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三二)

2017年作者回訪深圳收教所時所攝,原先只在所內掛牌的這所學校劈墻公開掛牌,此校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圖右樓房即為關押法輪功女學員監樓,一樓是收教所囚犯醫務室。(本文作者提供)

「絕望」本意是指極度失望。「拋棄絕望」即擺脫失望。而「別拋棄絕望」——因絕望而生絕地反抗、求自由的信心。蘇俄知名詩人曼德斯塔姆被史達林迫害而死,其夫人在回憶錄中寫道:是絕望支撐她活下去,活到史達林死亡。

2004年10月4日,早晚陰冷

昨天臨時有事,打斷記日記,繼續記錄吳剛與張新華這兩個刺兒頭打架事件。

他倆誰都不服誰。新分配來的葉亞東管教剛好在辦公室玩電腦,保安帶他倆站在辦公室門口喊報告。葉讓他倆蹲在門口警戒線上。吳剛站直手指葉管教:「你今天不值班,你管什麼?我就不蹲下,我做錯了什麼?」大院那麼多犯人都在觀望,葉管教很是難堪。當值的任管教打圓場,讓吳剛做出深刻檢討了事。收工集合點名時,吳剛被喊上臺階,站在隊列前面說,我錯了……哼哼唧唧,幾句話應付過去。

葉亞東是8月份從河南調來的新管教,許多管理方式他完全不懂,老兵都不買帳。他值班帶隊,在全隊犯人面前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講不出來,臉憋得通紅,水平實在不敢恭維。在監管場所老犯捉弄新管教見怪不怪。1989年我在甘肅勞教所時,一個剛從甘農大畢業分配來的管教,被老兵捉弄得哭起來,還不好意思告訴其他管教。老犯就是抓住新管教不懂監獄潛規則、愛面子心理,才敢捉弄他們。

徐所值班。三樓一個新兵在辦公室門口警戒線上雙腿跪地,求他要給家人打一個電話,未被允許。本來犯人打電話是被所部允許的。每天晚飯後,犯人都在值班室門口排隊打電話。是否允許打電話,全體通話多久,這要看當天值班管教的心情如何。權力被管教們一段段細分,背後的交易不能在這裡詳述。

我入監將近半年,只有一次獲准我把話寫在紙上,王管教替我打給朋友張X。我不得已通過特殊管道,跟外面交換信息。近半年來讓管教代發多封信,我竟然從沒收到一封來信。通信權利也被剝奪。所長、隊長和管教從來沒有明確告訴我不准通信、打電話、接見和送書,但他們總會在暗中扣押所有信件、找藉口阻擾接見、打電話。

我是深圳收教所上千囚犯中,唯一一個兩年期同時被嚴管的囚犯。我一定要堅強地熬出這段囚禁歲月。

今天從某保安口中弄明白,徐所原是深圳收教所所長,年初打死犯人被撤掉行政職務,下放中隊當管教,但警銜等待遇不變。207倉黃細寶給湖北父母寫信,他20多歲,只上過三年級。他家在武漢市新洲區鄉下。滿篇信都用會寫的諧音字替代,但意思都能看明白。他寫得很認真。告訴父母他在「中秋節」晚會上上臺唱歌了。

曾管教值班點名語錄:「解散,寫家信,搞衛生。」他值班點名,不認識學員名字,問道「門裡三橫這是什麼字?」學員集體答:「閆」王管教點名,也有不認識學員名字的字,問:「四個火怎麼讀?起的什麼鳥名字,讓人怎麼認識?!」

淩晨,突然被「法輪功大法好」的吼聲驚醒,睡意朦朧中又傳來三句。最後一句,聽得出嘴巴被人捂住、掙扎著嗚嗚喊出來的。多熟悉的聲音,是對面的那個女子。有段日子了,都沒看見她在樓道走動。

體操隊上午訓練,只練了一遍隊形和體操,其餘時間都在打籃球。

下午在工廠幹活,給塑料禮品袋底部裝紙板,最快的學員已裝了150個。聊會天,我跑回倉房看書。最近搜羅到幾本不錯的書:《平凡的世界》、《政治經濟學》和《西方經濟學》。我大學學財稅專業,設有政經課,還補考過《政治經濟學》(社會主義部分)。這兩本是新編的,補補新的經濟學知識,也不錯。

上午,那個法輪功女子,被一男保安強行推進房間,她回頭對樓下打球的我們又喊一句「法輪大法好」。男保安很粗暴,用力關上門。最近幾天,偶爾看見她們在練功,動作優雅、肢體柔軟。

「國慶節」前難得買到的一箱蘋果,其他人都拿到了,我的不知道被保安錯發給誰了,至今還沒收到。上週我拿著購物電腦小票,去辦公室找當值管教葉亞東對證。206倉管教任繼海和肖隊都在辦公室。他們答覆,幫我查查。

上午小賣部兩個女子又來送貨。問她們買的蘋果丟失怎麼辦?答覆說已經發貨了。其中那個瘦小女子肯定地說,蘋果都轉交給了保安。似乎跟她們沒關系。再找當值的曾管教,他說會查查。我再懶得找他們,決定找楊所。這裡官僚習氣嚴重。一箱蘋果39元,錢是小事,壞了我的心情。原本打算「國慶節」休息,買箱蘋果跟同倉難友和其他朋友分享,計劃落空。

剛入監買內褲,卡上的錢被扣掉,卻沒拿到內褲,大熱天沒內褲換洗,害得我掛空擋。難纏的小賣部,是所裡家屬開辦的。

下午去醫務室看病。咳嗽了一個月。其它感冒症狀都消失,唯獨咳嗽不見好轉。醫生開了四種藥。

今天搜集到捐獻物品學員名單:楊誌軍:軍用膠鞋200雙(捐贈兩次),湖北人。甄寶:音箱一套(價值1800元),安徽六安人。劉某某:鐵架床16張(價值2000多元),沒打聽到名字等個人信息。何文進:籃球一個,浙江人。李土泉:電動剃須刀16把,廣東人。張學文:喝水杯380個(3.2元/每個),浙江人。他們已全部釋放。

肖新康:隊長,43歲,廣東梅州人。劉斯東:副隊,40歲,廣東人。任繼海:管教,山東人。陳管教:在收教所十多年。黃管教:1997年建所即在收教所工作。葉亞東:前面已記載。王曉海:32歲,原吉林省白山市刑警。曾霖:32歲,江西警校畢業,江西人。徐所:前面已記載。

吳剛現在每天都抵制幹活,要麼在倉房睡覺,要麼在樓上樓下竄來竄去,胡亂轉悠。跟吳來往密切的難友都受到管教警告:不許來往。中隊要把他孤立起來,讓他屈從。肖隊暗示我,不要背地裡給吳剛出主意提供支持。吳剛公開說自己有病收教所不給他治病,這是故意迫害學員。肖隊無奈自掏腰包買來治療鼻竇炎的進口藥品,送給吳剛,條件是不要給中隊惹是生非,還讓吳不要亂說給他買藥。吳剛偷偷告訴了我。

(待續)

劉水 異見人士,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