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風水輪流轉,俄羅斯邊城居民擔憂烏克蘭軍越界入侵:「沒有人在乎,直到戰火真的影響到他們」

2022年9月14日,親俄烏克蘭難民湧入俄羅斯南部邊城別爾哥羅德。(AP)

隨著烏克蘭的反攻腳步加快,在距烏邊境僅數公里的俄羅斯南部邊城別爾哥羅德,戰火已變得不容忽視。據《衛報》18日報導,烏克蘭反攻後撤退的俄國士兵現正在該城市的街道上遊蕩,每天都能聽見爆炸聲響,俄羅斯和烏克蘭士兵隔著邊界相視著彼此。儘管尚沒有跡象表明烏克蘭軍隊打算越過邊界,但目前的緊張態勢讓當地俄國民眾擔憂烏軍的入侵。

「沒有人在乎,直到戰火真的影響到他們」

一天傍晚,3名俄羅斯士兵在陌生的街道上漫步,他們站不太穩,可能喝醉或是累了,正尋找哪裡可以吃飯。他們告訴《衛報》(The Guardian)記者,自2月以來,他們一直在烏克蘭作戰,駐紮於哈爾基夫(Kharkiv)以北的村落,直到上週傳來緊急信號,命令他們逃回俄羅斯。「我們能說什麼?命令就是命令,我們別無選擇。」一位戴著印有挺戰軍國主義Z字帽子的士兵說道。

當被問及下一步要去哪裡時,士兵們說他們不知道,但他們認為,很可能會被送回南方「保衛邊境」。隔天,《衛報》發現有大約400名俄羅斯國家近衛軍(National Guard)正在加強俄羅斯邊防,即使退回到邊境,這些俄國人仍在思索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地步。「這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一名邊防士兵對著另一名說道。

別爾哥羅德州州長格拉德科夫(Vyacheslav Gladkov)發布命令,要求地方當局檢查各地防空洞,關閉邊境附近的學校。網路上流傳的影片也顯示,有不少俄羅斯志願役士兵到城市南部的森林砍伐樹木,以建造防禦工事。

俄軍在哈爾基夫節節敗退,不少親俄的烏克蘭人也跟著逃往別爾哥羅德(Belgorod),戰爭緊張氛圍下,當地居民不禁害怕──戰爭可能會蔓延到俄羅斯境內。為以防萬一,來自烏克蘭的餐館老闆奧列格(Oleg)購買了膠合板來加強餐廳外裝。他的商業夥伴丹尼斯(Denis)在後院建造防空洞,他說希望緊張局勢能稍緩,「沒有人希望戰火會波及這裡,但我們必須做好準備。」

在別爾哥羅德的中央市場,士兵們正為過冬備貨,在販售夾克、保暖內衣、冬帽的攤位上翻找著。這表明,俄羅斯發起的戰爭可能會持續數月甚至更長時間。「每天都有幾十個男孩上門來,」市場攤販瑪麗娜(Marina)說,他們陰沉著臉,看到他們買軍隊該提供的基本食品與炊具,「我也納悶為什麼他們會沒有。」

市場上一位老婦人碰見士兵,激動落淚,靠在這些年輕男孩的肩膀上哭泣。「拜託,請幫幫我們,」她抽泣著,能聽見高空傳出爆炸聲。「你在這裡就能感受到戰火,」律師博爾齊赫(Andrei Borzikh)說,他一直在為俄軍蒐集步槍照準鏡等設備,他的想法與其他俄國挺戰者一樣,認為最近的挫敗應該歸因於西方對烏克蘭的支持,「俄羅斯正與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發生衝突。」

別爾哥羅德居民現在明白,戰爭進展並不順利,但《衛報》採訪當地人之後發現,他們儘管在戰爭初期感到震驚,但至今仍有高漲的愛國情緒。與許多俄羅斯城市一樣,這裡幾乎沒有任何反戰活動。當地少見的反戰活動人士、19歲的別爾哥羅德反戰委員會的創始人科斯秋科夫(Ilya Kostyukov)說,試圖說服戰爭支持者改變想法「是沒有用的」。

科斯秋科夫還說,俄軍在城市內消費時經常打架,他目睹過一組士兵客人拒絕付錢,然後從保鏢身上拔出手槍。但他說,在很大程度上,別爾哥羅德的人最戰爭很冷漠,「沒有人在乎,直到戰火真的影響到他們。除非有人把棺材抬到你家去,否則你不會在乎。」

親俄烏國人也心生不滿

為烏克蘭難民提供援助的志願者奈琪諾娃(Yulia Nemchinova)估計有6000多人需要幫助,別爾哥羅德擠滿了難民,近 85% 的烏克蘭新移民希望留在邊境附近。但在這些親俄的烏克蘭難民當中,也有不少人對普京當局產生不滿,質問為什麼他們沒有收到關於烏軍反攻的警示,也沒有在抵達俄羅斯後得到政府的更多援助。

「我們感覺自己無家可歸,就像沒有人需要一樣,」一位挺俄烏國婦女說,她僅拿到俄羅斯當局承諾給投俄者的1萬盧布(約新臺幣5230元),「但我的房子還在原地,我把所有東西都扔了,變得無家可歸。」

一位經常前往烏克蘭境內俄軍佔領地的俄國人士說,在距離烏俄邊界只有20公里、開戰第一天就被佔領的沃夫昌斯克(Vovchansk),幾個月來都沒有通電,入夜一片漆黑,「我認為這是俄軍的失敗,他們沒有給烏克蘭佔領區帶來足夠的利益。所以人們都歡迎烏克蘭軍隊的到來。」(推薦閱讀:李忠謙專欄》「聚焦中俄、避免極端!」面對全球秩序崩解的完美風暴,外交關係協會給美國政府的建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