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兩個工作狂如何經營愛情?華山文創品牌長劉冠吟 x 經濟日報副總編輯丁威

工作狂的關係經營3秘訣:

刻意約定二人時光,找出能跳脫日常的共同興趣。
對彼此的專業保持好奇,別怕對方不懂而停止分享。
不把工作中的姿態、語氣帶回家,即時切換角色。

單身時,光是平衡工作與生活,已非易事;若有了另一半,要在追求工作成就與維繫感情間取得雙贏,更是難上加難。

同為工作狂的劉冠吟和丁威,目前一位是華山文創園區品牌長,另一位是《經濟日報》的副總編輯。這對身高相差30公分的夫妻,在30歲前就各自攀上多數人難以企及的職位,卻也使他們的關係面對更嚴峻的考驗。

兩人結婚時,劉冠吟是鴻海集團史上最年輕的發言人,丁威則是經濟部長的機要秘書,一個成天跟著郭董、一個跟著經濟部長,本該是濃情蜜意的新婚生活,一週真正能陪伴彼此的時間卻不到一天。

(延伸閱讀:曾任鴻海發言人、《小日子》雜誌社長,劉冠吟:想練就文案力,你什麼都要看

不過,在兩人結婚10年後的今天,當記者拜訪家中,劉冠吟和丁威看待彼此的眼神、鬥嘴中十足的默契,仍像是一對活潑的學生情侶。訪談全程,還不時伴隨著6歲女兒的童言童語,以及兩隻博美犬的熱情吠聲。

在甜蜜的吵鬧背後,如何不讓彼此淪為「室友」般的存在,是他們修練多年的功課。

Q1:一天的工作行程,各是什麼模樣?
冠吟:我現在在電台還有個節目,錄音完就會排開會,除此之外,就是到處評估合作品牌。有時是新開的店、有時是看展覽,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面移動。

丁威:我從去年開始管經濟日報的數位部門,每天會議少則3個,多則7、8個,但我都會維持在6點半左右離開公司。睡前還會有一段時間保留給工作,畢竟數位的東西沒有在分時間。

冠吟:我們自從出社會,就過著精神上不曾離開工作的日子。他看什麼都會想到新聞、而文化的靈感也會出現在我生活中所有領域⋯⋯,所以我們沒有什麼”On”&”Off”的差別,但兩個人都很清楚對方非常喜歡工作,也就習慣了。

Q2:兩個如此熱愛工作的人,怎麼看待育兒這件事?
冠吟:我記得,我跟他説我懷孕的時候,他像連續劇演的那樣,呆掉、眼睛失焦、癱軟在床上。

丁威:因為那時我們再怎麼忙,都會特別安排兩人相處的時間,當下知道懷孕時,就覺得完了、連這個都沒了。但調適過後,我是主張不要因為小孩而影響夫妻生活的。小孩出生第1個月,我們就把她托給月婆,自己出國玩了1、2個月。

冠吟:小孩從小就跟我們一起出入滿多大人的場合,跟著我們去居酒屋、熱炒店⋯⋯。其實,當你願意讓她進入你的生活、習慣大人的節奏,她可以很快展現出她的能力,也不會覺得世界繞著她轉。

丁威:很多父母都會配合小孩,但我們覺得不要。

冠吟:對,如果配合小孩到一種程度,問題是,你們自己會不會快樂?如果你不快樂,小孩也感覺得出來。

Q3:如何在百忙之中安排彼此的相處時光?
冠吟:我們現在的原則是,週末一定要有一天完整和對方、和小孩在一起,如果要打破這件事,要提早講。

相處一定是「刻意」安排出來的,就像工作上的項目,一定要刻意分配時間和精力給他,不是兩個人進到一個房子裡,就叫做相處,這樣只是兩個室友。

丁威:旅遊是我們共同的興趣,追劇、看電影也是。她喜歡文藝片,我不行,我會看漫威電影,她不行,所以我們最常一起看的是恐怖片。

冠吟:最重要的是,旅遊或電影都是脫離日常生活的事。若是兩個人一直在聊生活裡的瑣事、聊彼此的家人、同事⋯⋯,其實滿消磨感情的。

Q4:同樣都是很有主見的人,會因此更容易產生衝突嗎?
冠吟:我們超級常在吵架的啦!我記得在談兩岸服貿協議那年,我們在社區中庭吵到互推肩膀耶!我們常為了國家大事和經濟議題在爭論,但後來他的專業知識遠超過我,就有點吵不過他。

