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事不過三?鮑威爾此番讓經濟軟著陸的努力或不會再受川普影響

Bloomberg 發布於 2019年12月10日09:13 • Rich Miller、Christopher Condon

【彭博】--事不過三。也許這一次傑羅姆·鮑威爾會有好運。

在今年5月初和7月底,這位聯儲會主席兩次似乎都接近讓疲軟的美國經濟實現軟著陸。

但每一次,美國總統唐納德· 川普讓貿易緊張局勢升級都導致他的計畫偏離軌道。8月份的情況非常糟糕,以至於鮑威爾不得不將他的假期推遲了一天來評估影響。

在即將進入擔任聯儲會主席的第三個年頭,鮑威爾再次對經濟和貨幣政策處於良好狀態表達出信心。這些經過調整的政策旨在幫助進一步延長美國持續時間創紀錄的經濟成長。

在此前連續三次降息後,作為對他信心的反應,預計鮑威爾和他的同事們將在周三維持利率不變。而且,他們寄希望於川普會決定不把他在12月15日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威脅變為現實。

「雖然尚無定論,但現在看起來非常像是軟著陸。」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曾於1994年至1996年擔任聯儲會副主席的Alan Blinder表示。當時也是最近一次(可能是唯一一次)聯儲會在沒有讓經濟陷入衰退的情況下為經濟降溫。

彭博經濟學家開發的衰退概率模型顯示,未來12個月經濟出現萎縮的可能性約為四分之一,低於一年前的接近二分之一,當時金融市場被12月的加息決定嚇壞了,甚至連一些聯儲會內部人士也承認那是一個糟糕的決定。

「可以說,在2018年年底,他們在認識到情況已經出現變化方面慢了半拍。」前聯儲會副主席Donald Kohn表示。不過,鮑威爾「在兩周內對上述決定進行了修正」,暗示聯儲會將擱置進一步加息。

延伸閱讀:細數川普發動的口誅筆伐 且看鮑威爾遭遇的槍林彈雨

事情未來如何發展不僅對今後判斷鮑威爾的表現至關重要,對獨立於政治的聯儲會之聲譽也很重要,因為該機構面臨著來自總統的猛烈抨擊。

鮑威爾保持經濟活力的能力也與川普息息相關。如果經濟在2020年表現低迷,則可能會危及川普在11月贏得連任的機會。

川普和鮑威爾之間的互動,核心是一個矛盾。聯儲會內部人士堅持認為鮑威爾應該對川普有關通過降息來刺激經濟成長的要求不屑一顧。

但是在2018年四次加息之後,聯儲會今年掉轉船頭,迅速採取行動來保護經濟免受川普貿易爭端和全球成長放緩的影響。

通過先發制人的降息來麻醉市場,「他們不經意間鼓勵了貿易戰」,美國銀行全球經濟研究負責人Ethan Harris表示。

降息也引發了人們對於聯儲會是否易受政治壓力影響的疑問。

「我擔心該委員會將被認為缺乏獨立性和可靠度,因為他們在總統批評聯儲會後今年降低了利率。」耶魯大學教授、曾任聯儲會高級經濟學家的William English表示。不過他支持降息。

進入2020年,鮑威爾已經暗示要適可而止。他表示,對經濟前景的預期需要出現「重大再評估」,聯儲會才會採取行動。聯儲會目前預期經濟適度成長,勞動力市場強勁且通膨率處在2%左右。

川普對上述立場並不滿意,在11月18日罕見與鮑威爾會晤時對他說聯儲會應該推動利率降至零以下。

他還表示,聯儲會的貨幣政策提高了美元匯率從而傷害到美國製造業的出口商--儘管美元匯率和川普當選時相比幾乎沒有變化,且美國公司對貿易緊張局勢的擔憂超過了對利率的擔憂。

川普對聯儲會的攻擊不僅限於憤怒的推文。今年早些時候,他要求白宮律師探討他解除聯儲會主席職位的選項。他還提出,可能提名支持他觀點的經濟學家出任聯儲會理事會兩個職位的可能性。

為了保護聯儲會,鮑威爾繼續頻繁造訪美國國會。自2018年2月接任聯儲會主席以來,他在出席國會委員會會議之外與議員進行會晤或通話超過170多次。

作為廣泛戰略評估的一部分,鮑威爾領導下的聯儲會還接觸了各領域的一系列美國人,以獲取他們對聯儲會表現的反饋。

A+

在處理政治層面的事務上,「我會給他打分A+」,現任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的Kohn說。「他通過與國會和公眾的溝通,在聯儲會周圍築起了護城河。」

確實,當鮑威爾上個月在羅德島州普羅維登斯的一個商會會議上露面時,超過700位當地商業領袖在上台時給予他長時間的鼓掌。

他向他們傳達出的消息是樂觀的:「在長期擴張的這個時點上,我看到的玻璃杯超過半滿。」

通過讓失業率下降到半個世紀低點,鮑威爾正在幫助將經濟成長的好處分享給那些生活水平較低的人,與此同時增強了聯儲會在國會的聲譽。

鮑威爾--以及川普--現在面臨的問題是,這位聯儲會主席能否繼續讓經濟保持成長。

安聯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El-Erian擔心聯儲會對金融市場過於照顧,在10月份降息時浪費了寶貴的貨幣政策彈藥。

「如果市場開始迫使聯儲會再次降息」,這不會令我感到驚訝,因為很明顯,即使川普與中國達成小規模協議交易,貿易緊張局勢也不會消失,El-Erian表示。他同時還是彭博專欄作家。

但是在聯儲會內部人士看來,他們在2019年降息並不只是為了讓市場高興,就像他們並不是屈服於川普不斷的施壓一樣。相反,他們是在保護經濟免受川普關稅戰的影響。

2020年的情況可能大致相同。聯儲會官員們認為,經濟的命運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川普是否可以在貿易方面取得進展,或者至少避免使事情變得更糟。這反過來將決定他們如何處理利率。

「前景很大程度上受到貿易政策不確定性的影響,」MacroPolicy Perspectives駐紐約的創始人、前聯儲會理事會經濟學家Julia Coronado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