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滿到溪水結凍!羅秉成憶「水鬼傳說」暗藏血淚:知道為什麼,反不再害怕

風傳媒 更新於 07月10日08:29 • 發布於 07月10日08:29 • 謝孟穎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委楊翠(左)、政務委員羅秉成(中)10日出席「促轉會社會對話展開幕活動 」。(顏麟宇攝)

黑影無所不在,我囝仔時代想說為什麼那裡會死那麼多人,長大才知道為什麼,漸漸不再害怕……」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彼時影,未來光」特展今(10)日開幕,記下從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以來的各種威權血淚。政委羅秉成致詞時,以故鄉嘉義水上的「水鬼」傳說為例,述說歷史黑影無所不在;蔡瑞月基金會董事長蕭渥廷亦說出,一生奉獻藝術的舞蹈家蔡瑞月是如何活在白色恐怖監視恐懼之中,各種故事,皆提醒人們記憶歷史之重要性。

對於「彼時影,未來光」特展名稱,羅秉成說這同時呈現了未來的光與過去的黑影,該如何有光,是要先知道「真相」是什麼。談起曾碰過的「黑影」,羅秉成說自己小時候在嘉義成長、於水上讀工專,小時候大家都會跑去八掌溪玩,卻總被警告「不要去,水鬼很多,抓交替會死很多人」,當時的孩子們不明所以,只覺得那裡是可怕的靈異場所,直到阿伯說那裡發生什麼事。羅秉成隨著成長漸漸接觸台灣歷史,也才終於恍然大悟──人們以為的靈異,是二二八鮮血的傷痛歷史。

從阿伯的分享,羅秉成知道,為什麼會死人是因為二二八事件,很多青年在那裡被射殺、血流到溪水都會結凍:「這事今天聽了會嚇到,但長大才漸漸知道阿伯說的事,他也不敢說太大聲,只敢在客廳講,那黑影無所不在……我囝仔時代想說為什麼那裡會死那麼多人,長大才知道為什麼,才漸漸不再害怕。」

羅秉成說,1947年彼時嘉義學生可比現在香港反送中學生,為了保護家鄉前仆後繼攻占水上機場,而羅秉成所在的庄頭是前往水上機場必經之地,阿伯說那晚槍聲乒乒乓乓,「那事件,死了這麼多冤枉的少年人……我是因為了解了才不害怕,是當時年輕人犧牲奉獻,才留下這樣的歷史紀錄。」

除了八掌溪、水上機場,羅秉成說全台灣各處也還有很多不義遺址等待大家認識,羅秉成舉了個德國案例──曾有一群高中生校外教學去看集中營博物館,看了才知道「原來我們家附近也有集中營」、就連在平靜的小鄉下也有,過去從來不知道。這些高中生回家以後給自己一個功課,要把家鄉集中營找出來,後來眾人齊力在小鄉下建立一個博物館,記述當地當年很多做強迫勞動、血汗蓋機場的傷痛歷史,也迫使這些機場的公司要出來道歉、做一些社會補償。

「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就是時間」羅秉成:台灣還有很多事要做

該如何發掘過去真相,羅秉成說,《政治檔案條例》通過也是極為重要的,如果沒有,很多東西就會沉在海裡、政治檔案不開放就不會有進展,而促轉會在楊翠代理主委時期也成功推進威權時期懸案之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宅血案,讓當地歷史盡可能地還原。

「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就是時間,過去黑影該如何面對,我們手頭要有足夠的力量……轉型正義就是要靠大家不斷地訴說,不要嫌他麻煩、鼓勵大家講,要記得不斷重述這樣的事情,讓我們永遠不再回到那黑影。」羅秉成最後強調,萬物皆有裂縫,裂縫裡的光不是自然而來,是每個人燃燒自己的火焰形成的光、照見黑暗,關於轉型正義,台灣還有很多事要做,促轉會的2年階段性工作報告也只是「階段性」。

夫妻「先後無辜作楚囚」 再重逢已年過數十載

歷史的黑影,也發生於知名舞蹈家蔡瑞月身上。蔡瑞月出生於1921年日治時期台灣、係現代舞倡議先驅,人生卻於1947年二二八事件開始發生劇變,其夫雷石榆被一句「傅斯年校長找你有事」帶離家中、1949年被驅逐出境,蔡瑞月被禁止出境與丈夫相會,再見面已是40年以後;蔡瑞月自己也在1950年演出前夕,突遭特務黑布蒙眼載往台北保安處,而後關進牢房、輾轉送到綠島監獄,正值30歲的青春年華就這樣在牢獄度過好幾年。

即便出獄後的蔡瑞月在現今舞蹈社基地想重新過生活,蔡瑞月基金會董事長蕭渥廷說,舞蹈社也發生許多傷痛,蔡瑞月的學生、比較年長的舞蹈老師,聚在一起的時候都會提到當年年輕時看見的、蔡瑞月的傷痕與痛。

蕭渥廷說,當蔡瑞月離開綠島牢獄生活、到舞蹈社有了新的目標、教舞編舞以實現「把舞蹈的種子散播在台灣土地」這般年輕時的期待,卻很快就碰到國防部派人來,當著蔡瑞月的面說:「我是從今天開始來監視妳的。」從那天開始,那個國防部的人「就像每天像上班一樣」來看蔡瑞月做什麼,三不五時會來告知蔡瑞月要準備作品、有節目、國防部會派人接她去演出。

「蔡老師並不知道她準備節目要演給誰看、到底地點是哪裡,這樣的情況相當久……舞蹈教室裡面很多學生、家長、助教都知道他是來監視的,但沒一個人可以請他走,大家都知道他對蔡老師做非常傷害性的事,這是政治傷害藝術,長達3年……一個藝術家的青春就是在監控裡,這是我們當時候的傷痕歷史。」蕭渥廷嘆道。

蕭渥廷回憶,蔡瑞月其實不太會主動去傾訴這些痛苦,所有累積在心內的害怕、緊張、壓力都放在舞蹈裡展現,明年蔡瑞月即將滿100歲冥誕,蔡瑞月舞蹈社也將展開這些舞作的傳承工程。

至於轉型正義工程,蕭渥廷嘆,一場駭人聽聞的大屠殺竟只有這麼短的促轉會任期、短短2年要去處理龐大的台灣過去傷痕歷史。蕭渥廷強調:「作為一個文化工作者,我還是得在這呼籲,轉型正義的工程絕對不是拿來當人權的『裝飾品』……我們心裡要知道沒有轉型正義的影響,每個人要對歷史去學習、知道我們本身的身份、我們認同這片土地的歷史,否則我們要說方向、要說未來,會很困難。」

「促轉會面對社會很多雜音、困難也還是繼續進行,我們要加把勁去突破,期待這活動可以帶來很好的社會對話。」最後,對於促轉會本日開幕之「彼時影,未來光」社會對話特展,蕭渥廷如此期許。

展覽資訊│彼時影,未來光—促轉會社會對話展

時間:2020年7月10日(五)至7月26日(日)週二至週日10:00-17:00,週一休館(推薦閱讀:陳文成命案關鍵「致命傷痕」曝光!時隔40年新鑑定:他殺可能性高,警總涉有嫌疑

地點: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48巷10號)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