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2021 ART TAIPEI 專題】台北藝博公眾日正式開展 ! 多元媒材帶你領進當代藝術鑑賞之門!

非池中藝術網 更新於 10月24日02:06 • 發布於 10月21日16:00 • 林侑澂

對於美學的需求是一種源於人性本質的天賦,於是人們以藝術品做為途徑,讓言語無法描述的事物取得共鳴、抒發,也讓言語已經描述的事物,能有再次被思辨的契機。在優秀的防疫成績之下,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台北藝博)現正在世貿一館展出(展期至10/25 週一)。做為亞太地區口碑最悠久的藝博會,台北藝博總是能見到非常豐富多元的藝術品。無論是古典、現代或當代,無論是什麼樣的形式或內容,總能呈現給入場的觀眾們感嘆與收穫。

那麼,喜歡藝術的您準備好了嗎!?

台灣乃至亞太藝文界的重要指標-2021年第28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於本週末正式登場!

【 S04.巫登益美術館】

巫登益,《江山帝景》,彩墨 紙本,65.6 x 1588 cm,2021。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非池中藝術網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女士蒞臨賞析巫登益先生作品,並表示高度的支持與欣賞,巫登益先生現場介紹了江山帝景的創作過程。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圖左至右)台灣優勢產業對外合作委員會主席王新力先生、巫登益先生、前副總統呂秀蓮女士、巫登益美術館張旭院長。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巫登益的山水創作,承襲自了來自中國的水墨哲學。作品《江山帝景》長度達到了驚人的1588公分,氣勢恢弘地呈現出藝術家對於時光歲月感悟。此作用時共三年,可算是藝術家近年集大成、再創新之作。

與藝術家以往壯麗山河的寫生不同,這幅巨作更關注於精神性的「共時性 synchronic」及「歷時性 diachronic」詮釋。在嚴謹的皴法之中,體現出了當代已經少見的堅實水墨傳承。作品在構圖上是長卷典型的多點透視法,藉此描繪可延續、可進出的精神宇宙。也藉由時間、空間、心境的描繪來連結古今。觀畫者猶如身歷其境般,隨著山川江流沉浸在既壯闊又典雅的的意境之中。

【D01.采泥藝術】

周慶輝, 人的莊園No.05, 270x360cm, 純棉無酸相片紙 , 2014。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

周慶輝作品在台北藝博的展會現場。圖 / 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周慶輝1965年生於台北,是臺灣知名的攝影師。本為新聞攝影記者,後為滿足創作慾望,專心投入影像創作。習於拍攝地的長期蹲點,進行大型影像創作計劃,並獲獎無數。從捕捉扣人心弦的新聞現場,到創造充滿戲劇張力的場景,由紀實攝影過渡到編導式攝影,在《人的莊園》系列中,周慶輝更從以往攝影家固有被認定的身份「獵人」轉變為「導演」。在藝術家三大重要系列作品中,其創作技法不斷突破與轉換之際,鏡頭始終聚焦於人與社會議題之間。

本次采泥藝術帶來周慶輝的攝影作品〈人的莊園No.5〉,該系列是藝術家耗時五年的時間帶著工作團隊反覆進駐動物園,在既有的環境搭台造景,是他首度嘗試「編導式攝影」的影像創作計劃,也是他創作生涯中的重大突破。

周慶輝在該系列作品中,以動物園的場域作為創作發想及拍攝場地,在動物園人工飼養的環境中置入了人類的文明生活,一種既真實又荒誕的氛圍下,營造出是家園也似牢籠的想像與感受,譜出一齣看來視覺華麗卻又啞然無語的默劇,以回應當今人類社會在無形框架中被約束的真實寫照。

【F05.尊彩藝術中心】

蕭勤,《向生命致敬-2》,布上壓克力,130x 160cm,2021。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蕭勤,師從現代抽象巨擎李仲生,參與創辦東方畫會,自50年代起就與同儕們以八大響馬之名,在台灣藝術的前沿發展創作。新作《向生命致敬-2》發想自2019年至今的肺炎疫情。在今日全球受到衝擊、文明發展受到限制的景況下,大自然有了喘息的空間。而這樣混亂而未知的時候,也是人們放慢步調、重新思考自身與自然界關係、思考氣候、物種、汙染甚至人心的契機。

