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大衛林區與他畢生最痛、黜臭千百遍、不願再碰的傷痕《沙丘魔堡》:「無論誰來拍,我都不想看」

《沙丘》(Dune) 上映至今已經超過半年,它也已在 HBO GO 等串流平台上線,是時候為它蓋棺論定了:它的全球票房已經到達 4 億美金,掠過了 3.3 億美金的收益標準,對華納來說這部電影已經是賺錢的了;它在 IMDb 的評分目前為 8.1、爛蕃茄影評與觀眾評價都超過 80%、連給分最嚴苛的 metacritic 觀眾評分也有 8.0。可以說,《沙丘》是一部叫好叫座的電影,那麼,我們要來採訪這位世上對《沙丘》最無感的人:名導大衛林區,這位曾執導《沙丘魔堡》的導演,會喜歡這部新的《沙丘》嗎?他表示:一點興趣都沒有。

《沙丘》。

《沙丘》。

 

為什麼《沙丘魔堡》成為林區永遠的痛?

每個導演都有失手的作品,這些作品可能會成為這位導演一生的夢魘。對名滿影壇的大衛林區而言,最讓他傷心的作品,不是那些觀眾不青睞的票房低落電影,而是《沙丘魔堡》。而儘管它的評價與票房都很糟糕,但最令林區無法接受的是,他被剝奪了電影的最後剪輯權,讓這部電影與他最終的視界大相逕庭。儘管這麼多年來,《沙丘魔堡》成為了一部邪典電影,許多觀眾仍然崇拜著這部當年評價不佳的電影,但對林區本人而言,這部電影對他造成的傷害,似乎永遠不可能復原。

《沙丘魔堡》:小說作者法蘭克赫伯特(右)還到片場探望大衛林區。

《沙丘魔堡》:小說作者法蘭克赫伯特(右)還到片場探望大衛林區。

「我總是這麼說:《沙丘魔堡》在我的人生中造成了極為巨大的悲傷,我失去了電影的最終剪輯權、失去了創意主導權、我失去了全部,這部電影與其他我擁有主導權的作品不一樣,這讓我感到有點傷心。」

林區談《沙丘魔堡》:

《沙丘魔堡》在 1985 年上映,至今已經有超過 35 年的歷史——林區批評這部電影也有超過 35 年的歷史。《沙丘》這套系列小說,單單是第一集,改編難度就直達天際,是令好萊塢卻步的銀河史詩。許多電影(包括《星際大戰》)從這套小說裡擷取了部份元素回家「致敬」,但《沙丘》本身卻乏人問津。即便是大膽的大衛林區,也費了將近三年的時間籌備這部改編版本,但是還不到正式開鏡,《沙丘魔堡》就遭遇了電影監製與投資人的多方刁難。

《沙丘魔堡》:林區(右)與男主角凱爾麥克拉蘭(左)。

《沙丘魔堡》:林區(右)與男主角凱爾麥克拉蘭(左)。

 

被監製威脅 名導也妥協

林區不是因為被剝奪了最終剪輯權才那麼憤怒,他精心改編的電影劇本,早早就被監製們改得不成人形。林區甚至必須在開鏡前,就刪除某些他認為「最漂亮精彩」的片段,因為監製要脅他如果不刪除,就停止繼續提供資金。但《沙丘魔堡》並不是美國中西部小鎮的文藝電影,它是一個發生在銀河邊陲沙漠星球的壯大故事,有奇形怪狀的外星人與怪物,還有大規模的戰爭場面。這部電影的預算一直在緊張狀態,如果餘裕不多的預算又被刪除,那麼電影根本無法完成。

《沙丘魔堡》:林區(中)指導凱爾(右)與搖滾明星史汀(左)。

《沙丘魔堡》:林區(中)指導凱爾(右)與搖滾明星史汀(左)。

林區面臨了無數的選擇妥協:他的宮殿場景必須妥協、哈肯能男爵飛行的實物特效必須妥協、匕首砍在防護罩上的數位特效也必須妥協。林區在籌備的 3 年期間、與開拍的將近一年期間,幾乎等同於經歷了 4 年的妥協過程。對電影監製而言,他們不能讓林區多花一毛錢,以防這位年輕導演把這毛錢隨意浪費;而林區本人的創意則可以任意修改或刪除——反正創意隨時拍拍腦袋就想出來了,不用花錢最便宜。

