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柔道教練重摔7歲童致死只判9年 母悲憤:一句道歉都沒有

柔道教練重摔7歲童致死只判9年 母悲憤:一句道歉都沒有
黃媽媽噙著淚珠批被告:「犯後態度惡劣,連一句道歉都沒有,一個生命真的就值9年嗎?」(陳世宗攝)

「一個生命真的就值9年嗎?我真的無法接受?」黃姓男童去年遭何姓教練重摔27次,送醫搶救仍不治,台中地院今天判決出爐,何姓教練遭判處9年徒刑。

黃媽媽今天噙著淚珠說,當律師傳給她看判9年時,她無法接受,一個孩子生命沒有了,今天判決9年,最主要還有一點她更無法接受,開庭時被告一直在撒謊,一點反省都沒有,甚至在法庭上一直汙衊我的孩子,說孩子精神有疾病,去自殘才會導致他傷勢這麼嚴重,他說他沒有錯,他只錯在沒有讓小朋友休息。

黃媽媽說,全部的過錯教練都推給一個無法開口,已經往生的孩子,對一個媽媽來說要如何接受?更過份是在最後辯解的時候,他跟法官說一句話「因媒體的大肆渲染,他活到70歲人生變黑白?」她想請問「我失去一個孩子,我的人生是什麼?我的痛苦是什麼?我情何以堪,從頭到尾真的一點反省都沒有,9年我無法接受。」

黃媽媽指出,「台灣司法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對一個兒童才7歲而已,你把他傷害至死,兒童福利法還要加重刑責,可是判9年關一半又假釋,這樣我兒子的生命算什麼?這無法接受,我真的無法接受?」

黃媽媽表示,被告事發後向法官辯解,他完全沒有錯,今天因孩子自殘去撞柱子、撞玻璃,才導致傷勢這麼嚴重,但是很多證據都打臉教練,他一直堅持他沒有錯都是我孩子的錯,他毀滅人性完全一點悔意都沒有?我跟律師討論過會提起上訴。

黃媽媽語帶哽咽的說,台灣司法有很大的努力空間,此案凸顯出一件事情體系與環節有很大的問題,3/7日監察院有糾正台中市政府、體育署及教育局,或許是目前疫情嚴峻尚無結果出來?希望市府以後可研擬一套孩子課後活動或環境及孩子人權部分有所規範,不要再有同樣的悲劇發生。

媒體問9年黃媽媽無法接受?黃媽媽期許的是什麼?黃媽媽說,判幾年我孩子生命都無法回來,我在意的是公平正義,而且被告犯後態度惡劣,事情發生到現在一句道歉都沒有跟我說過,在法庭上說他沒有錯,錯只沒有讓孩子休息,一個生命真的只有值9年嗎?我沒有辦法接受,我真的沒辦法接受!

黃媽媽強調,「今天判決律師當下就打電話給我,我當下騎摩托車很想哭,我覺得不公平,我的小孩最後承受心理的痛、身體的痛,走完人生的最後一遭,判決下來竟然是9年,我無法接受,我很難過?」

市議員陳清龍說,他一路走來陪黃媽媽的過程,9年他無法接受,一個重傷害致死起跳是7年到無期,又是兒少法保護的對象,9年真的是太輕了!教練至始至終都沒有道歉!至於多少年?黃媽媽一定會提起上訴,應是合乎情理的刑期,收到判決書再討論研究,對教練汙衊過程中,我們一定上訴!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