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創傷症候群感同身受!吳可熙練詠春拳防身健體

〔記者許世穎/台北報導〕吳可熙連續2年擔任現代婦女基金會「倡議大使」,今年更在《迴路》行為藝術攝影中一人分飾6位不同性別、不同形象的真人真事性侵被害者,以平面視覺還原被害者的日常穿著、痛苦害怕憤怒等心境。

吳可熙連續第二年擔任現代婦女基金會「倡議大使」。(記者王文麟攝)

曾編劇《灼人秘密》的吳可熙,以該片揭露演藝圈暗黑鬥爭,加入親身經歷,直說自己在活動上說到被害者情緒有點激動,「我之前會寫《灼人秘密》就是因為有創傷症候群,所以聽到案例更能理解創傷的連結點,讓我能感同身受」。

提到遭受霸凌的經驗,吳可熙形容自己嚇傻了,「過程腦袋一片空白,只想趕快回家,接下來一個禮拜都在哭,腦袋跟身體很混亂,過一段時間才有勇氣,試著想說出去」。沒想到跟朋友說,對方的反應是「蛤~妳遭遇這種事喔?」讓她有點自責。

吳可熙認為#MeToo運動後影視環境的確比較安全。(記者王文麟攝)

至於傾聽者該有的反應,吳可熙建議可以先溫柔的、靜靜地聽,不要評論批評,「有一些不恰當的回應,不要受傷,要知道自己分享錯人了,被害者有這種認知的話,比較不容易受傷」。

近年全球雖然有#MeToo運動,但吳可熙說身為演員還是有可能遇到,「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努力減輕」,她認為#MeToo運動後環境的確比較安全一點,像是拍攝親密戲會有「親密動作協調指導員」,「我自己內心覺得更安全,有被保護的感覺」。

受疫情影響,吳可熙有不少工作延後。(記者王文麟攝)

受疫情影響,吳可熙有不少工作延後,包括1部外國片和3部在台拍攝的電影,都擠到今年下半年,「我整個疫情都乖乖待在家裡,有很多時間靜下心來,所以一口氣寫了4、5個劇本,也有其他創作者找一起合寫的」。會再和老搭檔趙德胤合作嗎?她語帶玄機地說「是祕密」,似乎還不能鬆口。

除了寫劇本,疫情期間吳可熙也養成種盆栽的新嗜好,「很舒壓,而且現在去公園會認植物,比方說那是『我養的大版』;此外,有街舞底子的她也開始學詠春拳,「想說出國也可以使用詠春拳防身」。她7月將到馬來西亞電影節擔任評審,希望在這之前先把抵抗力養好、防疫措施做好做滿,「如果還確診那就是命了」。

疫情期間,吳可熙養成種盆栽的嗜好。(記者王文麟攝)

現代婦女基金會以美學設計與創意策畫的《迴路》行為藝術攝影,這是亞洲公益行動的創舉,邀請吳可熙一人分飾6角,扮演6位性侵被害者,並拍攝平面視覺,真實還原被害者的日常穿著、痛苦害怕憤怒等心境,以感同身受的角度述說被害者心聲,後續更將發展以被害者角度述說的私小說,舉辦展覽讓民眾更了解與關注反性侵議題。

☆若您發現有兒童、少年、老人、身心障礙者遭受不當對待,或您本身有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性騷擾等情事,24小時全天候可以手機、市話、簡訊(聽語障人士)直撥「113」☆

點開加入自由電子報LINE官方帳號,新聞脈動隨時掌握!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