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川普的中國貿易協議引發諸多質疑與批評

Bloomberg 發布於 2019年10月13日09:27

【彭博】--隨著總統唐納德· 川普周五宣布與中國達成部分協議,他在持續數月升級局勢之後又重新回到了協議達成者的模式。

不過,這份新協議可能只是向更加貼近現實而邁出的一小步,並不意味著貿易戰對全球經濟造成的不確定性會就此止步。

與此同時,在川普準備在2020年面對大選之際,一個棘手的問題擺在他及因其打擊中國和全球供應鏈而遭受沖擊的經濟面前,那就是: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在周五披露的協議中,中國將大幅增加購買美國農產品對於川普來說是一個最大勝利。此外,協議中還有對智慧財產權及匯率方面不甚明確的承諾,並將在一定程度上彌補自18個月多月前關稅戰開打以來美國農業受到的損害。

總體而言,這份協議將使市場平靜下來,並減少對於美國和全球經濟將因貿易影響而陷入衰退的擔憂。儘管川普周五稱雙方尚未落成書面協議,他預計將與習近平於一個月後在智利簽署。

川普周五對記者說:「沒有什麼比我們和中國正在做的事情更重大了。」

不過,即便事情按照川普周五勾勒的軌道推進,這份協議的範圍遠比總統自己曾設想的要小很多,也遠不及5月份談判破裂時雙方磋商的內容範圍。

在美中更廣泛關係顯現諸多負面跡象之際,這也讓許多主要問題懸而未決。一名NBA高管支持香港抗議活動的表態激怒中國,美國政府本周首次以人權問題為由打擊中國科技公司並對一些中國官員實施簽證禁令。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中國小組前負責人、目前在康奈爾大學任職的Eswar Prasad說:「這項協議幾乎解決不了兩國之間的任何主要貿易和經濟摩擦根源。」

彭博經濟學家如是說

「目前有一種合理的質疑是:即便這樣一份規模較小的協議最終是否會落地實施。官員們稱將用3-5周時間來敲定細節。過去的談判破裂時所用時間比這要短。」

彭博經濟研究,歐樂鷹和Yelena Shulyatyeva

之前長期任美國貿易談判人員、現為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負責人的Wendy Cutler表示,周五披露的協議輪廓看似與財長史蒂文· 姆努欽、乃至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在過去兩年裡談判的協議相似,但之前談判的這些協議都被川普否決。

Cutler說,「這看起來像是一份‘輕小的’協議,而不是‘實質性’的協議」,而且隨著談判人員在未來幾周將協議內容落成文本,這個協議還會有進一步弱化的風險。

經過幾個月的升級,川普本周妥協並悄然接受了他此前幾個月一直拒絕的事情:一個部分協議可能會發展演進的更加全面,但可能需要多達三個單獨談判階段。

川普周五說:「我認為分步、分階段進行確實會更好。」川普在上周曾表示只同意一項大範圍的協議。

這種戰略上的改變反映出一個現實,也是許多分析師早在川普打擊中國之初就已警告的問題。在川普通過關稅持續向中國施壓的同時,中國一直不願意接受川普提出的全面經濟改革要求。

Prasad說:「在核心結構問題上,雙方仍然存在巨大分歧。」

也許最重要的是, 周五披露的協議中不包括川普政府此前承諾將是任何美中協議基礎的、具有變革意義的內容:即確保北京不會背棄承諾的執行機制。川普只是提出這個問題會在之後再解決。

這很快引起了國會山的注意。愛荷華州共和黨人Chuck Grassley表示,「在作出這麼多犧牲之後,著力與中國達成一份全面、可執行及公正的協議才會讓美國人滿意。」Grassley是共和黨在參議院貿易事務上最主要的聲音。

難題

困擾兩個經濟體的許多最艱難問題也被暫擱一旁,其中包括美國長期以來對中國產業政策和政府補貼的抱怨。

這將使美國保持對約3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的關稅(這些措施已破壞了全球供應鏈),並且留下一個威脅(至少暫時如此)--12月份可能加征更多關稅。川普周五似乎暗示,他可能不想推進這些關稅,因為將會沖擊智慧手機、筆記型電腦和玩具等消費品,而且這些關稅也悄然遭到一些川普顧問的反對,他們擔心這可能會在2020年大選之際加劇美國經濟放緩。

「我質疑是否有可以被客觀地稱之為協議的東西,」華盛頓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的美中經濟關係專家Scott Kennedy說。「美國似乎在尋找一條途徑,來避免未來幾個月加碼關稅並安撫金融市場,因此其願意接受僅僅一個在有限問題上的口頭協議,以實現這一點。習近平可能會對這樣的結果感到非常滿意。」

中國在智慧財產權問題上同意了什麼目前尚不清楚。智慧財產權問題是川普為關稅行動正名的「301調查」的核心部分。最初報告中的主要抱怨集中在一系列戰略上,包括網絡攻擊以及中國對合資企業適用的規定是不公平地獲取美國技術等。

關於匯率操縱問題---美國另一個長期抱怨點,姆努欽周五僅表示在透明度方面有新的承諾,而且美國願意重新評估8月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決定。

據接近會談的人士表示,匯率協議最初在今年早些時候形成,與川普談判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中包含的堅持市場決定匯率的承諾極其相似,但Nafta中設置了一個爭端解決程序,而中國協議裡則不包括這一點。批評人士此前甚至已經將這項新的Nafta條款形容為「軟弱乏力」。

儘管周五披露的協議存在種種不足,但確實顯示出兩個重要跡象:川普的潛在政治勝利、許多世界領導人一直以來都在期待的一種基調變化。

「今天對於總統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勝利,」律所King & Spalding的合伙人Stephen Vaughn說道。「我們再次看到美國在貿易談判中的巨大影響力--當我們選擇使用的時候。」

即便是暫時的和平可能也會產生較大範圍的益處。

「這不會徹底改變中美關係或雙方之間的貿易狀態,但表明兩國可以在一個重要問題上共同努力,」川普的前經濟顧問、現在律師事務所Akin Gump工作的Clete Willems表示。「學會這樣做對於避免雙方關係的各個方面出現廣泛惡化來說至關重要,因為關係惡化不符合任何人的長遠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