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洪毓璟專訪 | 我是「咚咚」:表演是我的信仰,每個角色皆使命必達

曾在蔡依林《腦公》MV中飾演殭屍、在《麻醉風暴2》中飾演記者,並在多部膾炙人口的戲劇作品《火神的眼淚》、《翻牆的記憶》、《生死接線員》、《鬥魚》、《月老》等,都能看見他的身影,他是今年獲選台北電影節「非常新人」的洪毓璟,去年更以《茶金》中使命必達的「阿榮」一角受到觀眾矚目。熱愛表演的他,演藝之路走得並不順遂,但是洪毓璟卻說:「表演是我的信仰,是我往前走的動力,即使只有一場戲,我也會用生命去演出。」

圖/《茶金》劇照

被嘲高學歷走路工也不放棄

從小喜愛唱歌跳舞的洪毓璟,大學也是選讀劇場藝術學系,當時個子瘦小的他,曾被表演老師直言:「你再怎麼努力最多也只能演男二!」讓好強的洪毓璟更發憤地琢磨演技、訓練口條,想突破自己的極限。大三那年,洪毓璟在學校的舞台劇《救贖》裡飾演一名盲人,「我記得我走上台時,有一道光照在我身上,我好喜歡那種被光照的感覺。」

圖/舞台劇《救贖》劇照,邱子堯、范盛閔攝影

為了爭取更多演出機會,洪毓璟穿梭在各個劇組之間,當臨演、跑龍套,各式角色來者不拒,同學嘲笑他是「頂著大學學歷去當走路工」,讓他一度挫折到躲起來偷偷哭,然而擦乾眼淚後,他仍然順著心裡的聲音,告訴自己:「我是一個演員。」

洪毓璟曾經投了30多封履歷,才能獲得一次試鏡機會,不過他把每次機會都當成「最重要的一次」,想盡辦法讓自己能夠被劇組看見。例如他在爭取《麻醉風暴2》中醫療線記者一角時,特地把場景拉到醫院急診室對面的公園拍,塑造真實臨場感,讓自己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

請叫我「咚咚」,感謝前輩做球給機會

洪毓璟分享,他在《翻牆的記憶》中演出「咚咚」一角,這是他第一次獲得「有名字的角色」,擁有好人緣的他一下子就和劇組混熟了,大家戲裡戲外都稱呼他為「咚咚」,他索性以「咚咚」作為藝名,「這樣大家比較容易記住我的名字!」

圖/《翻牆的記憶》劇照

對演戲的狂熱與硬底子功力,也讓洪毓璟獲得許多劇中合作演員的肯定,會在對戲時刻意「做球」讓他有機會表現。洪毓璟回憶,在拍《與愛同行》裡有一場爸爸罵孩子的戲,當時飾演父親的馬力歐,在正式開拍時,突然加重了表演情緒,撕破考卷往他的臉上扔,讓他有空間可以回應與發揮;又或是在拍攝《茶金》時,洪毓璟飾演默默跟在女主角連俞涵身邊的佣人「阿榮」,連俞涵特意向導演提議能修改劇本,讓「阿榮」也和其他主角一樣能夠「走出自己的路」。

圖/《與愛同行》花絮照
圖/《與愛同行》花絮照,Momo攝影

詮釋妥瑞症患者,下戲後仍停不了抖動

洪毓璟經常出演特殊疾病患者,對他來說,不僅是演技上的大挑戰,也讓他感受到戲劇產生的影響力。「我在《生死接線員》中飾演主角的弱勢弟弟,有觀眾私訊我,希望我把角色正名為『慢飛天使』,讓大家對這個疾病有正確的認識。」洪毓璟認為自己找到表演的意義與使命,他希望能成為故事的載體,透過戲劇反映社會問題,激起大眾的關懷並為社會帶來療癒與修復。

圖/《生死接線員》劇照

在新的戲劇作品《放電男孩》中,洪毓璟飾演一名妥瑞症患者,他事前花許多時間看紀錄片,模仿他們的外觀及揣摩心理狀態。在開拍第一天,他感覺自己不須刻意表演,身體就像妥瑞症患者般自然抖動,到了收工後還停不下來,讓他體驗到那種很想控制自己、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感覺,正因為感受過那種無法控制的辛苦,他也期待這個角色播出後可以得到更多觀眾的支持,更希望觀眾能夠理解妥瑞症。

圖/《放電男孩》劇照,劉奕良攝影

自詡像調味料,讓主菜增色加分

洪毓璟表示自己未來也很想嘗試不同的戲路,挑戰像是電影《La La Land》有劇場元素的歌舞片,期望展現自己能歌善舞的另一面。儘管每一步都走得艱辛,但洪毓璟堅定地說:「選擇這條路,其實每天都會感到後悔和迷惘,但是當導演喊出『Action』那一瞬間,我覺得什麼都值得了!」

洪毓璟對自己的定位和期許,如同他為自己取的藝名「咚咚」,這個名字微小不起眼,不是主菜是調味料,可以為戲劇增色;另外一方面,「咚咚」也能擲地有聲、處處激盪能量,在螢光幕前演繹超乎想像的自己,帶著使命為社會發聲,用堅韌的質地打動無數觀眾的心。

如果說,從表演看到的只是掌聲,就會短淺;但若看到的是人生,便會長遠。

圖/wednesdaypoet攝影

採訪撰稿/黎詩彥
責任編輯/張毓茹
核稿編輯/李羏

《2022北影新人》系列作品公視+線上收看

延伸閱讀:

項婕如專訪|多層轉念等待緣分到來,讓心碎轉化為成就

牧森專訪|不要怕,只要信!自帶強大氣場的鄰家男孩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