丁威:我記得有次在吃飯時討論一個財經議題,又快吵起來,我就問她:「妳也沒那麼常在看財經新聞,妳怎麼會知道?不然妳講講看,妳最近看過的3則新聞啊?」

冠吟:我硬講了那天早上在福斯新聞(Fox News)看到的一個很冷門的消息,戰略上,這次算我贏了啦!總而言之,我必須在專業上講贏他,他也必須在專業上講贏我。

丁威:但結婚幾年後,我們比較清楚彼此在議題上在意的是什麼,而且各有專業,就比較能理性討論了。

Q5:在截然不同的專業上發展,怎麼幫助對方成長?
冠吟:有些夫妻會因為專業領域不同,怕對方聽不懂,久了就不想講了,但我覺得那個「不懂」才是重點。比如說,一個文創產品做出來,大部分的眉角我能懂,但是拿給他看,如果連他都不懂,就知道這個東西賣不出去。他能夠理解的產品,商業模式才能成。

丁威:我們的領域真的差很多。我很專注在財經這一塊、工作節奏很快,所以很多文化的事都是她教我的。她因為工作到處跑,我能陪的時候都會陪,才發現有很多我不知道、但很多人在關注的事,也多了很多能跟朋友分享的話題。

冠吟:我覺得專業不同是最好的。我們好像彼此的窗子,幫助對方看到另一個世界,就不會一直在同溫層裡面,總是覺得自己想的好棒棒。

Q6:同樣都是高階主管,有什麼在工作上的習慣,不適合帶回家?
冠吟:這很明顯,我們都當主管當很久,講白了,就是喜歡頤指氣使、出一張嘴在那邊分配事情,這就是陋習。你不能把對方當下屬用。

丁威:妳沒有嗎?

冠吟:好,我有。這跟我們的管理風格也有關係,他人比較柔軟,但我的風格是在鴻海養成的,我對紀律、效率很強調,有時難免會用工作上的態度跟他講話,像是:「這件事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怎麼還沒做?」雖然99.99%的時候,他都會讓我,但我也一直在檢討自己。

丁威:家裡只能有一個主管啊(指向冠吟)!我有一個很好的長輩,位子坐得滿高,管理幾千、幾萬人,但他常跟我說今天要趕著回家倒垃圾。我就會想,他都要倒垃圾了,我回家也可以多做一點事。家裡跟職場就是不一樣嘛!

Q7:當對方在工作上的成就與知名度比自己高時,有沒有過調適期?

冠吟:我其實沒有跟他聊過這件事,但每次聽到他跟朋友聊起我時,他都是非常得意的。有些男生會覺得另一半太忙,或是(耳語)誰的太太比先生有名⋯⋯,但他從來不會,而是覺得「這樣不是很好嗎?」如果他沒有主動展現那麼強大的支持,我可能也會有點顧忌,如果我因為工作晚點回家,他是不是會給我臉色看?

丁威:我真的從來沒有想要去跟她比較,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在很年輕時,就有過一段低潮。我30歲就做了部長機要,也長期在媒體業,在這些位子上,我看到太多人起起落落,有人很早上去、最後摔得非常重。有句話說,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所以不需要去計較,婚姻就是誰低潮、誰就幫誰。

冠吟:我覺得婚姻比較像是一起創業,我們是這間公司的合夥人,雖然各管不同部門,但所有的調配與分工,始終是為了這間公司好。如果有一個人先展現支持,另一個人馬上就會把猜忌心放下,慢慢減少攀比、不再糾結於對家庭GDP的貢獻,有一個正向的循環。

丁威:而且我也不會因為她好像很有名氣,在家裡就越來越弱勢,因為我一直都很弱勢啦。她今天就算只是一個專員,我在家一樣是這樣,無所謂的!

冠吟(大笑):職涯就算走下坡,我的家庭生涯會一直達到高峰!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