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生效 歐盟無從施壓

德國之聲 更新於 07月01日13:46 • 發布於 07月01日13:46 • 文山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中文網) 6月30日夜間,港版《國安法》全文公布並同時生效,歐洲政界也對此密集發聲表示遺憾、譴責或反對。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就在周三清晨(7月1日)於德國電視二台(ZDF)的直播節目中呼籲歐盟方面向中方"迅速發出清晰的信號",並且形成"共同的對華立場"。

馬斯說,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令人擔憂,自治權正在一點一點被架空,"這最終也會影響歐盟與中國的關系。"

德國外長馬斯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也在周三表示,歐方認為完整保護香港民眾既有的自由權利"十分重要",已經生效的新法案"嚴重破壞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歐盟對此表示憂慮"。博雷利還認為,新法案還會對香港的司法獨立構成不利影響。他呼籲中方繼續恪守"一國兩制"原則,並指出歐盟正在評估新法案的影響,還將在與中國的對話中"繼續表達擔憂"。

博雷利的表態中並沒有表示歐盟考慮對中國出台具體的制裁措施。5月底港版國安法剛剛引起外界關注時,博雷利就曾表示,制裁不是正確的手段。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港版國安法通過後,也只是"深表遺憾"。

事實上,在過去幾周時間裡,歐盟實權機構、各成員國政府幾乎沒有人提議就香港問題對中國實施具體的制裁措施,絕大多數的表態都停留在口頭譴責層面。

難以對中國有效施壓

過去十幾年以來,中國始終是歐盟的第二大貿易伙伴,雙邊貿易額僅略低於歐美之間的貿易。不少歐洲的支柱產業也與中國市場或供應鏈高度關聯。特裡爾大學的著名中國問題專家韓博天教授(Sebastian Heilmann)幾天前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就曾指出,盡管在政治上歐洲之間的摩擦在加劇,但是在香港議題上歐盟難以讓中方做出讓步。他預計,鑑於新冠疫情後的窘迫經濟形勢,德國擔任輪值主席國期間的歐盟將會在對華關系上"盡可能求穩"。

諾丁漢大學的中國政治專家曾銳生(Steve Tsang)認為,在香港等中國人權相關議題上,歐美需要聯合施壓才能起到一定效果,在接受美聯社采訪時,他表示,作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的歐盟應當加入"五眼聯盟"的行列共同施壓。但是,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德國經濟學家格羅斯(Daniel Gros)對德國之聲指出,盡管歐美有著相近的價值觀,不過在對華政策上,雙方的戰略利益已經不再相同。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中國問題專家羅德懷(Rod Wye)更是在接受美聯社采訪時強調,在特朗普治下,美歐雙方正在不少領域相互疏遠,而中國可能正在利用這一點。

羅德懷悲觀地表示,即便是表態較為強硬的美國,目前提出的具體制裁措施也局限於在某些領域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待遇,"所以真正受到制裁沖擊的將會是香港民眾、香港經濟,而非中國政府。"

強硬聲音來自"無實權人士"

目前,歐盟方面的強硬聲音大多來自議會、人權專員辦公室等不掌握實權的部門。比如,歐洲議會對華關系小組副組長、德國綠黨籍議員包瑞翰(Reinhard Bütikofer)就說,議會正在醞釀提案,要求為香港民主派人士提供"救生艇"避難項目,並且推動聯合國向香港派遣特使。但是,歐洲議會的決議只對掌握行政權力的歐盟委員會具有"建議權",並無法律約束力。

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自民黨籍議員延森(Gyde Jensen)則呼籲德國政府以及歐盟方面對負有責任的中、港官員實施個人制裁,並且評估放寬在德港人簽證及居留條件的可行性,向他們提供庇護。不過,自民黨並非德國執政黨,在709席的德國聯邦議會中僅有80席。

曾身居高位、現在卻無足輕重的社民黨籍德國聯邦議會議員舒爾茨

社民黨籍德國聯邦議會議員、歐洲議會前議長舒爾茨(Martin Schulz)倒是來自德國當前的執政聯盟,他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歐盟如果只是呼籲中方恪守《中英聯合聲明》是遠遠不夠的,必須要配合具體的經濟制裁措施,"如果中國不履行其國際義務,歐盟可以阻止中國商品進入歐洲市場。"舒爾茨雖然曾身居高位,還曾以社民黨主席的身份參與2017年德國大選,但是隨著社民黨的選舉慘敗、舒爾茨本人在隨後組閣談判中就職務分配問題向本黨同僚出爾反爾,他目前已經辭去大部分重要職務,在聯邦議會中只是一名影響力極其有限的"後排議員"。

查看原始文章