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改變世界首先需對現有的認識方法進行反思:評《新疆元年》(上)

《新疆元年》彙集了十幾位研究新疆以及中亞問題學者的論文,討論新疆再教育集中營的來源、與全球政治環境的關聯。

新疆再教育集中營是如何演變而來的以及與全球氛圍的關係是什麼?如何認識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突厥民族的處境?這些民族當下狀況與民主社區的關係是什麼?這是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今年一月出版的新書《新疆元年》(Xinjiang Year Zero)提出的問題。本書嘗試從檢視認識論角度回答上述問題,改變世界不僅僅是認知和評論世界,而是首先應審視認識世界的方法,反思這些認識方法的問題。

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民族的處境

《新疆元年》彙集了十幾位研究新疆以及中亞問題學者的論文,主要討論新疆再教育集中營的來源、與全球政治環境的關聯。本書編輯者使用這個書名凸顯了中國當局從建立新疆再教育集中營以來的圖謀:從根本上消除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主體性,大規模監禁,破壞和褻瀆清真寺和其他歷史遺跡,阻止這些民族實踐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試圖抹掉或偽造這些民族自己的歷史記錄;謀劃馴服並使這些民族淪為無產階級,作為資本主義剝削的廉價工作力,可供遷往新疆或其他地區的工廠利用。

本書分三部分包括論述的根源、定居殖民主義和全球聯繫。第一、二部分溯源目前新疆鎮壓的歷史根源、話語框架和依據,將新疆突厥穆斯林遭受的鎮壓置於全球帝國主義的歷史中,概述了剝奪突厥穆斯林是建立世俗國家的結果;分析了針對維吾爾族的同化政策 ;評述了漢族定居殖民體制包括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兵團)制度的演變;搶控資源與監控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民族結合的制度性政策和實踐;持續剝奪維吾爾人和造成流離失所的多種形式 。第三部分檢視了使用高科技和數位封閉系統對新疆的監控,「社會信用」的實驗與全球金融包容過程的聯繫以及對社會控制的影響,這些新型控制措施使得露天大監獄成為制度性鎮壓的一部分,同時作為社區拘留的預防性手段。此外,本書以中國和國際女權運動的角度審視了西藏和新疆女性和少數民族的困境,提出了如何在國際平台互動交流、教育和傳播改變這些民族女性的處境。

「先豐服務集團」在新疆和中共統治的其他地區提供保安設備,並建立更全面的社會監控機制。(示意圖/Parker Coffman/Unsplash)

本書也分析了跨國公司先豐服務集團在全球保安方面的業務。這個集團與中國當局建立了密切的關係。2016年,先豐服務收購了由中國當局控股的北京國際安全與防衛學院25%股權,隨後在新疆開設了分支機構,雇用了兵團公司中共黨委委員和前副總經理呂超海作為這個集團中國西北公司的總經理。先豐服務集團在新疆和中共統治的其他地區提供了保安設備、幫助培訓反恐人員並涉入了建立更全面的社會監控機制,為一帶一路專案涉入的國家和其他國家提供這些監禁技術和機制。這個集團負責人埃裡克·普林斯曾遊說美國政府在阿富汗、奈及利亞推行重商殖民主義。普林斯是川普在2016年總統競選活動的主要捐款人,也是川普政府中教育部長的弟弟。川普曾經鼓勵習近平建立新疆集中營。

如何認識新疆問題?

在有新聞自由的民主制度中,願意瞭解中共統治下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被剝奪權利的狀況並不困難,但是解釋這種現象卻有很大不同。本書前言梳理了民主社區圍繞這個事件的討論,歸納了主要由兩個相互競爭的認識論框架主導,「本質主義」(essentialism)和「比爛主義」(whataboutism)。

本書描述本質主義的特點是拒絕中國和其他地方動態的相似性和相關聯繫的比較分析。本質主義論證方式傾向於強調某種背景下的特定屬性作為定義要素,並將中國完全與世界其他地區區隔;主要集中論述的是專制中國不能與自由民主國家相提並論,因為這兩種政治制度根本不同,而任何關於可能存在共同點的說法都會被譴責為「比爛主義」和道德相對主義。相反,「比爛主義」是把對中國當局的任何批評都視為虛偽,其虛假的道德前提是中共所做的事情與其他人沒有兩樣。「本質主義」論者認為集中營/拘留營是中共專制或極權獨有現象,而「比爛主義」論者通常會問,鑒於民主國家自己長期殖民歷史,監獄系統大規模拘留難民,以及全球反恐戰爭帶來的災難,民主國家怎麼能對新疆提出批評?瞭解了「本質主義」和「比爛主義」認識方法的問題之後,如何認識新疆問題? (待續)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