藝術家藉由畫作反思諸己的同時,也透過抽象畫之中的能量向醫護等防疫工作者表達了感謝,在畫布背面寫下了「為世界受新冠病毒之迫害而祈福」十四字。讓作品的意義不僅限於美學與自我挑戰,也對於社會群體有了多一層的意義。同樣值得關注的是,今年80餘歲的藝術家依舊保持著強大的創作能量,真誠地堅持作畫,如此的執著甚是值得後進們學習。

黃昱昊,《尖筆山傳奇02》,紙本設色,90 x 164 cm,2020。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黃昱昊的藝術取材自3D電玩遊戲的視覺效果,並且將遊戲的視覺 / 思維與設色水墨揉合,形塑出相當特別的創作樣貌。作品《尖筆山傳奇02》以民間流傳的鄭成功寶藏做為出發點,將尖筆山轉換為如同電玩般的虛擬場景。畫面如同遊戲螢幕中第一人稱的視角,經由文本與場景設定的鋪陳,引導著觀者進入虛擬的空間及劇情之中。

系列作品的結構呈現出新穎的錯置感受,當中的塊面感、數位感以及3D建模時偶爾出現的破圖現象,如同許多片狀物的立體連接。在非現實的場域裡,容納著真實的感官體驗,將藝術家「虛擬作為虛擬本身而存在」的論證完整地表現了出來。

*註:本作為2021年高雄獎得獎作品,於台北藝博展間之中,藝術家也同步帶來了多件系列作品。@P

【B01.大雋藝術】

黃麟詠,《晚餐吃一半》,油畫 畫布,159 x 232.5 cm,2021。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黃麟詠的創作,經常以多重時空、文化、畫風的相互激盪,幽默地敘述對於社會現象的觀察。畫作《晚餐吃一半》取自聖經中-最後的晚餐,卻將其本意的宗教敘事,替換成了「當代社會對於名利的崇拜現象」。畫中堆疊了各具象徵性的符號,顯示現今的後資本社會中,能證明生命價值的已經不單純是信仰,而是越來越著重在網路社群、社會地位、金錢等等層面。藝術家藉由大量的訊息碰撞,對於社會趨勢表達了提醒和批判。

值得關注的是,拼貼感十足的畫面完全由藝術家手繪創作。這不僅是繪畫能力的展現,也面對如今的藝術世界「藝術的物化」、「意義的平面化」表達了明確的對抗。複雜於解讀的畫面傳遞著龐大的訊息量,於是「如何解讀作品?」這問題的本身,也成為了相當有意思的多重選擇題。

【M04.藝星藝術中心】

梅丁衍,《無題》,油彩 畫布,91 x 72 cm,2021。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梅丁衍的創作生涯經常以精煉、去除情緒的冷幽默語彙,對於歷史及社會現實提出觀點。2021年全球情勢因為肺炎疫情、經貿和政治課題而不穩。雖說美中的對抗本質上是價值觀的衝突,但實際的表現則是各種外交利益的角力。今年六月美軍C-17A運輸機在松山機場降落,同時三位美國國會議員來訪,接著更有許多自由世界國家以疫苗等等方式支援台灣。國際局勢的迅速變化,使得台灣一躍而成多國新聞的焦點,甚至在國際間形成了某種隱約的共識。

台灣度過了多年的困境,如今漸漸受到支持必然是好事。然而在此同時,藝術家再次提出了希望與危機往往共存的觀點。新作《無題》描繪的玻璃瓶,寫著肺炎代號:COVID-19和Vaccine / 疫苗。然而灰階、模糊、晃動未對焦的視覺,形成了某種未定論感。而在未定論的狀態之下,該要關心的往往不僅是景況本身,也是「該如何保持思緒清醒」的自我認知。

