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巷仔內/反封控如何燒出白紙運動?

新疆 烏魯木齊 上海 白紙運動
▲隨著中國「白紙革命」事件持續發酵,不少學生與民眾都上街抗議。(圖/翻攝自推特)

在我們因為中國各地學生高舉白紙、民眾喊「習近平下台」而興奮之前,讓我們先來看看中國怎麼了。過去一個禮拜台灣因為九合一選舉群情激動,如同台灣的政治與民眾生活密不可分,中國因為嚴格的動態清零政策爆發的多省市抗爭事件掀起這波罕見的「白紙革命」(又稱白紙運動),但事實上中國人民被壓抑並不只是因長期靜默封控而反動的情緒,而是在習近平政權之下遭泯滅的基本人權,從畢業生難以就業、農村居民存款遭凍結、鐵鍊女與唐山打人到新疆維族強迫勞動,中共近年來交出的成績單可謂「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包含北京、上海、武漢、南京、成都、烏魯木齊等數個大城市,中國民眾開始公開表達對政府的不滿與失望,起初是學生們舉起白紙上頭寫著哀悼新疆烏魯木齊大火的罹難者,但果不其然地遭到中共監管審查全數遭刪,接著網友發了篇《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通篇只有一字「好」,只有滿滿「同意」也被立刻封禁。過去人們說中共政府數位審查的「河蟹」(取「和諧」諧音)現在早成了霸道監管一點也不和諧,於是人民上街抗議,各地民眾現身高舉白紙,宣示著「我什麼也沒說,但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公開表達了對中共當局、地方政府的憤怒與失望。

▲上海有民眾因白紙運動示威遭警方強壓在地。(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抗爭導火線在新疆烏魯木齊引燃,我們都看見了那棟大廈不斷竄出火舌、濃煙,然而因為地方政府為了遵循上意嚴格清零,以「防疫」為由用鐵絲封死了社區及住戶大門、架起防疫圍欄,讓居民逃生不及、警消無法入內救火,就這樣釀成10死9傷慘劇;但我們沒看到的是,距離二十大召開前3個月,習近平睽違整整8年終於再次考察新疆,其背景自然是為了堵住西方國家從北京冬奧起不斷質疑的「種族滅絶」和「強迫勞動」爭議。在這趟官媒宣稱「顯示團結」的新疆行期間,習近平造訪了一處「模範社區」,根據中國官媒《人民網》報導,少數民族(即非漢人)居民佔了社區總人口的95%以上,是一個典型的「多民族聚居」社區。

▲習近平今年七月造訪新疆烏魯木齊天山區固原巷社區畫面。(圖/翻攝自央視)

不論是今年5月抵達新疆造訪的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公布一系列被稱作「新疆警察檔案」(Xinjiang Police Files)的機密照片與文件的國際媒體們,或是住在此處的居民恐怕都沒有料見到,當那個偉大的領導人7月造訪新疆並給予當地肯定後,8月起烏魯木齊各個小區就迎來了不見終結的靜默封控;當10月領導人在北京破例連任過後,11月那把惡火就在這個「模範社區」燒了起來。

▲新疆烏魯木齊市1棟住宅大樓,24日晚間發生大火,造成10死9傷的慘劇。(圖/翻攝自微博)

事實上,單單一把火是很難讓中國人有火燒眉睫急迫感的,看看新疆、看看香港,中國人默不吭聲或難以抗衡的冷漠態度外界早習以為常,這種自掃門前雪、甚至大肆出征「暴民」、「境外勢力」的狼性,正是習近平政權煽動國族主義下求之不得的民粹;然而將時間快轉至二十大結束後,人們原先對於中國「滾動式調整防疫政策」的可能抱持一線希望,這些「不談政治」的普通百姓們看見的是國務院與政治局常委會推出「20條措施」,還有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外訪、出席國際會議與晚宴等重大場合,「全程不戴口罩」的畫面在官媒的密集報導下,人們似乎真的看見,維持近三年的嚴格疫情防控政策「真的要變了」。

