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反送中三年後的香港(上)

反送中三週年後,香港變成怎樣?曾經上街示威遊行的香港人現在又怎樣了?

這幾年,香港不論在政治局勢、社會環境都經歷了巨大的變化,國安無間斷搜捕、傳媒被清算的景象,使整個社會充滿了肅殺的氣氛;同一時間,隨著英國、加拿大推出新政放寬對香港人移民政策,不少人選擇離開香港,嘗試尋找另一片「落腳地」,盼能呼一口自由的空氣。

本文試著從各方面概述香港自反送中運動後經歷的重大轉變,追蹤香港社會的現況。

消失的公民社會 消失的七一遊行

自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人連上街表達訴求的自由都失去了。除了不斷有反修例運動示威者被囚禁、政治人物相繼流亡、十二港人被送中、民主派初選大搜捕事件等,政府亦以各種理由禁止一般的市民上街遊行。

香港七一遊行是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每年持續大型遊行活動。7月1日原是香港回歸紀念日,即是回歸中國的日子,但對普遍香港人而言,七一並非一個慶祝的日子,反而是社運組織、香港市民參與的盛大公民活動——數以萬計的香港人會於這天上街向政府表達那一年的不滿和訴求。

2021年,港府以香港疫情嚴重為由發出反對通知書,禁止民眾參與七一遊行,有少部分仍堅持當天示威集會的市民被捕,更有部分人士遭指涉違反國安法。直到2022年,香港的「七一遊行」正式消失。過往發起遊行的組織被警方國安處約談,評估形勢後決定不會發起遊行,顯示民間組織受到強烈的政治壓力,港府有意扼殺市民遊行集會和言論自由。

港府借疫情之名實全民監控

港府在2020年以應付疫情為由,延長「限聚令」——任何人不得在公眾地方進行群組聚集。防疫政策亦用作打擊民眾參與反修例後相關的集會活動:太子站831事件一週年,多名市民到太子站獻花紀念,事後多人被票控違反「限聚令」。及後,港版國安法與疫情監控雙管齊下,集會活動幾乎消失。

港府要「清零」的原來不是確診人數,而是異議人士。

港府亦為抗疫推出「安心出行」手機應用程式,紀錄市民的行蹤,市民即使出入商場、餐廳、街市等生活公眾場所亦需強制使用。其防疫目的卻備受質疑,甚至有人認為是一場高調的監控。「安心出行」就像中國大陸的「健康碼」翻版,行防疫之名,實質是一種維穩的工具,方便政府全面監管、全民定位追蹤,甚至可以阻止維權人士出行。「安心出行」在公眾壓力下仍拒絕開放源碼,它為的是防疫還是監控,似乎大家都心裡有數。

失去高度自治的香港 還未變中國大陸

如今的香港貌似殘存以法律管治的社會基礎,未如中國大陸般高度「人治」,但一切法律條例修訂已淪為政府的管治工具。香港還沒有正式變成中國大陸,香港人仍不需要翻牆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不過事實上香港已經失去很多既有的自由。而原有的「高度自治」,中共卻保留了一切最終決定權,所謂法律只形同虛設。

下一篇文章會繼續談談香港的其他轉變。

延伸閱讀

--反送中三年後的香港(下)

作者》甘甘 香港人,目前在台。寫在台見聞同時又會說起香港往事。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