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內幕】陳柏惟「酒駕堂哥」提名遭基進打槍 成退黨最後稻草

陳柏惟力挺有酒駕前科的堂哥陳玄曄,遭台灣基進打槍提名,被地方解讀是退黨最後一根稻草。(合成畫面/王侑聖攝、3Q陳玄曄臉書)

前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上周傳出醞釀退黨,隨後他出面受訪強調要與黨加強溝通,自陳脫隊的他盼能「歸隊」,未料卻又在隔天直接宣布退黨,令外界霧裡看花。地方傳出,陳在退黨前一晚,曾與基進高層深聊數小時,雙方把先前看板、助選等爭議講開,但陳柏惟仍對無法掌握台中提名權耿耿於懷,在會中力盼基進提名他的堂哥陳玄曄參選議員,不過因陳有「酒駕累犯」紀錄,基進斷然拒絕,雙方終未取得共識,成為陳柏惟退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參選人蹭熱度掛合影看板 黨認定「違紀助選」埋心結

早在今年農曆年前,各陣營起步備戰年底大選時,陳柏惟與台灣基進就因參選人掛看板和站台等溝通過程,產生諸多嫌隙。先是陳柏惟原立委服務處主任陳建良,以無黨籍參選高雄三民區議員,直接與基進提名的張博洋打對台,到後續陳建良、民進黨議員初選參選人陸續掛上有陳柏惟照片的看板,基進黨中央介入處理,均成為後續產生裂痕的引爆點。

知情人士直指,站在陳柏惟的立場,別人未告知就在看板使用他的肖像,他事前不知情,也無法預防,黨中央反映後他積極處理,請對方一一下架看板。但基進黨中評會決議仍認定他的行為是「違紀助選」,並在函文表明他在本黨提名選區助選他黨候選人,涉入他黨初選,對黨造成傷害,讓陳柏惟相當不滿,對黨中央的處理態度「切心」,並於4月14日主動辭去黨職。

陳柏惟原立委服務處主任陳建良以無黨籍參選高雄三民區議員,與基進提名的張博洋打對台,還高掛黨內重要幹部陳柏惟看板造勢,引爆基進內部不滿。(翻攝畫面)

然而,基進黨中央認為,農曆年前就已向陳柏惟反映陳建良掛他照片一事,但持續溝通到3月,看板才下架,過程中已造成眾多地方支持者混亂。期間陳柏惟也多次向黨高層表達他的為難,指參選立委及反罷免期間,受到友黨很多幫助,現在很多綠營參選人前來邀約站台,考量人情義理很難拒絕。

不過,當時基進黨高層堅持,黨員不該介入民進黨初選,此時替任一參選人站台,恐被誤解成基進支持特定綠營派系,待民進黨初選結束後,若有兩黨未重疊提名的選區,陳柏惟欲替綠參選人站台,屆時可再討論。基進黨主席陳奕齊更致電民進黨秘書長林錫耀,正式發文給民進黨中常會,盼綠營約束黨內參選人。

陳柏惟在反罷免期間受到不少民進黨人士相助(上圖,資料照片/王侑聖攝),面對民進黨議員初選站台邀約,黨內規範讓欲還「人情債」的他覺得綁手綁腳。(下圖,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尷尬的是,基進黨中央自認以黨對黨形式處理,是在幫陳柏惟「解套」,同時也表明黨內聲量較高的參選人張博洋、李雨蓁,同樣接到許多他黨邀約,也都照黨的規則走,此原則一體適用;不過,陳柏惟仍認為黨中央此舉針對性強烈,且會讓他與他黨友人互動綁手綁腳,兩方認知不同,埋下的心結難解,陳柏惟4月中在不滿情緒下辭去黨職後,雙方漸行漸遠。

提台中6選將僅中1 3Q不滿「被塑膠」醞釀退黨

上周二6月28日,台灣基進在台中舉行提名記者會,公布4名議員參選人,隨後傳出地方支持者不滿,陳柏惟擔任中彰投黨部主委時,提出的6人建議名單僅1人入列,後續黨部徵詢人選過程,也未找陳柏惟討論,並傳出陳自覺不被尊重,不滿被淡出基進黨,已在醞釀退黨。

隔天29日陳柏惟在高雄基進舊黨部受訪,面對退黨問題,他僅說「沒有」,強調要團結基進、加強溝通,「我感覺脫隊了,希望能夠回到隊伍裡」。不過相隔短短1天,陳柏惟卻在臉書發表退黨聲明,正式宣告與基進分手,當中轉折令外界霧裡看花,也讓雙方支持者相當錯愕。