【C02.大觀藝術空間】

梁育瑄,《北窗The North Window》,油彩 畫布,89 x 174 cm,2021。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梁育瑄再一次在繪畫中抽離了色相、聽覺和客觀時間。從近年專注的泡泡主題延續,取景自國美館的《北窗》細細地鋪陳出了一種「隨時即將破滅的雋永感」。清透的泡泡似乎沒有重量,卻又承載著無法忽視的精神厚度。空間去除了人的痕跡,純以光線、空氣和溫度的流動就讓意識蔓延其中。寫實畫風消弭了筆觸,也消弭了真實與虛幻的界線。清雅的畫面完整地體現出思路,顯示出了藝術家越來越成熟的創作狀態。

在難以定義的時空裡,觀畫者無法確定泡泡能否穿越玻璃窗?甚至無法確定它是否能維持到碰觸玻璃窗?藝術家經由畫筆,緩緩地記錄了大大小小的不確定。在清晰與恍然的反覆堆疊中,同時描繪著意識與無意識的精神狀態。畫作如同鏡面般,而其映照的並非物質的樣貌,而是意識精神、極其細微的流動途徑。真誠傳遞出一種在自然與制約中,依舊執著的處世心境。

【L10.安卓藝術】

謝鴻均,《庇護》,油畫/盾牌/Led燈條Oil on shield, Led light,100 x 100 cm,2021。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謝鴻均多年以來進行女性研究,將其中的觀察與體悟轉換為了藝術創作。新作《庇護》的物件是冷硬而強烈的,和象徵萬物循環的植物、流動的筆觸、鮮豔的色彩形成了明確的二元對立。盾牌物件對於藝術家而言,是家族的長期負擔。也是同時具備了壓迫與保衛的意象,對於不同的群體 / 個體都象徵著個別意義。

此作借鑒了波提切利的名畫《雅典娜與半人馬》中,身軀上蔓延著植物的女神:以女性身分穩穩掌控戰爭與智慧的定位。隱喻著最終征服戰爭的,往往不是以戰止戰,而是更高一階的智慧。盾上的視窗之中裝置了燈光,當中的冷色調中描繪了蹲躲其中的小小人物,她 / 他似乎是曾經被困的藝術家,也其實能投射成任何一個被壓迫的個體。隱藏在作品背面的那一道裂痕,又冷漠地提醒:在漫天雷光之下,逃躲是完全無用的選擇。相較於藝術家過去從社會 / 歷史 / 神話的角度詮釋女性,在此作中也加入了一部分自身經歷的梳理。將多重的符號意象,組構成為能夠順暢敘事的繪畫裝置。@P

【L03.伊日藝術計畫】

陳松志,《無題(介於開合之間-8) Untitled(in between open and closed-8)》,金屬、玻璃、混合織 布、原生紙漿、尼龍單 絲線、橡膠管,73 x 30 x 25 cm,2021。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陳松志擅長將意念置入於抽象和具象之間的轉換,運用出人意表的媒材與表現手法,在純粹之中提供細緻豐富的感知。作品《無題(介於開合之間-8) 》第一眼之間難以解讀,事實上卻又蘊含了諸多的層次。

手捏的紙漿球保存著相當直觀的質感與觸感,形象上很容易感受到創作過程中、或輕或重的手掌力量。然而這樣充滿人性 / 身體感的物件卻被外界所束縛。從紗布、尼龍網、玻璃盒、木框,一層一層的包裹物件越來越堅固、甚至有稜有角,一層層地暗示著自身與環境、內心與表象的落差。於是,作品的跨越的軀體的感知,也反應了精神運作的複雜與現實。緩緩凝視著這樣的作品,總是隱隱約約觸動著模糊的記憶。身處作品之中,你我皆是塑造者,也皆是被塑造者。

【L09.絕版影像館】

陳榮輝,《空城計01-藍色男孩 Freezing Land 01-A Blue Boy》,顏料式噴墨輸出,121.9 x 152.4cm,2017。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藝術家陳榮輝的影像創作從新聞、紀實攝影的角度出發,經常記錄著許多匪夷所思的真實。《空城計01-藍色男孩》是其空城計系列中的指標作品,影像的主角來自中國東北、拍攝時年僅14歲。但卻已經以「女裝青年」的設定,成為坐擁巨大瀏覽量的直播主。

