反共保台』,是為了他自己,監控是深入各行各業監視人民的生活。」

時空來到現代,對於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典禮、讚許前總統蔣經國「反共保台」一事,對台大校內監控歷史有些研究之台大學生會副會長蔡朝翔提醒,現任元首不能忽略歷史傷害。

圖書館建立奠基大眾對威權的懷念 卻忽略過去對人權的侵害

蔡朝翔強調,建立蔣經國的紀念館不只是在台北的土地上蓋個房子而已,有圖書館就會有藏書、會有相關研究與演講、會養出自己的一批讀者,而以蔣經國為主體的圖書館之建立就奠基於大眾對威權是懷念的、忽略其過去對人權法治的侵害,甚至這圖書館還接受教育部經費贊助,表示政府將長期贊助這種偏向黨國的史觀。

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陳俐甫則提醒,蔣經國對台灣歷史傷害遠超乎想像。例如現今民間團體都說要保護本土語言,「但台灣本土語言瀕臨滅絕是誰造成的?誰限制非華語節目數量、叫布袋戲要用國語華語演,這大家都忘了嗎?是蔣經國主責的時代……我們在談語言問題卻忘記問是誰造成的,這不只是宋楚瑜可以決定的。」又舉例宗教自由,陳俐甫說,過往台灣一貫道、錫安山、新約教皆受限制,只因蔣經國說這些都是「迷信」,原先新莊先嗇宮傳統也有全台灣最大的辦桌活動,但蔣經國卻說這勞民傷財、該把錢都給政府,極力打壓宗教活動。(推薦閱讀:政戰大洗牌料產出國軍首位女中將?蔡英文想完成「歷史拼圖」仍有變數

「經國七海文化園區」展出蔣經國和藹微笑,這是陳俐甫最為反對的,歷史上的蔣經國與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江南案難以脫勾,「他對國民黨早期情報結構要負最大責任。」座談最後,台灣教授協會會長許文堂則沉痛感嘆:「蔣經國仍是歷任總統滿意度第一、比李登輝還高,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課題……」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