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巷仔內/俄烏戰爭有個「理想結局」

▲俄羅斯9日在莫斯科紅場舉行慶祝二戰勝利77周年「勝利日」,俄國總統蒲亭(中)在閱兵大典發表簡短談話。(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蒲亭正式完成併吞烏克蘭逾15%國土的法律程序。(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5日簽署法律,正式宣布將烏克蘭境內的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PR)、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NR)、赫松州(Kherson)和札波羅熱州(Zaporizhzhia)等地區併入俄羅斯國土,這個結果和高齡99歲的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先前所喊出的戰爭結局高度相似,如今回頭過來看其分析或許能提供另一個檢視這場戰爭的觀點。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今年七月曾預測俄羅斯將以鞏固在烏克蘭的近20%佔領地作為某種「勝利結局」結束這場戰役,九月底接受智庫外國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專訪時則喊出「俄羅斯已在某種程度上輸掉了烏克蘭戰爭」(Russia has, in a way, already lost the war),當外界質疑季辛吉是否自我推翻論述時,蒲亭又火速簽署了法律併吞烏克蘭部分佔領地。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認為「俄羅斯已在某種程度上輸掉了烏克蘭戰爭」。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其實季辛吉今年七月所稱俄羅斯的「勝利結局」是有所前提的,那就是俄軍必須「維持長久存在」,而不僅僅是舉辦公投、簽署法令讓四地入俄。目前蒲亭簽署法律正式併吞烏克蘭逾15%國土的結果已經拍板,但事實上被併吞的區域並非完全都在俄軍掌控之下。俄國宣稱併吞的總面積占烏克蘭國土約18%,而實際邊界尚待釐清。

再加上近期俄軍自哈爾科夫(Kharkiv)、利曼(Lyman)等地持續撤出,代表的是烏克蘭軍隊反攻號角響起,「四地入俄」的戰線變化與其說是俄羅斯的勝利結局,倒不如說是必須滿足季辛吉眼中俄羅斯若想宣稱「勝利結局」的最基本條件。

不過如今四地入俄已成現實,那麼如何判斷季辛吉所說的俄羅斯已經「輸了這場戰爭」,就得討論到蒲亭揚言要為保護「領土」祭出核武的言論。從俄國火速在烏東4個占領州舉行併入俄羅斯公投開始,克里姆林宮便不斷暗示會以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來保護這塊佔領地,言下之意便是警告西方國家與烏克蘭盟國,即便不能真的動用核武,俄羅斯仍能開出號稱「末日列車」的核武載具進行戰略使用。

▲俄羅斯總統蒲亭近日警告,將動用所有可行手段來保護領土,使得核武威脅的陰影,再度籠罩於俄烏衝突之上。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對於蒲亭的威脅,季辛吉則反認為俄烏戰爭的發展足以證明,俄羅斯其實已經喪失了「對歐洲進行常規攻擊」的威脅能力,也就是說其實原本無人知曉俄軍就連在烏克蘭戰場都無法速戰速決,如今想對歐洲進行大舉進犯恐怕效果更不彰,俄國自此喪失了一定程度的對歐嚇阻力。

對這個近百的美國前國務卿來說,他擔心的始終是俄烏戰爭的持久化,以及歐俄關係的無底線惡化,季辛吉一直相信西方必須與俄羅斯之間展開對話,如今在蒲亭簽署法令四地入俄的「核氛圍」下,雙方能夠就此展開對話遠比真的在「戰場分高下」要好得多。

▲俄羅斯總統蒲亭一紙動員令展露了俄軍真正實力。(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而季辛吉也提出一個重要觀點,那就是對抗俄軍侵略絕對不能上升至顛覆蒲亭政權,「我們喜不喜歡蒲亭並不重要,我們必須避免的是戰事核升級」,由於烏克蘭「四地入俄」增加了莫斯科使用核武器的風險,因此他認為西方國家有責任建構對話,這個對話必須「既能保護我們的安全,又能讓我們回歸共存精神,而其中『推翻對方領導人』絕不能作為先決條件出現」。

綜上所述,季辛吉面對俄烏戰爭預設了一個相對「皆大歡喜」的理想結局,同時也是最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結局,那就是俄羅斯無法順利鞏固俄佔區,只能撤出2月24日後的佔領地,雖然俄國戰略威望將嚴重掃地,但仍可保有克里米亞等2014年後的實控地,也就是專訪中提到的「某種程度上輸掉了烏克蘭戰爭」;而這個結局當中,烏克蘭也必須成為一個中立的緩衝國,「而不是歐洲衝突的前哨站」,雖然實質北約化可行,但要正式加入北約絕對不能,克里米亞更是無法奪回,大有勸戒北約與西方「見好就收」的意味,最重要的是美國與歐洲雖然與俄羅斯嚴重交惡,但至少保留了對話的空間。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