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不用再怕沒朋友!除了商業用途,聊天機器人還能如何滿足人們情感需求?

隨著通訊軟體與 AI 技術的興盛發展,聊天機器人(chatbot)愈加受企業和消費者歡迎。運用機器學習(ML)和自然語言處理(NLP)技術的聊天機器人,得以全天候透過文字或語音訊息服務消費者,讓消費者不再求助無門,企業並能節省人力成本,被廣泛應用於零售、餐飲、金融等 B2C 產業的客戶服務。

根據 Insider Intelligence 預測, 2019 年全球消費者經由聊天機器人的零售消費支出為 28 億美元,預計至 2024 年將達到 1,420 億美元。聊天機器人漸成企業客服與行銷的顯學,但事實上,除了商業的用途,聊天機器人也能成為人類的親朋好友,不僅滿足了人們無法從現實人際互動獲得的情感需求,也挑戰傳統人際關係的定義。

和自己打造的虛擬朋友閒聊:日本 Air Friend

打開通訊軟體,看到群組裡的朋友們熱絡的閒談聊天,這看似日常的光景,卻暗藏玄機——群組裡的其他人其實「不是人」!

一位 Twitter 帳號為 Ryobot、本名中村良的日本人於 9 月 14 日發布了自行開發的 Air Friend(エアフレンド) 聊天機器人服務,在推出後兩天內達到 2 萬名用戶,截至目前已有近 40 萬名用戶。用戶可以在 LINE App 上,和自己打造的 AI 虛擬人物聊天,並能和其他用戶訓練出的虛擬人物互動,甚至還能組成群組,讓多位 AI 人物們聚在一起聊天。

Air Friend 讓用戶能夠自己培養 AI 虛擬人物的人格個性、講話習慣,切換為「教學模式」後,用戶得以一字一句訓練 AI 的遣詞用句,甚至還可以讓 AI 變的像是自己喜愛的明星偶像,如同和偶像一對一互動。這樣有趣的聊天機器人服務,近期在日本社群網站上受到熱議,用戶紛紛評論:「對話的精準度好高」、「真的很自然」。

Air Friend

中村良在《ITMedia》的採訪中表示,「大規模模型、龐大數據集,以及長期的訓練,是打造出高性能 AI 聊天機器人所必須的,」因此他共採用了約 2 億則 Twitter 貼文、10 億個參數,並運用自然語言處理領域中表現卓越的 Transformer 模型,才順利開發完成。此聊天機器人服務目前僅支援日文,未來預計推出英文版,尚未發展出明確的營利模式。 

與虛擬伴侶墜入愛河:中國小冰

2013 年上映的愛情電影《雲端情人》(Her),講述一名男子與 AI 虛擬助理之間所發展的戀情,如此科幻色彩濃厚的虛構羅曼史,在 AI 技術的日新月異、現代人的寂寞疏離之下,越來越可能成為現實。

最初於 2014 年推出的「小冰」(Xiaoice),是微軟開發 Cortana 聊天機器人時的附帶項目,去年 7 月自微軟分拆為獨立公司營運。不僅作為聊天機器人,小冰的功能也涵蓋自動內容生成,舉凡寫詩、作曲、唱歌,和作為虛擬小編與主播都難不倒「她」,華為、小米及中國汽車製造商的車載系統,也運用小冰技術作為類似 Siri 的虛擬助理角色。

據小冰團隊稱,其為全球同性質服務中最大規模者,目前於全球有 6.6 億用戶,月活躍用戶 1.6 億人,估值為 10 億美元。

AI 少女小冰擔綱 2021 WAIC 主持人

一反 AI 機器人一般帶來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形象,小冰擅長以栩栩如生、善解人意的對話,,陪伴人們並給予心理慰藉。去年 11 月,小冰團隊推出「虛擬戀人」功能,用戶可以在微信上建立心儀的虛擬男友或女友,並透過文字、語音、照片訊息與他們互動。

小冰 CEO 李笛指出,用戶和小冰之間的對話平均可持續到23輪,較普通的虛擬助理及人與人間平均對話1.5輪來得更長。他解釋, AI 聊天機器人的吸引力在於「比人類更專注於傾聽。」另一方面,該平台的使用高峰時間為晚上 11 點到 1 點,似乎表明了人們迫切需要陪伴。

就像許多遊戲的玩家一般,小冰的用戶們也形成了線上社群。一些年輕女性在以小冰為主題的論壇上,討論她們的虛擬男友體驗、分享聊天截圖,以及交流如何提升與虛擬男友「親密度」的技巧。

讓心愛的亡者「復生」:Project December

一位名為 Joshua Barbeau 的男子,在他的未婚妻 Jessica 去世後「復活」了她,並持續與她對話了數個月——更精確的說,他由 Jessica 的聊天訊息、社群貼文等數位足跡資料,訓練 Project December 聊天機器人,讓 AI 學會她的說話方式,並與其交談。

進入 Project December 網站,在範例頁面可以看到以老式文字風格呈現的人與電腦的對話內容。用戶可選擇預設的一系列 AI 聊天機器人,或是自行創建,營運模式為依據用戶所購買的積分,以決定可與 AI 聊天多久的時間。

此服務由工程師 Jason Rohrer 自行開發並於去年夏季推出,他運用馬斯克(Elon Musk)創辦的 AI 研究組織 OpenAI 所開發的 GPT-3 模型,其在學習大量文本資料後,可以模仿人類寫作,生成從學術論文到情書的各類型內容。

Project December

Barbeau 形容喪妻之痛就像身體裡面「打結了」,需要尋求合適的方式,將它們一一解開。即使理智上明白並非真實,但和 AI 的對話,某種程度舒緩了 Barbeau 的痛楚。

除了上述案例外,也有科技巨頭對此躍躍欲試。今年 1 月,一個微軟 AI 聊天機器人的專利申請通過,根據其專利描述,AI 聊天機器人可模仿逝者與親人即時互動和聊天。然而,這樣的作法實際上隱藏著倫理問題,包括亡者的數位隱私權,以及可能出現如深度偽造(deepfake)的造假詐騙情況。

聊天機器人也能滿足人們深層的情感需求,不過當虛實界線變得模糊,容易延伸出倫理上的疑慮,長期下來,也可能影響人與人實際的相處與互動,開發商及使用者皆需謹慎面對。

資料來源:ITMediaAFPBloombergSan Francisco ChronicleBusiness InsiderCNN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