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黃愛真》由孩子視角出發的圖畫書《飛天獅子》

【愛傳媒兒童與閱讀專欄】

圖畫書與日本文化

《飛天獅子》為日本知名繪本作家佐野洋子的繪本作品,部分日本網路書店讀者認為,這本繪本以簡潔的文字,傳達生與死的概念,類似佐野洋子的另一部作品《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也有日本讀者認為,繪本中獅子體現了家庭親子關係中長輩為子女的付出,直到生命倒下方歇﹔或者是日本企業早期終身雇用制度下,受雇者一生懸命,拼命努力工作而至過勞的社會文化反應。就日本社會而言,《飛天獅子》似乎有其深沉的社會文化想像。

生與死的辯證

然而單純就繪本閱讀而言,《飛天獅子》(步步出版)裡獅子剛開始為了在貓咪面前表現自己的能力而飛躍出洞,然後不斷的在貓咪的讚美下餵食貓咪們,到獅子終於表達他的疲倦與願望時,貓咪對於獅子高超能力已形成不易撼動刻版印象,無法分辨與體諒獅子處境,最後獅子終於倒下成為石頭,鞠躬盡瘁,動彈不得。就低幼的孩子而言,「倒地不動」意味著死亡。

就這樣沉睡了幾百年的石獅子,遇到二對母貓帶小貓經過,第一對母貓對小貓說,這是一隻懶惰的獅子,因為一直睡午覺而成了石頭。另一對母子經過,小貓一樣跟母貓對話,小貓的回應是,一定是太累了。因為孩子的回應,獅子突然動了起來,並再度充滿活力。孩子的語言猶如破除《睡美人》的魔咒,以貼近孩子經驗與直率善良的回應,讓久不再動的獅子石頭,由死而生。「因為受到理解而值得再活一次」的《飛天獅子》,與「因為理解而不用再活一次」的《活了一百萬次的貓》,剛好形成二種生與死的辯證。而《飛天獅子》生死間轉換,關鍵在於從孩子的視角出發與成人視角出發的語言表達差異。

「外光派」圖像表現

就圖像表現來看,繪本同樣呈現佐野洋子一貫風格的自由成熟粗筆觸,這次由顏色來擔任說故事的角色,呈現獅子心情的多樣變化與內在情感。獅子本來威武風光,長長直立的鬃毛加上臉,如同主宰天上的太陽般亮麗耀眼,以橘黃色系為主,類似外光派的(尤其是後期印象派,日本稱為外光派)粗筆觸、平面、線條動勢的表現方法。隨著獅子心境不受到諒解,餵食貓咪的行為成為一種日復一日不得不做的進行式,讀者逐漸可以從獅子臉上、身上出現與白日太陽橘黃色相反的夜晚天空藍,有時太陽橘與黑夜藍並呈在獅子臉上,有時整隻獅子壟罩在黑夜藍色的憂鬱下哭泣,最後獅子鞠躬盡瘁,轉而成為橘黃色耀眼的獅子倒下,表現他不朽的情操,或者是成為石頭的獅子終於不再需要勉強自己,而能成為真正自我而恢復原來的顏色。

魔咒喚醒百年沉睡的石獅子後,獅子以原來亮麗的太陽橘黃色之姿,有精神的再度向天空跳躍,完成小貓咪詢問老虎的願望,抓斑馬去了!!

參考資料:

ブクログ網站、読書メーター網站等,2018年8月5日閱覽。

註:本文為《飛天獅子》推薦文,文章摘自博客來網站。

圖像出處: 步步出版社提供

作者為台東大學兒童文學所博士

教育部閱讀推手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