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國際投資者眼中還有吸引力嗎?

德國之聲 更新於 07月03日11:10 • 發布於 07月03日11:10 • Clifford Coonan
香港是亞洲第三大資本市場,中國10家市值最高的企業中有9家都在香港落戶

(德國之聲中文網)短短幾年前,從北京搭乘前往香港的航班還被看作是邁向自由環境的一步。23年前香港主權交還給中國大陸,雖然這些年來內地對香港的影響在不斷增加,但是人們還是認為香港的高度自治地位是有保障的。

但是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以消除顛覆、分裂國家和煽動叛亂的名義,一舉破壞了對"一國兩制"執行到2047年的國際承諾。

香港被國際投資者看作是不需要承擔任何政治風險就可以進入中國大陸的通道。低廉的稅率、完整的金融服務設施、獨立的司法以及自由的媒體環境,這些都讓香港格外具有吸引力。去年香港爆發暴力民主抗爭運動之後,中國大陸的企業很樂於看到官方在香港采取強硬立場,但是國際投資界可能就開始尋找新的投資地了。

凱投宏觀( 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亞洲分析師威廉斯( Mark Williams)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說:"我覺得不會出現什麼太猛烈的變化,比如資本外逃,但是香港的確已經到達了一個拐點。"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香港恆生指數上漲了1個百分點。投資者們關心的是中國的制造業數據,而不是香港在國際上的聲譽從長期來講會不會受到損害。但是香港的地位已經被破壞了。

凱投宏觀首席亞洲分析師威廉斯說:"回顧香港的歷史,上世紀70年代末期,中國大陸還沒有開始改革開放政策的時候,香港是地區性的商業中心。它是有意向海外發展的中國企業的跳板。但是這一地區中心的角色不可能一直延續。如果國際企業向貼近中國市場,他們會選擇上海或者北京。對於地區性運營,他們要選擇能夠為員工和經營本身提供法律保護的地方。而香港已經無法再提供這些了。"

什麼變了什麼沒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了港版國安法僅幾個小時後,香港就逮捕了數十人。人們明顯可以感覺到,香港作為英國前殖民地的舊有生活方式發生了強烈的改變。

獨立分析師侯偉說,港版國安法就像是走進一家書店之後發現,所有政治類型的書籍都已經被移除掉了。

《紅色資本主義》的作者侯偉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說:"我們可以談論鮮花和美食,這很好。但是如果我們想批評當前的設置,就不被允許了。這個法律關閉了一切,可能會變得很嚴重。 "

香港是亞洲第三大資本市場。中國10家市值最高的企業中有9家都在香港落戶。中國從海外籌集的三分之二的資金通過香港籌集。侯偉認為,隨著人們提出更多更困難的問題,資金從香港出逃的現象也會增加。他說:"很多資金通過香港進入到中國大陸。在香港上市的企業70%來自中國。這些都不會發生改變。但是作為個人你會問,如果我可以把錢存在任何地方,我為什麼要把錢存在香港呢?對於外國企業來說,現金管理就成為了問題。可以說,各種壓力現在都增加了。"

習近平的自信和黃絲店鋪的焦慮

支持泛民運動的黃絲店鋪將支持民主運動的宣傳海報摘下來。港版國安法讓這些小業主深感不安。香港中小企食店聯盟召集人林瑞華在接受《南華早報》采訪時說:"很多黃絲店鋪的業主擔心那些宣傳海報會給他們帶來麻煩,例如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所以他們取下那些海報,以避免觸犯國安法。"

去年11月,泛民派在香港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路透社做出的一項民調顯示,49%的港人非常反對港版國安法,表示非常支持的比例為27%。

港版國安法出台後,外界認為它比預先想象得更嚴重。一些強有力的證據顯示,習近平有這份自信,無論外界的壓力有多大,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都可以承受得住。

中國的做法之一是利用其財力削弱香港的政治決心。中美兩國關系日益緊張的局勢下,中國公司不斷推延在美上市的計劃。港版國安法現在就是想吸引那些從美國市場退出的中國企業去香港上市。

去年阿裡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成為香港股市市值最大的公司。上個月京東通過在香港二次上市籌資高達39億美元。同月,網易也在港交所掛牌。

外國公司顯然也會受到國安法的困擾。美國商會對180家美國企業所做的調查顯示,53.5%的美國企業都表示"非常擔憂",30%的受訪企業表示"比較擔憂"。另外有40%的商務人士表示,國安法出台後可能會考慮搬離香港。

法國Natixis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海雷洛( Alicia Garcia Herrero)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說:"香港可能會發展變成中國的一個離岸中心。作為國家的離岸中心,它可能擁有一些稅務優惠,在美元兌換和吸引美元投資方面擁有更大的靈活空間。但是它不會成為全球參與者雲集的全球金融中心。"

另外從長遠看,社會責任投資可能也會存在問題。《紅色資本主義》的作者侯偉說:"市場並不是道德指南,但是會有越來越多的問題浮現出來。現在還是國安法生效的初期,但是一旦社會責任投資和公司治理開始了,那麼投資人可能會說,我們不希望你在香港或者新疆投資,那裡的情況是不可寬恕的。"

香港的復原能力具有傳奇色彩。過去23年間,香港經受住了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但是在全球遭受新冠疫情的今天,國際輿論對中國的批評也在增加,香港正在面臨最嚴峻的考驗。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