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俄人湧入 吉爾吉斯:百利無一害 不必憂心被遣返

(中央社記者鍾佑貞伊斯坦堡7日專電)俄羅斯局部動員,促使大批俄國男性外逃至吉爾吉斯等國躲徵召。吉國總統賈帕洛夫表示,俄人湧入有助吉爾吉斯,「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損害,但看到一堆益處」;俄人可以自由工作,不必擔心被引渡回國。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9月就烏克蘭戰事下達局部動員,令頒後數以萬計俄國男性外逃至中亞、亞美尼亞、喬治亞、土耳其以及少數仍願意接納他們的地點。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5日報導,吉爾吉斯首都比許凱克(Bishkek)租金飛漲,從豪華飯店到骯髒旅社都已沒有空床。塵土飛揚的街道上,放眼所見幾乎都是年輕移民,漫無目的遊蕩。這批俄人倉促地自我放逐到一個貧窮、偏遠,且過去很少人能在地圖上指認的國家。

數以萬計的年輕俄人懼怕被捲入烏克蘭戰事,紛紛離開莫斯科及海參崴(Vladivostok)以及介於兩地間的多處地點。他們放下高薪的工作及家庭,搭乘飛機、汽車或巴士湧入中亞。

長期以來,吉爾吉斯被俄羅斯被視為落後、廉價勞力的來源國,如今成為大批俄羅斯男性的避風港。來自莫斯科的戴尼斯(Denis)在比許凱克一間酒吧與數十名俄人交換住宿、取得吉爾吉斯居留證及找工作的攻略。他說,「我每天都仰望晴空,感謝我能在這」。

這場酒吧聚會,是為了慶祝當地新成立的「俄羅斯社群」。

俄人大批出走始於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當時約有數十萬人離境。蒲亭頒布局部動員令後,外流速度加快。俄羅斯獨立媒體「新報」(Novaya Gazeta)指出,光是動員令頒布的4天內,就有約26萬1000名軍人離境。而後又有數萬人逃離。

俄人逃亡的混亂局面一改戰時難民危機的樣貌:不像逃到波蘭及其他歐洲國家的數百萬烏克蘭婦幼,這批俄人不是為了躲避入侵的軍隊,而是避免服役。他們也不符合逃離開發中國家的貧困人口刻板印象。

蒲亭9月30日於克里姆林宮吹噓,戰爭讓俄國自烏克蘭奪走了數百萬名新公民。實情是,俄烏衝突讓他「真正的公民」感到絕望而逃離。

來自俄國遠東地區的大學生亞歷山大(Alexander)說:「當這一切開始時,我們以為只會影響職業軍人及其家人,但是動員令頒布後,影響了我們所有人」。

他表示,留在俄羅斯意味著「要麼入獄,要不入伍」。

蒲亭日前宣布併入烏克蘭4州,宣稱這4州居民從現在起將是「永遠的」俄國人。在比許凱克的酒吧裡,似乎沒有人認真看待這些。西伯利亞人尤里(Yuri)表示,蒲亭一直在撒謊。

36歲的尤里在俄國經營一間小型企業,為美國重金屬樂團設計專輯封面,也替其他外國客戶製作藝術品。他上週搭乘巴士及火車,花了3天抵達比許凱克,現在睡在過擠的宿舍上鋪,與19人共用一室,其中多是同鄉。他說,「至少我在這裡感到安全」。

一如多數受訪的俄人,尤里不願意透露姓氏,憂心遭到報復。

23 歲的艾爾達(Eldar)是來自庫頁島(Sakhalin Island)的數學老師,他批評許多俄人對戰爭過於冷漠。

「大多數人只是坐在沙發上,認為如果蒲亭下台,事情會更糟…我不能再參與其中,必須考慮自己的未來。」

俄羅斯人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開始擔心戰爭,激怒遭折磨7個月的烏克蘭人。即使是現在,逃離的俄人也很少談俄烏衝突,他們在意居住、用錢及如何適應不熟悉的風俗民情。

數十年來,俄羅斯認為吉爾吉斯是又貧窮又絕望的「表親」。總統賈帕洛夫(Sadyr Japarov)等人樂見局勢翻轉。

他受訪時說,「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新的狀況」。逾百萬吉爾吉斯人在俄工作,「他們的公民當然可以到這自由工作」,不必擔心被引渡回國。

俄人湧入使吉爾吉斯房租高漲,一些房東甚至把吉爾吉斯住戶趕走,讓願意付兩倍、3倍或更高房租的俄人入住。賈帕洛夫說,他不知道多少俄羅斯逃兵入境,但俄人湧入將有助他的國家。「我們沒有看到任何損害,但看到一堆益處」。

俄人大舉出逃與歐洲2015年的難民危機形成鮮明對比。比起敘利亞人及阿富汗人等,許多在吉爾吉斯尋求庇護的俄人受過高等教育,並擁有很好的工作,通常是在科技或文化領域就職。

學者馬圖謝維奇(Yan Matusevich)表示,吉爾吉斯及其他中亞國家長期以來一直憂心難民會從附近的阿富汗湧入。「在他們最瘋狂的夢想中,也沒料到會有大量俄國難民入境」。

他說,逃離的俄人不希望被視為來自開發中國家的難民,但是國際組織需要開始考慮為多數俄人提供人道協助。一些俄人很富有,但其他人並不寬裕,有人倉促離境,除了衣物以外所剩無幾,得仰賴當地慈善機構。(編輯:高照芬)1111007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