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心理師看李靚蕾與王力宏離婚:不理想化任何關係,面對不幸的婚姻,不再選擇沉默

王力宏與李靚蕾的事炸開以來,一些讀者私訊希望我為此作一點分析評論,而我思考身為心理師的我是否應該謹慎點,不要評論別人的家事,但如果能借此帶出一些對人們心靈的重要訊息,我便願意就一些精神分析式的觀察,提出三個(半逆風的)觀點,期望大家也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一)無需理想化任何人!即使他或她再有才華

王李離婚事件爆出後,我在 IG 及 FB 最常聽見的就是「人設崩壞」、「趕!原來是個人渣」、「前一秒還是我老公耶⋯⋯」之類的驚訝、憤怒與失望。

「理想化」(Idealization)幾乎是人類的某種本性,一旦我們對某個人產生好感,好比長相、才華、個性、小舉動,就往往會自動腦補對方各方面的好。

我們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它合乎心靈的經濟學,不必費力去思考與整合一個人的多樣性與複雜性,亦滿足了我們對理想自我或理想對象的想像。

在諮商工作裡,最常從感情議題中聽見的,正是「理想化的破滅」——「我沒有想過他/她是這樣的人」這件事讓人十分受挫,且如果我們仔細地探索下去,會發現這個自我挫折感,有時候遠遠超過被對方情感欺騙所帶來的痛。

拉到社會層面,打從偶像、網紅、政治人物、企業家、到專業人士等,也同樣被我們表淺與單向的認識所理想化,默默認定對方在各方面(尤其在人格與道德)都是完美的。

然後,一旦出現理想化的破滅,便會如盧巧音〈好心分手〉的歌詞一般:「是否很驚訝 講不出說話」,並激起重重的恨意。

對一位音樂人的理想化,不是問題,粉絲們值得期待偶像能一直創作出優美的音樂作品。真正的問題在於人們把「人帥/音樂好/少負面新聞」快捷的等同為「人品好」,便會不小心丟失了思考或看見真相的勇氣。

同樣,即便今天李靚蕾被許多人描述為「聰明的女人」、「可憐女人的反抗」、「用毀滅性長文爭取正義」,甚至放在某個理想化的位置——如果她的文章屬實,她真的是一位「好太太、好媽媽」——但我仍認為前車之鑑,不必靠車太近,因為我們外人其實是不知道她的為人或各方面的真實樣子。

靠車太近,在許多事情上都很容易被情緒帶著走,失去客觀的判斷,更隨時再次因為理想化的破滅而翻車。

(二)不忠與約炮,滿足的是征服的慾望

處於諮商工作中的我,想和各位分享一個,不幸地從諮商工作裡發現的事實:不忠行為(偷情、約炮、出軌、濫交等)是情人間常發生的隱瞞與欺騙。

人們太快把對關係的忠誠視為理所當然(也是一種理想化),其實是對文明與道德之於人的要求過於信任,而心理學家則細看文明與道德底下,複雜的人性動機。

我認同精神分析師 Reik 的論點 [1]:關係裡的不忠,主因不是由於性的不滿足所引起,它更可以是某種報復、禁忌關係的誘惑、逃避潛意識裡的同性戀傾向等。而當中造成人們四處約炮的核心原因,其實是「征服的衝動」(the impulse of conquest)。

一個男人(女人)想要向自己證明自己有能力去征服很多女人(男人),其實往往是對於自己的男性氣質(女性氣質)抱有懷疑,才需要開展一場又一場的征服,就像戰利品一樣列出收藏表單。

在心理學上,對自己的男性氣質有所懷疑,而需要以不斷約炮來證明自己的人,其中一種體現形式就是「媽寶/渣男」,而西方的代表,則是情聖唐璜。

而我認為,使用「媽寶」這個詞多少有點性別侷限,因為男孩不一定躲在母親背後、或被母親所限制,相對的,他們也可以被父親過度保護與嚴密限制,而成為「爸寶」。

不論幾歲,這些男士在父母眼中仍是小孩、他們仍然無法反抗現實或心裡的父母權威,這無疑會造就我們常說的「婆媳問題」。

過去,我們習慣把問題怪罪到女人(婆媳)頭上,但會不會問題也出在無法發揮有效父職的男人身上呢?

(推薦閱讀:是王力宏毀滅自己,不是李靚蕾的筆|王力宏離婚:在李靚蕾五千字長文中,你看到什麼?

換言之,被父母的情感或權力所籠罩而無法在心理上真正成熟的男人,其實是不斷試圖在潛意識中贖回自己的男性氣質。

如此,「不斷約炮」成為他們支撐脆弱自我的方法,這樣的人在心理學的顯微鏡下,的確不是無賴或敗類,而是一隻可憐的魔鬼(因為確實讓很多人受傷,所以使用「魔鬼」一詞)。

圖片|王力宏 Wang Leehom@FB

(三)面對不幸的婚姻,不如自己親手割破

最後,我想很多人難以理解的是:一個能以魅力與情話來征服許多女人的男人,怎麼會其實並不真正了解女人?

所以我私心認為,王力宏是不會懂,像〈好心分手〉歌詞中「曾給你馴服到就像綿羊(的靚蕾),何解會反咬自己一下?」

在許多的案例中,懷孕,都以某種方式彌補了個人過往的精神創傷與缺乏、今天的失望與缺口、明天的希望與缺憾。

女人往往讓內心許多的情感都隨著「婚姻 → 生子 → 成為母親 → 照料小孩」的方向昇華,把某種激情安頓下來,但這是她們的秘密,是她們對獨自暗許的諾言。

然而,這幅看似理想的家庭照,其實不是一些丈夫們所以為的和諧。一旦平衡遭到破壞,原有的激情,即那些抱怨、愛恨、決斷與冷漠,便傾巢而出。——這並非什麼厲害的報復,這僅僅是許多人沒有聽見的女人心事。

如果今天一位婦女發聲了,她的話語大概是充滿激情的。社會大眾說這是某種接近「毀滅式」的語言,先得去評價這些話語說得夠不夠縝密與邏輯,去褒或貶寫作的技巧,再得說這是那位男人所得的報應⋯⋯不!

不是的!這其實是因為人們在潛意識中體會到這份激情的張力、被它嚇得一身冷汗所致的處置,所以我們最好把焦點放回她所控訴的話語中!

不論是面對關係中笨拙、可憐、粗暴或邪惡的對象,裡頭的傷與痛,精神分析師 Kristeva 都鼓勵婦女們表達出來,她說:「我不認為沉默是明智的」[2]。

最後,如果把跟王力宏合唱〈好心分手〉的盧巧音換做李靚蕾,我想盧巧音應該也不會介意的:

下半生 陪住你 懷疑快樂也不多
沒有心 別再拖 好心一早放開我
重頭努力也坎坷 統統不要好過
若注定有一點苦楚 不如自己親手割破

面對不幸的婚姻,那些坎坷與苦楚,真的不如自己親手割破。

更多不同的思考角度,網路上有很多,其中女人迷創辦人暨執行長張瑋軒寫的,我覺得也很值得一看。

延伸閱讀:

愛黛兒 Adele 新曲〈Easy On Me〉:歌詞對兒子解釋為何爸媽離婚

愛黛兒 Adele 新曲〈Easy On Me〉:歌詞對兒子解釋為何爸媽離婚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