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客家劇場的白色恐怖案例」 「參詳」沙龍探討

客委會舉辦的 「參詳」沙龍論壇,7日這場的主題是「客家劇場中的歷史記憶以白色恐怖為案例」,論壇邀請包含差事劇團藝術總監鍾喬共6位戲劇專業人士,共同探討歷史事件在客家戲劇中,呈現的方式與觀點。

一群人坐在咖啡廳裡,一同「參詳」客家,7日客家文藝沙龍要討論的是「劇場中的歷史記憶」,以白色恐怖為案例,現代戲劇要怎麼表現歷史事件,召集人鍾喬一開場就點出近年來,他對轉型正義的看法。

差事劇團藝術總監 鍾喬:「但是我覺得轉型正義喔!它就是針對那個人權的問題來討論,但是我覺得人權的問題,沒辦法全部來解說這個50年代的白色恐怖,當時的地下黨,他們那些社會主義者,他的思想或是他的主張。」

「秀江被抓去的那幾個月,我每天去求祖先,我求祂們,可不可以讓秀江平安回來,我磕頭磕到頭都流血了,結果,我求到什麼,一塊冷冷的牌子。」

女主角春妹的悔恨和自責,讓觀眾看見白色恐怖,對家屬造成的悲痛,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教授徐亞湘,就以客家音樂劇《天光》來舉例,運用有虛、有實的故事內容,反思當年的歷史事件,並提出未來他對客家戲劇處理白色恐怖的期待。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教授 徐亞湘:「我們現在已經走到這個年代了,不應該再透過,再把戲劇當工具,做任何政治立場的一個表述,尤其是作品要能夠跟當代進行對話,我們不是在做一個歷史緬懷,或幫某人翻案,不是,而是要再找到當代的意義。」

差事劇團團長李哲宇觀察到,現在的戲劇談論歷史的時候,往往以線性排序還有國家為主體,怎麼跳脫這樣的思維,在戲劇能中有不同的呈現,是未來大家該多共同思考的重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