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施明德怨促轉會「讓陳菊看檔案卻不准我看」 葉虹靈曝真相:他沒來申請

風傳媒 更新於 10月22日10:59 • 發布於 10月22日10:59 • 謝孟穎
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左)、促轉會委員王增勇(右)等人22日針對近日線民揭露與監控檔案等議題召開記者會。(顏麟宇攝)

近日民進黨籍立委黃國書「線民」身分曝光引熱議,促轉會對監控檔案之研究亦成話題,在1979年曾因美麗島事件被捕的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不斷延伸「案外案」,不只在臉書發文強調應探究「美麗島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誰是特務?」也抱怨促轉會為何讓同案被告前高雄市長陳菊先看完監控檔案、「為什麼迄今還不准我看檔案?」對於施明德的質疑,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今(22)日對記者提問回應,是因促轉會根本沒收到施明德對閱覽檔案之申請。

施明德21日發文,對當今轉型正義不滿之處有二,其一是「為何不慎重清查(美麗島大審)律師們當年真實身分,就輕率地替他們抹粉點胭脂」,其二是「貴政府的促轉會處處顯露針對性、權謀性和選擇性」。

自2019年以來,陸續有於威權時期經歷「安苑專案」校園監控當事人赴促轉會看過自身被監控的情資報告檔案,曾受「青谷專案」監控之當事人陳菊亦獲促轉會邀請,施明德對此表達強烈不滿,質疑促轉會「開放閱覽檔案第一批人居然是毫無政治受害苦難的年輕野百合學運人士」、「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還不讓深受苦難又行將就木的人,去舔舔他們流過的血與淚?」、「為什麼我的同案被告陳菊,早已看完她的檔案,為什麼迄今還不准我看檔案?是因為我關太久,太卑微嗎?還是因為她官大嗎?」

葉虹靈:「當事人閱覽計畫」163名申請者中沒有施明德

今日促轉會對線民風波、監控檔案研究狀況舉行記者會,雖葉虹靈於記者提問時間再三強調「不回應個案問題」、重要的是研究整個加害體制、並以研究成果為修法與政策規畫方向,但在記者再三追問下,對於施明德指控「促轉會迄今還不准我看檔案」,葉虹靈鬆口:「我們有進行當事人閱覽檔案計畫、當事人可以來申請,但我們沒有收到他的申請。」

促轉會在2019年啟動之監控體制研究,葉虹靈說明,此批來自情治單位的檔案可謂「新出土」、現今轉型正義對監控體制了解有限,因此需要當事人來閱覽檔案並協助研究,而當事人能閱覽到檔案的管道有幾種。

第一管道是自2019年促轉會便不斷宣傳之「當事人閱覽計畫」,任何社會大眾只要認為自己可能有監控檔案存在,便可向促轉會提出申請閱覽,其中申請者也包括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已逝創辦人鄭南榕之女鄭竹梅、立法院長游錫堃等。此方案總計163人向促轉會提出申請,其中100人經查有檔案、經通知後則有78人前往閱覽,而這163名申請者裡並沒有施明德。

第二管道是因政策規畫需求邀請當事人提供意見,用意在透過研究規畫後續台灣轉型正義怎麼繼續做、怎麼做加害者追究、真相調查,這部份是促轉會基於特殊政策考慮進行主動邀請,例如警政署檔案即邀請受槍決白色恐怖受難者黃溫恭之女、鍾浩東兒孫,陳菊則是因以陳菊作為主要監控目標的專卷「青谷專案」受邀,或例如書寫《寒夜》的知名作家李喬,因被監控時間橫跨1990年代、遠超過解嚴後、具特殊性而被邀請。這部份用意是希望補足檔案多樣性,計23名當事人受促轉會邀請。

葉虹靈:受監控當事人目前仍可向檔案管理局申請閱覽

第三管道則是促轉會委託研究約訪的受監控當事人,即1980年代學運核心人物、今台大社會系教授林國明受促轉會委託主持之〈威權統治時期校園與社會監控之研究〉,林國明約訪對象以學運風雲人物如范雲、劉一德為主,計16位當事人。葉虹靈強調,促轉會執行研究計畫絕無「黑資料」狀況,研究主因是這批全台灣沒人看過的新資料(監控檔案)即將開放,促轉會勢必了解開放前必須做哪些準備、了解開放之影響與政策規畫。

為更了解監控體系,促轉會不只研究監控體系最末端的線民、也邀請情治人員進行訪談,從管理階層更了解整個體系如何運作。研究過程促轉會也發現多方核實資訊的必要,例如檔案曾記載某黨外人士為線民,實際約訪情治人員卻遭否定、推翻檔案紀錄,可見查證與當事人現身說法之重要性。

葉虹靈提醒,雖然促轉會提供當事人閱覽申請計畫已於2021年5月結束,社會大眾若覺得自己可能是受監控當事人,目前可以向檔案管理局申請閱覽。

公開情治機關檔案有違法疑慮 葉虹靈:將循修法途徑解決

至於情治機關檔案是否要公開,葉虹靈表示目前檔案徵集尚未完全、未來怎麼公開也要等調查研究完成後再行研擬,且目前檔案原有機關(情治單位)也對檔案揭露很有意見、認為這跟《情報工作法》有衝突,雖然促轉會主張情報來源、線民化名都要公開,目前檔案依法無法直接公開、線民即便是寫代號也會被黑方塊遮掩,「我們希望修法,從法治上根本性地解決衝突,後續期待來跟機關與社會討論、從法治根本解決問題。」

最後對於近日「線民」風波,促轉會第四組「重建社會信任組」委員王增勇表示,促轉會對於社會各種討論指教悉心接受、也樂見更多人因此出來分享自己在威權統治時期的經歷跟遭遇,但仍要提醒,「檔案雖有助揭露真相,面對這段歷史必然會碰到詮釋與不同觀點,我們要保持審慎多方查證、不要冒然下斷論。」

王增勇表示,檔案開放無法避免有心人士的「選擇性解讀」、所謂「真相」也可能造成台灣社會內部衝突與矛盾,但這正是台灣社會要共同學習跟面對的挑戰,這是轉型正義必經、且會持續一段時間的過程。

王增勇:面對真相不能僅判斷「是不是參與者」而去獵巫

檔案開放勢必有「陣痛期」,但王增勇也強調,必須正視這過程才有可能重構社會信任,「真相需要被釐清,不可以因為害怕面對衝突而逃避真相,只有真相被釐清,傷害才可能被弭平、我們要追求社會和解才有可能。」

然而「真相」是什麼?王增勇說,每個參與者的故事都重要,了解歷史勢必知道每個人經歷什麼,畢竟政治暴力體系裡沒有人完全無辜、也沒有人完全犯罪,「經歷者要進到修復式正義對話,我們不以懲罰為目的,而是要去修復受創的集體關係。」(推薦閱讀:線民效應》促轉會提「追究加害者」修法!涉案公職恐遭懲戒撤職、面臨刑事責任

王增勇最後提醒:「我們鼓勵大家,面對真相不只是單一判斷『你是不是參與者』而去獵巫、不要有加害人跟被害人的二元對立,要創造一個空間讓大家把故事說出來,才不會失去理解威權體制全貌的機會,我們不要妖魔化威權體制協力者的聲音,要知道他是在什麼情況下參與、如何參與,聽到不同聲音,我們才能學習理解、轉化為台灣共同體的一個基礎。」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