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看得到卻用不到?位在水庫邊茶園乾枯而死

圖/TVBS
圖/TVBS

傳統茶業面臨各種困境,其中又以氣候變遷的威脅,最為無奈,看看翡翠水庫讓大台北居民免受缺水之苦,但水庫邊上的永安茶農卻面臨乾旱、茶樹大面積枯死的無奈窘境,兩相對照,顯得相當諷刺,尤其面對豐越豐枯越枯的天氣型態,對茶業的傷害不停擴大。

圖/TVBS
圖/TVBS

石碇茶農張宏圩:「這是我的茶園,然後它佔地大約有一甲地,但是現在的產量已經比以前少很多了。」

來到新北石碇永安里,深入一片綠的山頭,舉目盡是依等高線,整齊排列的茶園,泡出的好茶得獎無數,但茶葉產業難關,已經讓他們越來越難撐。

石碇茶農張宏圩:「因為我們現在茶園,一直在缺工,因為農村人口一直在外流,然後再加上現在通貨膨脹,然後農業資材都在上漲,像是我們肥料,然後如果做有機的是有機資材,然後做慣行的就是農藥,然後再來就是天候異常。」

種種困境中,氣候尤其是大魔王,以雨量而言,茶樹生長期所需的月降雨量,要高於100毫米,若低於50毫米又缺乏灌溉,茶葉產量就會大幅下降,而氣候的變遷下,降雨豐枯年差距擴大,極端變化中也重創茶樹生長。

TVBS記者陳文越:「像這株茶樹就是很明顯已經枯掉了,茶樹最適合生長的日均溫其實是18到25度,如果超過攝氏30度的話,生長速度就會變得很緩慢,那如果超過35度的話,就會容易枯掉,而且不只是枯掉,更容易引來蟲害。」

石碇茶農張宏圩:「像這個就是病蟲害造成的,這做包種茶就不能帶有清香。」

看看近年,夏季高溫日數屢創新高,氣溫、降雨及濕度變化,都有明顯差異,一旦旱期拉長爆發枝枯病,產量與品質就會嚴重下滑。

石碇茶農張宏圩:「近5.6年天氣因為溫室效應造成氣候都很極端,以前的天氣是說降雨量很平均,然後我們現在天候異常,降雨量就是都很集中在一塊,造成有時候會旱災,有時候會水災,一直以來做茶都是要靠老天爺的,(那現在呢),現在是更看老天爺。」

茶樹生長已經不容易,而眼前一大片的翡翠水庫,讓大台北居民免受缺水之苦,但對永安茶農來說,卻是看得到用不到,面對乾旱、茶樹大面積枯死,依舊滿滿無奈。

石碇永安里里長蕭敏玲:「我們連民生用水都還要靠水車載來,更何況茶園我們哪有可能去灌溉,它(水庫)一放水我們的山泉水就是會被拉到水庫下面去,所以在地表上面,我們是接地表水根本就是沒有水,你們都不知道吼,就有點可笑,就是我們住在翡翠水庫上游,看得到水喝不到水,這個窘境。」

興建翡翠水庫同時,也淹沒了製茶示範工廠與大片茶園,昔為水庫犧牲今受氣候威脅,讓石碇永安茶業往日風光,一步步成了回憶。

石碇永安里里長蕭敏玲:「20.30年前,就看到綠綠的全部都是茶園,剩沒剩不到一半,可能還不到10分之1,以前超多的。」

在台灣眾多茗茶當中,「文山包種茶」具有,香、濃、醇、韻、美五大特色,位列台茶極品之一,坊間更有「北包種、南烏龍」美稱,如今面對種種威脅,想保留傳承這一味恐怕很有難度。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