然而當11月24日凌晨的火災畫面與消息透過網路迅速傳播過後,烏魯木齊當局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全面否認上述消息,並接連稱「小區不存在鐵絲捆綁問題」、「網上照片為移花接木、惡意拼接」、「升降欄杆和柵欄都是日常設置」、「事故原因包含居民自救能力弱」,經歷了踏踏實實三年疫情的中國民眾要怎麼忍得了?過去這些日子承受的經濟壓力、精神壓力、對小區、地方乃至中央政府的不安與不確定感,頓時逼近臨界點,在看不到回歸常態希望的情緒下,積怨遲早爆發,在那一刻他們終於明白「我們都是新疆人」、「下一個就是我」。

▲中國民眾哀悼新疆火災罹難者。(圖/翻攝自推特@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白紙運動的主要訴求聚焦在「反封控」,這也是自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影響範圍最廣的人民抗議運動,獲得國際媒體高度關注,但各地示威抗爭期間也產生零星脫離防疫的訴求,比如要言論自由、要新聞自由等,有多少人高舉這張「白紙」就有多少種不同的訴求。盤點中國在2022年引發的大小抗爭,從今年初北京冬奧起,網球女將彭帥指控張高麗性侵、鐵鍊女的人口拐賣、唐山打人的官黑相護、BBC揭露「新疆警察檔案」、河南儲戶存款遭挪用、超過一千萬名畢業生就業困難、爛尾樓引起房貸斷供、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鄭州富士康員工出走等種種抗爭,從人權議題到民生、經濟議題,主旋律其實都扣緊了中共的高壓箝制,而讓人愈看愈明的是,因為疫情始終沒有結束的一天,中國政府就能以「防疫」為由持續以健康碼管制人民進出、持續以核酸結果拉人集中隔離,儘管人們高舉的是一張張A4白紙,但上頭寫的是一次次習近平治理下的荒唐事蹟。

▲2022年中國大學畢業生1076萬人,比去年增加了167萬人,是歷史上首次突破千萬人大關,但畢業季卻碰上互聯網、房地產、教陪等產業的大規模裁員低潮。(圖/翻攝自微博)

這些以「反封控」為號召的示威遍地開花,眾人都在看抗爭是否會演變成更大規模反政府運動,抑或是像過去用盡心力打壓並等待事件逐步冷卻。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有留學生遭到中國網路警察打電話恐嚇、推特上海量假帳號以色情廣告洗版騙過SEO、國內輿論出現示威者遭「境外勢力挑動」發起顏色革命等等,這些都是中共箝制民意的老技倆了,目的都在於「分化」,只要不同背景的抗議者無法因為相似的不滿合作,那麼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學生、工人、攤販、居民齊聚的畫面就再也不會發生。

▲中國網軍慣用的伎倆:透過在推特、IG散布成人訊息,或以色情內容騙過SEO佔據所有關鍵字版面,藉此轉移抗議焦點。(圖/翻攝自推特)

目前各大城市聚集人群訴求各異,但大多數人只針對封控政策反抗,且最初群眾聚集是為了悼念火災罹難者,喊出的口號多半是表達三年來遭疫情壓抑的不滿,對於自由民主或改革的訴求仍相當少見,上街的人群也多半是焦慮未來就業的學生和擔心封控的人群,時至今日仍看不到跨行業的聯合、看不到知識份子與精英界的參與。換句話說,若沒有上述的組織與動員,官方只要在檯面上放鬆封控,如同賠償富士康員工般讓人「消消氣」,檯面下持續分化群眾,那麼社會改變的力量就會不攻自破,中國政府更能藉機加強對社會的控制,複製這套「新疆管控」應用在香港、澳門乃至全國。

就像習近平堅持動態清零政策時所說,若要長遠來看社會關係,那麼就得從政治上「算政治帳」。口號喊到最後,反抗的人能不能走到一起?還是這紙辛酸淚仍與過去燎原的星星火光一樣,最後黯然化為灰燼?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