陳柏惟上周受訪說自己好像脫隊了,想要趕快歸隊,隔天卻在臉書宣布退黨,其中轉折讓外界看不懂。(取自陳柏惟臉書)

高雄地方人士透露,陳柏惟於高雄受訪當天,也就是宣布退黨的前一晚,在多名地方共同友人陪同下,台灣基進黨主席陳奕齊、黨秘書長王興煥、議員參選人李雨蓁與陳柏惟深聊了6、7個小時,彼此說出「心內話」,也針對先前他黨候選人用肖像、邀約助選引發的爭議,充分表達雙方立場,嘗試化解誤會。

對談過程中,陳柏惟不再執著3、4月間看板及邀站台的風風雨雨,但仍對於無法主掌台中議員提名權耿耿於懷。席間他明確表達,未來願意替基進全台議員參選人公開站台,包含高雄三民區,但盼基進能以黨的名義,提名他的堂哥陳玄曄參選台中大烏龍區議員。

陳柏惟退黨前一天,曾在高雄與李雨蓁等昔日戰友促膝長談,最終仍決定退黨。(取自李雨蓁臉書)

事實上,陳柏惟最早向黨中央提出的台中6人參選名單中,就包含他的堂哥陳玄曄,陳4月辭去黨部主委後,基進台中黨部仍分別面談6名人選,並進行相關評估,但第一時間就排除陳玄曄。當時外界一度解讀是因雙方埋下心結,基進刻意要「卡」陳玄曄。

直到6月初,陳玄曄宣布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大烏龍選區,欲延續3Q團隊意志,外界關注陳為何獨立參選,當時台灣基進秘書長暨中彰投黨部代理主委王興煥受訪時,也僅輕描淡寫表示,基進考量該區在立委中二選區範圍,過去選立委和反罷免與在地民代有合作關係,這次不予提名,對外並未多提及單一人選問題。

陳柏惟盼提名堂哥陳玄曄(右)參選台中市議員,但基進台中黨部查出陳有酒駕紀錄,第一時間就將他排除。(取自蔡易餘臉書)

堂哥陳玄曄爆酒駕爭議 陳柏惟力拱遭黨打槍切心求去

然而,地方人士透露,其實基進早在4、5月間盤點台中選將,逐一檢視各參選人背景時,就發現陳玄曄過去有酒駕累犯紀錄,但因不想揭人傷疤,僅在與陳面談時委婉拒絕,對外沒有說明淘汰陳的原因。事實上,藍營地方人士早就掌握到陳的相關紀錄,陳玄曄宣布無黨參選隔天,仍在運作的刪Q罷免社團就貼出陳玄曄酒駕涉公共危險罪的判決書,磨刀霍霍醞釀發動攻勢。

實際查詢判決紀錄,內容寫到陳玄曄曾在2016年11月22日凌晨,於高雄某KTV飲酒後,仍然騎摩托車上路,因闖紅燈遭警察攔查,酒測值高達0.62毫克,遠高出觸犯《刑法》公共危險罪的0.25毫克標準,遭處3個月有期徒刑,併科罰金2萬5000元。該份判決書更提及,陳玄曄有「酒駕經緩起訴處份之前科,品行非佳」,顯示他不只一次喝酒上路,已然是酒駕累犯。

刪Q罷免社團貼出陳玄曄酒駕涉公共危險罪的判決書,藉此諷刺陳柏惟。(取自臉書)

據透露,陳柏惟當晚再度向黨主席確認,陳玄曄能否掛基進黨籍出戰台中議員,陳奕齊在會中明確回覆,基進不能提名酒駕累犯,否則無法對選民交代。隨後,陳柏惟僅說「了解了」,雙方對於提名陳玄曄沒共識,陳柏惟當晚也未明確透露要「歸隊」或「離隊」,即不了了之散會。隔天陳馬上拋出退黨聲明,為此地方解讀,基進明確打槍陳玄曄,若陳柏惟繼續留在黨內,在基進遊戲規則下,又無法為他黨參選人公開站台助選,恐是讓他決心退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此,《上報》致電陳柏惟未接,傳訊詢問當天面談過程,以及是否向基進提出提名陳玄曄一事,陳柏惟僅透過助理表示「沒有回應」;記者致電及傳訊向陳奕齊求證,陳則持續未接電話,截稿前未獲回應。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