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電影

蔡明亮用電影「凝視生命」 盼種下美學種子

華視新聞

更新於 02月14日02:27 • 發布於 02月14日01:03 • 華視

第60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入圍的5部作品,全都是國際級的大導演,其中一位蔡明亮,作品具有高度藝術性。從2012年開始發表的《行者》系列,到現在已經推出第9部作品《何處》,演員除了長年的合作夥伴李康生之外,還有來自寮國的青年亞儂,不只參與《何處》的演出,還跟李康生一起拍了《日子》這部電影,全片幾乎沒有對白、節奏緩慢,要讓觀眾好好地「凝視」生活。蔡明亮還將電影結合展覽,發起跨域藝術,究竟蔡明亮為什麼要把電影院結合美術館,又要如何將藝術電影推廣給普羅大眾呢,一起來看。

鮮少對白,搭配46個長鏡頭,給足觀眾時間,凝視生命日常,抱病的李康生,被身體困住,離鄉背井的亞儂,被環境所困,兩人相遇,彼此慰藉,然後分離,每個畫面,都能自成一幅畫,也像一張張明信片,定格演員的真實生活,導演蔡明亮新作,不只在電影院,也能在美術館觀看,兩相呼應,主要的原因是我想培養,將來的觀眾是從美術館出來的,比較寬容,比較有鑑賞力,我覺得這種觀眾是要被培養的,特別要從美術館培養起,以超乎常人的「慢」,映照當今世界的「快」。

蔡明亮電影,就是要觀眾停下來,反思生命,夠慢才能看見,這樣的精神,在蔡明亮的《行者》系列,同樣發揮得淋漓盡致,影帝李康生,穿著紅色袈裟,在法國巴黎緩步前行,宛如1400年前,唐代高僧玄奘苦行取經,每一步都是時間的重量,沉靜心靈,才能放下執念,因為走得慢,所以你看到了他的,不只看到他在走路,看到他的背景,我覺得那個大背景很重要,這個大背景就是世界各處,到底是什麼樣貌現在,每一個地方,巴黎有巴黎的樣貌,紐約有紐約的樣貌,台北有台北的樣貌,我覺得這個呈現滿有趣的,它有時候會讓人家,稍微思考一下說,我們的速度,是不是應該可以調整。

《何處》入圍第60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而同樣入圍的作品導演,許鞍華林正盛趙德胤和王兵,都是蔡明亮的舊識,我先為自己很高興,因為我的電影有一點難分類,尤其是《行者》系列,有點難分類,是我的製片去幫我報名的,他報完名才說,我給你報了名了,我說報什麼,他說紀錄片,我說喔好,然後後來就入圍,我當然還是高興,因為我整個團隊應該都滿開心的,所以當你又看到說,哇其他的都是這些大導演的時候,那種心情複雜囉,我很與有榮焉,跟我的老朋友一起入圍,就沒有競爭的感覺,反而誰得都OK。

得獎與否,早已看淡,而蔡明亮的電影,具有高度藝術性,面對市場考驗,他力求突圍,我覺得有一個概念就是,我想拍好電影,我想把電影當作是一個,人生的志業,志業來處理,電影對別人來說可能是商業,商業的概念,有市場的計算,我就覺得我在做著作著作,我是一個作者導演,我應該把電影,當作是一個作品的概念,但是這種作品,會遇到現實的一些問題對啊,很討厭對,每一次上片都很,你知道吧,有時候會,就是會很低落很低落,原因是因為,市場它並不接受這種東西,所以我就覺得說,好像要開始重新思考,怎麼培養觀眾。

就是我覺得我的電影,或者侯導(侯孝賢)的電影,就是會培養一群影迷,但是不會培養普遍的那種,普羅大眾不容易,所以我就覺得怎麼樣可以像,追求到像法國的觀眾這樣,他既可看商業片,又可看藝術片,他有這種選擇的能力和興趣,所以我就想跟他們的生活有關,就是美術館,如果你在戲院裡面,能不能遇到一個,讓你想不到的一個電影,有沒有這樣的機會,就對一般的觀眾來說,我覺得是滿重要的,他如果能夠遇到一個,好像不太知道它在幹嘛,但是他看了,看了他總是會有一些感觸,我覺得這樣就夠了,這樣就很好了,回歸真實,用藝術凝視生命,蔡明亮用他的獨樹一格,點亮花花世界裡的一盞明燈。

點我看更多華視新聞>>>

【延伸閱讀】
◆ 擅長描繪女性角色 林正盛堪稱「影后製造機」
◆ 「在大安森林公園邊哭邊跨年」引熱議 導演蔡明亮回應:謝謝發起人與參加的人

加入華視LINE好友

0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
reaction icon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