林區這麼多年來持續不爽《沙丘魔堡》:

下一頁>>對新版《沙丘》,大衛林區這樣說⋯⋯

「如果說《沙丘魔堡》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惡夢,這不公平,但也許可以說,《沙丘魔堡》有 75% 都是惡夢。我當時在墨西哥市的外景地拍得很愉快,那裡聚集了最棒的團隊,那裡有最漂亮的風景。但是當你失去了最終剪輯權,那我在那裡拍得這麼賣命是為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當你無法剪輯這部電影,也無法擁有全面掌控的創意自主權,你就只能站在那裡等死,只能等死,而我真的死了。」

《沙丘魔堡》。

《沙丘魔堡》。

 

大衛林區真的不看新版《沙丘》嗎?

80 年代的遭虐經驗,加上《沙丘魔堡》的重大失敗——最終它的拍攝仍花了 4 千多萬美金,經過物價換算,等同於今日的 1.1 億美金,而它當年的美國票房僅有 2,700 多萬美金。大衛林區不只對《沙丘魔堡》感到傷心,這種痛苦甚至蔓延到《沙丘》整部小說……乃至最後,他對這部由備受好評導演丹尼維勒納夫 (Denis Villeneuve) 執導的《沙丘》,也沒有任何興趣。他表示:

《沙丘》。

《沙丘》。

「我對《沙丘》毫無興趣……因為這部作品對我來說只剩下心痛。這是一場失敗,而就像我說過幾萬次的,我沒有最終剪輯權,這不是我想拍的電影。我確實喜歡《沙丘魔堡》裡幾個特定的片段,但對我來說,《沙丘魔堡》是我個人的一次徹底失敗經驗。」

《沙丘》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左)。

《沙丘》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左)。

即便記者追問林區,他是不是真的不願觀賞任何其他導演執導的《沙丘》,林區都要徹底否認:我都說了我沒興趣。連丹尼維勒納夫也很清楚,《沙丘》成了這位電影宗師的永恆心靈創傷,他也表示過:

《沙丘》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左)。

《沙丘》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左)。

「如果我有機會與林區見面,我更有興趣跟他聊聊繪畫,而不是來談《沙丘魔堡》,我不期望能跟他分享拍攝《沙丘》的體驗……當我小時候,看了《沙丘魔堡》,我真的覺得這部電影某些部份做對了,但是其他部份……我覺得他改編的方式,跟小說的差距有點大。所以我不同意他對於改編的某些想法……而當時我已經期待有人來改編《沙丘》很久了。」

《沙丘》。

《沙丘》。

 

導演丹尼維勒納夫真能征服沙丘星嗎?

其實不只是林區,曾經試著改編《沙丘》、也同樣招集一票當代最傑出人才、然後同樣失敗的鬼才導演亞歷山卓佐杜洛夫斯基 (Alejandro Jodorowsky),他對《沙丘》也心有怨懟。他曾經表示,他很願意去看小老弟維勒納夫改編的《沙丘》,覺得他一定能搞出很不一樣的風格。不過他馬上話鋒一轉,質疑起維勒納夫,是不是真的能改編好小說裡那些混亂的精神層面描寫(例如保羅王子那些「看透平行世界線」的超能力)。

亞歷山卓佐杜洛夫斯基。

亞歷山卓佐杜洛夫斯基。

不要懷疑,《沙丘》就是這麼毒,碰過它的人都非常受傷,反過來,這也顯示了維勒納夫的成功,有多麼不容易——儘管他其實把一本小說分割成了兩部電影,分散了風險。《沙丘》如今獲得了觀眾與影評的認可,但我們還需要下一部《沙丘》,才能評斷維勒納夫是否真的達成了前無古人的創舉:他真的征服了沙丘星嗎?還有,他會願意繼續把剩下四本小說搬上大銀幕嗎?這些都是沒人說得準的難題。

延伸閱讀: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