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拒當女版杜特蒂!薩拉政治算計更精

▲▲菲律賓總統大選 副總統候選人 現任總統杜特蒂長女 薩拉杜特蒂(Sara Duterte) (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菲律賓總統大選結果尚未出爐,但現任總統杜特蒂的長女薩拉杜特蒂(Sara Duterte)目前開出來得票率幾乎篤定當選。(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菲律賓5月9日舉行大選,根據菲律賓選舉委員會(COMELEC)統計由現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之女薩拉(Sara Duterte)與已故獨裁前總統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搭檔的正副總統組合獲得票數壓倒性超出其他競爭對手;然而明明都有個當過總統的強人老爸,為何薩拉願意「屈就」當個幾乎沒有實質執政權的副總統,甘願讓小馬可仕入主馬拉坎南宮,背後或許與杜特蒂家族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菲律賓本屆總統大選因為攸關獨裁者馬可仕家族的回歸而備受關注,然而在2021年10月,現任總統杜特蒂早就替這場選戰鳴了第一槍。根據該國憲法規定,現任總統任期6年一滿便無法尋求連任,杜特蒂當時就宣布自己絕不會尋求競選副總統,甚至當自己任期一滿就會退出政壇;外界分析其總統寶座安排計畫將會交給自己的長女薩拉,並讓她炮製杜特蒂本人2015年在最後一刻踏入選戰的方式,進一步加深杜特蒂家族在菲國的政治勢力。

▲現任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女兒薩拉(Sara Duterte-Carpio)踏入政壇與父親可說是「魚幫水、水幫魚」。(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薩拉目前在菲律賓第三大城市納卯(Davao)任職市長,首次踏足政壇是時任納卯市長的父親安排下,於2007年出任杜特蒂副手。由於杜特蒂家族主要勢力範圍位於菲律賓南部,杜特蒂本人更三度擔任納卯市市長,2010年安排女兒薩拉接任納卯市長之位,自己退而任其副手,替薩拉的政治生涯上多了一筆納卯最年輕的市長、納卯首位女性市長的光輝紀錄,接著於2013年又接回自己手中,先後任職市長達22年。

直到杜特蒂總統選戰順利大勝後,薩拉才又接棒回到納卯,並由杜特蒂的長子、薩拉的兄弟保羅(Paolo Duterte)出任副手;而隨著父親表示將於屆滿退出政壇,薩拉也放棄角逐市長連任選戰,取而代之的是原先參選副市長的哥哥保羅角逐市長,副市長則由杜特蒂的特別助理昆汀(Jesus Melchor Quitain)出馬競選。

▲現任總統杜特蒂的長女薩拉(左)成為媒體報導寵兒、一宣布放棄角逐納卯市長後去向成為媒體關注焦點。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根據開票結果,目前薩拉以61.2%支持率大幅領先其他候選人,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杜特蒂在其任內作風與馬可仕一樣獨裁,大力打壓新聞自由、異己言論,更同樣以「肅清」為由殺害超過8千多名涉毒人士,菲律賓民眾4月份對杜特蒂的信任度也幾乎達到6成,和女兒得票率相差不遠,明顯可以看出薩拉展現陽剛形象與「女漢子」一面成功讓選民將其連結到父親身上。

然而有別於小馬可仕擁著父親「金字招牌」當護身符的形象,薩拉有意在家族庇蔭下走出自己的一片天,這個更年輕的「女版杜特蒂」其實不如外界想像只會乖乖聽著老爸的安排,而是早有自己的政治算計,例如2015年她就拒絕接下有意去選總統的老爸留下的市長空位,如何保下這個家族政治遺產就讓杜特蒂頭痛不已;在杜特蒂宣稱積極掃毒、並用嚴厲處決威嚇政敵與地方勢力時,薩拉也強調反毒不只是把所有毒販槍斃,而是該多關注預防和戒毒;甚至當杜特蒂口無遮攔大肆說出厭女發言,例如開玩笑表示家鄉納卯市的性侵案多,是因為「漂亮女生多」,曾公開表示遭性侵的薩拉仍替他護航表示自己雖然也是受害者,但也會投票給父親,甚至為了助選把自己的頭髮全剃光,告訴父親和支持者「杜就對了(#justDUit)」;杜特蒂就曾告訴過當地媒體,女兒對於讀懂他的心思可說是輕而易舉,自己卻怎麼也想不通女兒腦中在想什麼。

