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上合組織內部分歧多 難成「紅色北約」

上海合作組織領袖峰會9月15日、16日在烏茲別克首都撒馬罕舉行。 (圖:烏茲別克總統府)

上海合作組織(SCO)領袖峰會9月中在烏茲別克首都落幕,這個組織在中俄的主導下,是否能與西方組織抗衡,受到國際高度關注。

習近平現身上合組織搶鎂光燈焦點

上海合作組織領袖峰會9月15日、16日在傳說中的絲綢之路城市烏茲別克首都撒馬罕(Samarkand)舉行,這也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自COVID-19疫情以來,首次踏出國門在國際舞台現身,讓他搶盡了鎂光燈焦點。

回到這場峰會上,外媒報導,這場峰會領袖的團體合照著實讓人印象深刻,一字排開的陣容除了有主導上合組織的創始會員國中國和俄羅斯的領導人,其他創始會員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和烏茲別克總統,以及印度和巴基斯坦總理都在列,此外,還有以觀察會員國與會的伊朗總統,其他受邀的「對話夥伴」包括土耳其等國,而這個組織在中俄的主導下,是否能與西方組織抗衡,受到國際高度關注。

在今年稍早,北約(NATO)領導人譴責中國對全球秩序構成威脅。此外,七大工業國組織(G7)發出聲明,警告北京切勿讓台海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這次的上合組織峰會則顯現出完全相反的敘事,在這個版本的多邊主義中,可說完全是北京和莫斯科的舒適區。

智庫與外媒則分析,由於上合組織內部成員間的諸多分歧,事實上讓它難以成為一個「紅色版的北約」(Rogue NATO),使蒲亭意圖將這個組織打造成反西方聯盟的努力遭遇困難。

抗衡西方 上合組織成員國意見不同

回顧上合組織創立過程,最初始於1996年創建的「上海五國」(Shanghai Five)對話機制,中國、俄羅斯、吉爾吉斯、塔吉克和哈薩克是創始成員,這個非正式機制主要處理的是中國與其後蘇聯鄰邦之間的邊境安全問題。

2001年,這5個創始成員國決定將該組織轉變為正式組織,第一屆峰會便是在上海舉行,該組織關注的重點為打擊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ECFR)指出,在後911恐攻的時代,這項目標賦予該組織在國際上的合法性。2017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也加入了上合組織。

隨著該組織持續擴大,討論的主題擴展到基礎設施和經濟發展,這個年度的領袖峰會,也成為俄羅斯和中國與其中亞和南亞的共同鄰國之間,進行政治交流的絕佳場合。

法廣報導指出,上合組織借鑑歐亞大陸(Eurasia)的地理概念,在中俄、印度和土耳其等大國的務實參與下,該組織已成為整合歐亞大陸政治和經濟合作的重要平台。現在,上合組織代表了44%的全球人口,其中4個成員國為核子大國。部分成員更將這個組織定位為和美國主導的自由世界秩序抗衡的替代方案。

蒲亭欲將上合組織打造為安全聯盟

「歐洲外交關係協會」分析,俄羅斯尤其將上合組織視為反西方的核心集團,莫斯科的意圖更展現在軍事上,試圖要將該組織塑造成一個反北約的組織。蒲亭尤其積極推動,加強這個組織在軍事上的合作,他已提議,上合組織成員國明年在俄羅斯領土上舉行聯合軍演。

然而,事實上,參與上合峰會的許多國家可能對俄羅斯意圖打造反西方集團的這項願景感到不安。本次峰會主辦國烏茲別克已明確表示,他們不希望這項峰會變成一個反西方集會,而哈薩克官員則多次表示,拒絕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

在這場峰會中,烏茲別克和哈薩克等國的領導人顯然都不願多談全球地緣政治問題,他們更願意關注的是,能促進區域連結的基礎建設計畫。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國家的投資計劃,俄羅斯的重要性已逐漸被中國和土耳其取代。

中國在該地區的一帶一路計畫,對中亞國家來說尤其重要。在莫斯科因揮軍烏克蘭而受到制裁後,中亞國家和俄羅斯的貿易已受到震盪,若能打開新的歐亞貿易路線,將可使中亞國家繞過與俄羅斯的傳統貿易路線,得以讓他們國家的出口路徑多樣化。

內部成員國衝突下 上合組織難成緊密安全聯盟

另一方面,很難忽視的是,上合組織內部的安全利益實際上並不一致,這也是它難以成為「紅色版北約」的主因。

在本次上合峰會期間,創始國塔吉克和吉爾吉斯爆發嚴重邊界衝突,導致逾200人喪生,另外2個以對話夥伴國參與上合組織的國家—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之間則是因為領土爭議而再次砲火相向,緊張局勢持續升高中。

不僅如此,這個組織的成員包含素來不睦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及曾因邊界爭議爆發戰爭的中國和印度,在這樣的背景下,上合組織連解決內部成員的衝突都困難重重,要成為一個緊密的安全聯盟,與西方抗衡尤其難上加難。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