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府城廣角鏡〉民粹社會 政壇小人當道?(下)

蔡英文在德性上是否禁得起考驗?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本報資料照)

劉東皋

哈佛商學院在訂定道德(倫理)課程時,仍以實證調查為依據,發現總有四分之一的人不必教也會遵守道德;但也有四分之一的人,再怎麼教也視道德如無物。然而,如果沒有教,中間的百分之五十可能就會隨波逐流,走向違反道德的商業經營行為。

也就是說,教育是為了那些有可能教化之人。對於那些完全視道德如無物的人,教育對他們也無效。換句話說,如果社會上都是詐欺作惡的人得利卻不受懲治,則中間百分之五十的人是不是多數就會不斷的被誘引也走向詐欺作惡之途?

假設,今天台灣真如許多人所形容的,已逐漸成為詐欺之島,則是否就是因為太多政治人物以欺詐手段騙取選票、進而貪汙腐化卻仍坐享大位,才導致社會上行下效、日漸敗壞的結果?

再反過來說,假如,台灣真的成了詐欺之島,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詐欺成性的人,則當一個政治人物以抄襲、假論文而獲得學位,並因而當上教授、進而掌握政治權力,則縱使有四分之一遵守倫理道德的民眾要求他下台,但選民中既有超過一半是詐騙行為者,他們會認為論文抄襲、假論文有什麼大不了的嗎?既然是「同夥」的,怎麼會要他下台?

百分之二十五有道德良知的人自然敵不過百分之五十以上詐騙行為者的投票數;這種惡人多於良人、中間又有許多無知而被詐欺者牽著鼻子走的數人頭投票式民主,難道會是台灣善良百姓自豪或期待的民主?台灣社會的墮腐與反淘汰現象,不是將更形嚴重而沉淪?

諷刺的是,台灣社會的崇洋心態至今未衰。當西方二、三十年前興起企業倫理與企業社會責任的風潮時,台灣一堆學者、企管專家、商業雜誌,紛紛引進一套西式企業倫理知識。好像倫理是西方專屬的知識科目。要談誠正之理、談個人道德修身、談人與人之間的倫理與責任,人與天地(自然)間的關係,中華文化的儒家與道家,理學或心學,都有很詳盡的細說;但我們講中文、寫中文的人,卻總愛翻譯西方學說(筆者自也不例外,在說明為何需要倫理教育時,還是得引用哈佛商學院的調查統計資料)。

有時和朋友聊起中華文化思想中的內涵時,總有人說那是「八股」。我不得不回說,中華文化中的經典有許多思想並不比西方哲學思想差。如今許多人動不動談蘇格拉底、談亞里斯多德;讀文學、談戲劇時,動不動就是莎士比亞,那些難道不是西方上千年、數百年前的「八股」嗎?

我們不否定西方這些「八股」確有值得吸收學習的思想內容,但自己老祖宗有價值的思想內容,在甚少接觸、了解不多、或涉獵未深下,便被一套崇洋教育洗腦,不懂得接納學習還主觀的以「八股」排斥,這都是不合「理性」的思維。

在蔡英文與朱立倫競選總統那一年,眼見朱立倫換柱之後,國民黨敗象已現,我在一家報紙媒體地方版的「大度山頂」專欄中以筆名「劉燊」寫了一則評論,當時對蔡英文即將當選首位台灣女總統寄予期望。她當時的表現,雖不能和盧秀燕「媽媽市長」的親和相比擬(終究蔡英文未當過媽媽),但也顯現了些許謙和態度(此一態度還延續到她當選後發表「謙卑謙卑再謙卑」的談話表現)。

然而,在那篇投票前的評論中,我不免杞人憂天的點出,蔡英文身為女性,在現在社會只講求專業知識與學經歷條件下,女性很少講求修德知識(雖然現代工商社會中許多男性也如此);而過去都未曾擔任過中央民代與地方首長的蔡英文,一旦當選台灣總統、忽然掌握了最高權力,當面對各種巴結、誘惑時,能不能為台灣社會人民做出正確的判斷與決策,這才是國人要擔心的。

這六年多來,蔡英文在德性上,是否禁得起考驗?是否真心為台灣善良百姓在做正確的決策?還是純以私利為導向的機會主義者?台灣社會每個人,不論是那些遵守道德或不遵守道德的人民,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作者為中報雜誌社總編輯。本文為優傳媒授權刊登)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