▲薩拉有著父親強悍、果斷的陽剛形象卻又不只如此。(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名鐵血又獨裁的典型「菲律賓漢子」或許不懂,但看在該國顧問公司總經理羅伯特(Robert Herrera-Lim)眼中卻非如此,薩拉雖然多次在公開場合「忤逆」父親,表達不同立場和意見,但對於不喜歡杜特蒂的中間選民來說,薩拉就是薩拉,甚至可能會是個「更好的杜特蒂」,屢次違背父親政治安排的行為更表明了這個政治新星的獨立性,或許短期內會讓少部分的杜特蒂支持者感到失望或不解,但長遠來說卻是奠定了薩拉支持者的基礎。

薩拉最叛逆的一次政治決定,或許就是選擇在2022總統大選期間選擇「屈就」於小馬可仕陣營下。在總統候選人早期民意調查期間,薩拉的人氣與支持度可是遠遠超過馬尼拉市長、拳王等人,不少支持者就連杜特蒂本人也都有意讓薩拉出面競選總統寶座,如此一來屆滿不得連任的杜特蒂就能順理成章的競選副總統,重演2010年納卯市的局面,以「父女檔」姿態將杜特蒂家族的名字刻在菲國歷史;然而薩拉卻選擇掛名在菲律賓前總統雅羅育(Gloria Arroyo)所屬的政黨「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黨」(Lakas–CMD)下,加入捲土重來的小馬可仕陣營。

▲小馬可仕與薩拉的聯合競選,組成強強聯盟,若無意外將能順利入主馬拉坎南宮。(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踢到鐵板的杜特蒂更在訪談中表示,「大家都知道我不滿意薩拉競選副總統。我不是責怪薩拉,因為我們沒有討論過這件事,我是反對他們決定讓薩拉競選副總統。我可以確信,讓薩拉競選副總統是小馬可仕團隊的決定。我想知道,薩拉明明在總統民調中排名第一,為什麼她只去競選副總統」,無法憑藉女兒或親信繼續維持「幕後總統」大夢的杜特蒂,最後也只好妥協宣布改參選參議員,不跟女兒競爭副總統,避免父女搭檔的美談淪為父女對決。

父親眼裡的不諒解卻是時事評論家的高明決斷,《法新社》分析認為薩拉正是能夠延續杜特蒂政策的不二人選,仍接受國際刑事法庭調查的杜特蒂一旦卸任,就只有已經和小馬可仕陣營進行某種利益交換、甘願讓出總統寶座的女兒能保護他免於國內外可能的刑事起訴,而在菲律賓地方世家政治勢力盤根錯節的情況下,為了剷除異己大肆掃毒的杜特蒂也能在未來這個副總統的保護下,避免過往政敵的追究甚至追殺。

此外,和小馬可仕「威權二代」的形象的確也有助於厭倦官僚主義、菁英政治的菲律賓選民支持,薩拉一貫的女漢子形象多少也能協助瓜分小馬可仕的競選對手、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的票倉,更確保了杜特蒂家族未來6年仍能站穩菲國政治中心的地位,延續杜特蒂改革政策的影響力。且不提她會不會是菲律賓有史以來實質執政權力最高的副總統,至少以此經歷做為跳板耕耘六年後,薩拉絕對會比現在擁有更多政治本錢,也更有底氣能選上2028年菲律賓總統的。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