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中國給跨國企業CEO的忠告:香港問題莫踩紅線

Bloomberg 發布於 2019年08月22日01:35 • Angus Whitley、Iain Marlow、Jinshan Hong

【彭博】--伴隨香港反政府抗議活動在本月愈演愈烈,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通知香港員工:不要在公共場合代表公司發言,並表示支持中國的治港政策。

根據彭博看到的電子郵件,另一家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巨頭普華永道也向員工發出了類似要求,告知他們不要在社交媒體平台披露公司的任何信息。

這是跨國企業面臨的新現實。長期以來,他們一直在努力解決一道棘手的中國問題:進入這個亞洲最大經濟體的代價有幾何?北京方面對抗議活動的反應,尤其是本月對國泰航空採取的整頓措施,對這道問題給出了一個答案:公司上上下下都必須遵守共產黨的世界觀。

「中國政府並不認為企業與國家是分開的,而且明確表示如果你想在中國做生意,最好是聽話,」前皇家香港警務處刑事情報科負責人、政治和企業風險諮詢公司Steve Vickers & Associates的執行長Steve Vickers表示。

普華永道在8月5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充分尊重人們的言論自由權利,但對抗議活動相關的暴力升級感到遺憾。該公司還譴責「利用公司企業形象在社交媒體傳播虛假信息」的行為,稱這些行為旨在誤導公眾。畢馬威沒有立即回覆置評請求。

關於一家公司跨過中國紅線時會有怎樣的遭遇,香港旗艦航空公司國泰航空成了這方面的典型。

在一些員工公開支持香港抗議活動後,國泰航空遭到國有企業抵制,監管部門民航局威脅禁止其航班執飛內地航線。幾天時間內,國泰航空執行長辭職,該公司還接受了北京方面的一系列要求。至少 三名機長已離開國泰航空,其中一名據報道是因為在從東京飛往香港的航班上對乘客發表了有關香港抗議活動的評論。

像國泰航空這樣大的公司目標寥寥無幾,若失去內地市場,這家香港標志性企業的業務將陷入癱瘓。然而,從汽車製造商、時尚品牌到銀行在內的其他許多跨國公司可能輕易陷入類似境地。

延伸閱讀:捲入香港抗議風波 國泰航空經歷了無比煎熬的一周

滙豐控股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家銀行於1865年在香港成立,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將總部遷到了倫敦,但仍有一半的營收來自亞洲(包括中國內地)。

在抗議活動期間,滙豐迄今為止似乎並不願對員工加以限制。該行6月份全職員工總數達23.8萬人。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滙豐管理人員允許香港員工參加6月份一場在周中舉行的示威活動,前提是他們不違法。

「本行一直尊重我們的員工在政治和社會問題上持有其個人觀點,」滙豐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

這可能是有些冒險的表態。滙豐戰略的一大基石正是立足香港深入內地,而且已經在內地開展企業和零售銀行服務。

華府與滙豐大客戶華為之間的法律和政治糾紛,已經讓這家銀行處於令人不安的地位。據英國《金融時報》上月報道,美國檢察官將滙豐與華為的關係用作起訴一名華為高管的證據。

「經濟孤立」

中國有充分的理由展現克制。如果跨國企業決定離開內地或香港,帶走他們的技術和高薪工作機會,政府的高壓策略就可能適得其反。任何不利於香港全球金融中心地位的事情,也會殃及那些依靠香港開展離岸融資的中國公司。

「這會正中一些美國鷹派的下懷,讓中國走向經濟孤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政治經濟學副教授Victor Shih和中國與太平洋關係研究負責人Ho Miu Lam表示。

不過即使中國政府減少施壓,跨國公司也不太可能躲過中國網絡空間日益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從Versace到Calvin Klein,最近幾天有多個國際品牌表示道歉,因為網民發現他們的產品或公司官網將香港標記為獨立國家,而非中國的一部分。

謹慎

一位歐洲奢侈品牌的高級管理人員表示,多年來公司在經營上一直是以謹慎態度對待中國和政治問題。因涉及敏感話題,該人士不願具名。其並稱,各品牌都會認真關注當地市場對營銷的反應,如有必要,即便花費了很高預算也應該願意取消相關活動。

在高端時尚界,明星設計師一直有打破界限的自由。然而,繼去年Dolce&Gabbana的筷子事件發生後,就連這個規則也在發生改變。一位不願具名的歐洲奢侈品集團高級管理人員表示,他們正指導設計師發布信息時要緊貼預先批准過的內容。

遵守中國規則可能頗具挑戰性,然而,想要進入這個14萬億美元經濟體的企業可能沒有選擇。

「我是個民主人士,但你必須面對目前的情況,」Vickers說道。「我不是說這是正確的或合法的。我只是說事實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