青年在鏡頭前搞笑、取悅觀眾,過去數年間透過網路上的觀眾贊助獲利。青年的收入支持著全家族(無業)的開銷,甚至讓其父母試著中斷他的教育。如此現象的背後是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但偏偏大眾們卻只在乎娛樂。畫面取景自一家網紅咖啡廳,桃紅色的牆面、上下顛倒的藍色胸罩、被取下的假髮,顯示出青年荒唐的處境。然而最讓人心碎的是他天真的神情-淡淡的難以判讀。最初的裝扮對青年而言只是有趣,那麼如今還有趣嗎?未來他又將如何呢?

【G02.雲清藝術】

阿部乳坊 ABE Nyubo,《色彩嵌空-集中 Chroma Key Sculpture -Concentration》,壓克力顏料、石頭、蠟油,75 x 71 x 26cm,2021。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阿部乳坊的雕塑藝術-色彩嵌空系列,延伸著藝術家一直以來所探討的肢體觀。藉由或張或合的身體表現出追尋、搜尋的感覺。《色彩嵌空-集中》的創作源於藝術家參加的一次肢體舞蹈課程,其中一段「在手掌中放著物件、運動中不讓它掉下來」的練習,讓雕塑藝術家以新的方式去詮釋長期研究的人類軀體。這段讓人印象深刻的課程,啟發了藝術家以壁掛雕塑的形式,在作品中表現了特殊的重量感,呈現出類似太空無重力的狀態。

相當特別的是,系列作品以電影綠幕的色彩塗裝,讓觀眾們可以通過手機APP:Chroma keyIOS / Android)將綠色的部分轉換成為任何想要的圖檔。讓作品與觀賞者之間,形成非常特殊的互動、相互完成關係。進一步地介於數位(digital)與身體(physicality)兩種性質之間,提供了對於事物新的檢視途徑。

2021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場實紀。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穿梭一間一間的展位,我們在作品間尋找屬於自己的感動。一屆一屆的藝博會之中,我們觀察到的是藝術與文化的脈絡。「台北藝博這個概念」所象徵的品牌意義不僅僅在於產業界,同時也是台灣做為一個文化體系、兼容並蓄的共同資產。每一年不同的展會風格體現了台灣的多元,每一年不同趨勢的作品側寫著台灣的方向。我們在展會中見到資深藝術家的成就、中堅藝術家的自我超越,也見到新生代創作者的理想勇氣。每一位參展者、工作團隊,都在逆境中展現了積極。這樣的台北藝博,怎麼能不可愛呢?

展會正熱烈進行著,光是非假日的預展期間就出現大量的人潮(場內堅守防疫措施)。在接下來的數日,相信也會有許多喜歡藝術的朋友們入場感受。非池中藝術網也會持續為大家提供現場實況(Instagram)。對於藝術懷抱熱忱的您,準備哪一天進場看展呢?

2021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主視覺。圖/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提供

延伸閱讀:

【2021 ART TAIPEI 專題】台北藝博展什麼? 開幕之前好作品搶先看!

2021 ART TAIPEI 台北藝博看甚麼?非池中嚴選15件必看作品@實體展位

ART TAIPEI 2021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非池中藝術網:2021台北藝博專區/Facebook/Instagram/Youtube/Line

.購票連結:KLOOK

.線上展廳:傳送門

【VIP Preview 貴賓預展】

10/21(四)15:00-21:00

10/22(五)11:00-14:00

【Public Opening 公眾展期】

10/22(五)14:00-19:00

10/23(六)11:00-19:00

10/24(日)11:00-19:00

10/25(一)11:00-18:00

【Venue 展覽地點】

台北世界貿易中心展覽一館

(110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五段5號)

加入【非池中藝術網】LINE@,藝文展覽訊息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