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他案簽結」是什麼?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告訴你

文/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

依我國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以下簡稱刑訴),檢察官偵查程序之終結,有提起公訴(刑訴第251條)、向法院聲請簡易判決處刑(刑訴第451條)、不起訴處分(刑訴第252條至第254條)及緩起訴處分(刑訴第253之1條)等四種方式,但除上述四種法律明文規定的終結偵查的方式外,檢察實務上另有一種「實質終結」偵查的方式,稱為「他案簽結」,例如「臺灣高等檢察署所屬各地方檢察署及其檢察分署辦理他案應行注意事項」(以下簡稱他案應行注意事項)第2點規定,於一定情形下,得分「他」案辦理,並得依上開注意事項第3點、第10點以簽請報結的方式結案。這種「他案簽結」的結案方式,因欠缺法律依據,且因為並沒有如不起訴處分的確定力,檢察官於簽結後仍然可以重新啟動偵查;並且檢察官在他案可能是用「通知書」而不是傳票來傳喚嫌疑人,這些作法可能都會影響當事人權益,所以外界對這個制度多所議論,監察院也兩度糾正,而2017年司改國是會議也決議簽結制度應該法制化。

其實,「他案簽結」制度雖然在法律上沒有明文規定,但在檢察實務上卻是必要的,因為,檢察官進行一定的偵查作為後,如果認為被告具有犯罪嫌疑就提起公訴(這裡是指廣義提起公訴,包含聲請簡易判決處刑),這是當然之理,但是反過來,如果不能提起公訴,是不是就應該不起訴呢?從邏輯上來說這好像也是當然之理,但是,如果按照我國的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卻不是這樣的,因為刑訴第260條規定,不起訴處分具有實質確定力,換句話說,只有「特定被告」加上「特定犯罪事實」,檢察官都沒有發現有犯罪嫌疑的時候,才能針對特定被告」加上「特定犯罪事實」以罪嫌不足為理由做不起訴處分,但如果是有犯罪但沒有被告(例如一輛腳踏車被偷,但是找不到是誰偷的);或是有特定的人但是沒有犯罪(例如告隔壁鄰居某甲偷自己家種的菜,但是說不出時間、地點、數量等等),這時候,根本無法按照刑訴252條做不起訴處分,但是,案件也不能永遠掛著而無法結案,因為偵查資源是有限的,新的案件層出不窮,經過檢察官進行偵查以後,將有關犯罪情形和證據蒐集完畢以後,如果仍然查不出嫌疑人或犯罪事實,不可能長期、無限制地將偵查資源放在某一個案件上,因此,這時候如果偵查的對象是有特定被告、特定犯罪事實的話,當然可以以罪嫌不足做不起訴處分,但如果沒有,因為無法做不起訴,就只能用另外的方式結案,這也是檢察實務上他案簽結的由來,由此可知,他案簽結是有必要存在的制度,德國、日本的雖然沒有我國的他案簽結制度,但是也都有類似的方式來解決相同的問題。當然,「他案簽結」如果能有法律依據是比較好的,法務部也正在草擬刑事訴訟法的修正案,相信很快就能使「他案簽結」制度有法律依據,這樣對當事人的權益將更有保障。

延伸閱讀:

健身房倒閉白花錢怎麼辦?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告訴你

「無期徒刑」等於「關一輩子」嗎?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告訴你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