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紐芬蘭追冰尋鳥紀行 (六/完)

民生頭條 更新於 2019年10月21日22:55 • 發布於 2019年10月21日22:54 • RobusTraveler
P_20190618_095703_vHDR_Auto_C04
堅毅而幽默的紐芬蘭人

雖然今日可能有不少人認為紐芬蘭是一個偏遠的地方,但正因為它在北美洲極東的位置,古代歐洲人可是很早就來到這裡。近年的考古工作在島的北端確認了一個遺址,約一千年前維京人曾經在此長期居住,他們的的活動年代比哥倫布「發現」美洲還早四、五百年。喜歡拜訪先民遺址的歷史愛好者,應該會想去參觀 L’Anse aux Meadows 國家歷史園區,這裡已列入聯合國世界遺產名單。而且因為位置偏北,到了七月仍有機會在附近看見冰山。

另外,許多紐芬蘭人也自認為其首府 St. John’s 是北美洲最早形成的歐洲人城市,雖然這有點爭議,牽涉「城市」的定義,但紐芬蘭人顯然不認為自己是化外之民。

在十九世紀以前紐芬蘭是英、法兩國競逐之地,有一些軍事衝突。後來英方勝出,紐芬蘭成了英國殖民地,再升格成自治領,可是最終因財政無法自給,於1949年加入加拿大聯邦成為最年輕的一省。直至今日,仍有部份紐芬蘭人緬懷或希望獨立,在島上常見代表這種心態的旗幟飄揚在民宅門前,或漆在任何醒目的地方。

現在的島民以英國、法國和愛爾蘭後裔為主,導致當地人的英文有數種口音混雜,比較難懂。舉例而言,之前我一直認為島名 Newfoundland 似乎應該音譯成紐「芳」蘭而不是紐「芬」蘭,但去了之後發現本地人的發音確實較偏後者,而且重音是在最前面。事實上幾年前我們在安大略省旅行,在民宿內和其他加拿大人閒聊時,他們很誇張地表示到了紐芬蘭什麼都聽不懂。還好此次或許我們接觸的當地人與旅遊業多少有些關係,對談沒有太大問題。

如果外來者想當個榮譽紐芬蘭人也不太難,只要到當地酒吧參加一個有點神經的 Screech-in 典禮即可,大致上就是一口灌下一杯當地販售的廉價蘭姆酒,聽一段「訓詞」,再和一尾生鱈魚親個嘴。喜歡起鬨的人或許會想去體驗一次,但我們寧可去另一個也很有紐芬蘭氛圍的場子。

在東岸旅遊大鎮 Twillingate 有間餐廳/劇院是遊客的熱門目的地,每晚的晚餐有鮭魚、雞胸肉和較貴的龍蝦套餐可選,但重點是幕前幕後全部由員工們組織、安排及表演的說唱節目。節目熱鬧有趣,可聽到相當多的本地音樂。下方照片中間有位女士手持「醜棍」Ugly Stick,那是此地非常草根的打擊樂器,據說一般是用掃把或拖把木桿,掛上一些鈴鐺鐵罐會發出聲響的東西,再加上廉價奇異的裝飾自製的。在我聽來,紐芬蘭音樂有濃濃的愛爾蘭風,有段表演中,樂手用兩根湯匙夾在手指中間互敲,和之前在某個愛爾蘭小酒館看到的老樂手表演是一樣的。

紐芬蘭有許多離島,Fogo Island 是很出名的一個,除了有個昂貴旅館外,它還是地平論者認為的大地四角之一,真正是天涯海角,島上甚至有個地平博物館。往來此島的汽車渡輪班次不多,開車上渡輪需要提早去排隊,所以我們訂了一個當地的小巴導覽,把車留在本島,人坐渡輪來回即可。因為天候不佳,當天沒其他客人,導覽成了私人團。導遊是一位老船長,以前在加拿大極區海域航行工作多年。

老船長有點沉默寡言,不是很好的導遊,但我很有興趣聽聽他的北冰洋航行經驗,想把話題引過去。問他可有過什麼海上驚險經歷,不料他只淡淡回說:有幾次的當下,我希望我選擇在陸地上工作……。他倒是對很多觀光客喜歡拍攝漁村破舊房舍和漁具大惑不解。有次他忍不住問了一位客人:為什麼你要拍這個?客人的答覆是:它很有個性啊!( It’s got a character! )

老船長頗能代表紐芬蘭人留給我的印象:和海洋關係密切,內斂但友善,偶有自嘲的幽默。

堅毅而幽默的紐芬蘭人

海洋曾帶給他們財富和傷痛,以下的彫像立在海邊,紀念一個男孩剛長大到可以出海的年紀,就不顧母親的反對,急著和父親出海賺錢,沒想到遇到船難,等不及救援,逝於父親懷中。

而他們助人的熱心在911事件中表露無遺,當時美國突然宣布關閉領空,位於紐芬蘭中部小城 Gander 機場的塔台因為地理位置,一向都是負責導引從歐洲進入北美的航班,突發的狀況他們首當其衝,必須應變。他們臨時啓動「黃絲帶行動」,即使不能確定這些航班中是否有被恐怖份子劫持者,還是將二百多架無法調頭回歐洲的班機引導到加拿大各機場去降落。而其中有38架飛機被迫轉降在 Gander 的機場,帶來6700乘客滯留多日。小城僅有數千居民,但全體動員張羅一切資源,接待這些乘客到最後一位設法離開為止。事後小城接到無數感謝函,世貿大樓也贈送了一塊殘存的鋼樑作為紀念。此事後來被改編成一齣音樂劇,近年在歐美大城上演,頗受好評。

即使偏遠,紐芬蘭在歷史舞台上也曾扮演過一些角色。義大利科學家 Marconi 於1901年進行實驗,在首府 St. John’s 附近的 Signal Hill 第一次收到跨大西洋的無線電訊號,位置就在山頂的歷史建築 Cabot Tower 不遠處。

不過 Signal Hill 並非因此而命名,這地名可追溯到1762年的英法七年戰爭,當時此高地已被用於旗號傳訊。鐵達尼號撞冰山時紐芬蘭也是首先收到無線電求救訊號的地方之一。從 Signal Hill 往下環顧,除了 St. John’s 市景盡收眼底外,港口的出海通道 The Narrow 就在腳下,看著大船小心翼翼地通過也很有趣。

整體來說,紐芬蘭-拉布拉多省是一個自然風景及户外活動愛好者的天堂,至少在旅遊季節時是如此。它的民風純樸友善,觀光事業及設施尚未過度發展,旅遊費用比起阿拉斯加或北歐諸國則較為便宜。希望未來還有機會再去,此次未能去到的紐芬蘭島西、北部,和紐芬蘭島以外,從小聽到大的「拉布拉多」地區,一定不會再錯過。

推荐閱讀:2019紐芬蘭追冰尋鳥紀行 (五)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